烟雨作诗

潇洒的胡椒面君:

梗来源微博

注意:自黑向!心灵脆弱者勿看!拒绝被揍!拒绝查水表!


从小就是你不更新

穆穆不惊左右:

写了十二条。




01




明楼:你敢拿键盘对着我。你敢催更么?


 


明台:你以为我不敢催更么?


 


明诚:你把坑填了!


 


明台:我为什么要先填?


 


明楼:你把坑填了!


 


明诚:他填我就填!


 


明台:我不填你敢催更么?


 


明诚:你怎么知道我不敢?


 


明楼:你把坑填了!


 


明诚:你让他先填!


 


明楼:你以为他敢催我么!


 


明台:你怎么知道我不敢催更?


 


02




阿诚:我每次一跟你提断更你就和我发脾气,你见过一个写了这么多年的高级写手一直没有断更的吗?编辑部发的那些工资,我交一个月的网费都不够,我每天多少更新啊长篇短篇的,都是为了你的工作铺路啊,你给过一个评论吗?




明楼:你这是想跟我算账啊?你是看谁的更新长大的,你跟我算账?




阿诚:那是不是你们家把我养大了,我就该白伺候你一辈子啊?




明楼:你伺候的不是我!你想要断更,去编辑部人事处自己说去。




阿诚:那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行,你不肯让我断是吧,你帮我写总可以吧?




明楼:滚!滚出去!现在就滚!




03




记者:明先生,难道您想明天上海所有小说论坛的头版头条都是无人更新吗?




阿诚:你是催更的,如果你认为无人更新可以称为论坛头条,你照写好了,不用通知我,我不关心这个。




记者:明先生您不能这个态度对待编辑部。明先生!明先生!


 


04


 


阿诚:这两个梗,你拿去写两个短篇,长篇也行。




桂姨:我,我不要。




阿诚:这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我不想让你总混得没人给你评论。


 


05


 


阿诚:写更新呢?


明台:阿诚哥。


阿诚:累了吧。大哥让我来给你给你点几个红心。


明台:谢谢,你点这篇就行了。


阿诚:你写你的。写了几章更新了?


明台:两章了,一章军统初遇,一章拍摄婚纱照。


阿诚:我看看。


明台捂屏幕:我还没写完呢。


阿诚:放开。这是什么啊?


明台:我不想写生死搭档了。我想改写养成系。


阿诚:你都换了多少次题材了,换来换去你怎么混成太太啊。


明台:我没兴趣就写不好,我写不好怎么成太太啊。


阿诚:养成系可是长篇,你写的一直都是中短篇,还没有开车基础,你要怎么写?你看你这车开得……你这写的是我和大哥吧?


 


06


 


明楼:蠢货!一群蠢货!我能指望你们什么?挖坑之前都告诉我完结无懈可击,现在写手一爬墙就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做一些有用的事情?不要逼着我骂脏话!


刘本纯:我们现在确实没有办法确定是谁挖了最大的坑。


明楼:阿诚呢?


刘本纯:明秘书长去挖新坑了。


明楼:这个时候挖什么新坑?


刘本纯:是76号梁先生上个月积分榜遇到点麻烦,他去处理了。


明楼:他倒是会去给梁仲春献殷勤,特高课传过来什么消息没有?


李秘书:特高课那边还在核对昨天断更写手的名单。


陈秘书:断更一个月的写手名单已经出来了。


 


07


 


汪曼春走狗一号:明先生,你好。


明楼:你好。


汪曼春走狗一号:明先生,我是军统戴局长派来的。戴局长让我直接催您更新,我的催更就在评论区,请您现在就开始写。


明楼摘眼镜:我不认识什么戴局长。


汪曼春走狗一号:明先生,您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用眼镜片把走狗一号拉到黑名单】




明楼: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催更我。


阿诚:大哥,没事吧。


明楼:好久不拉黑名单,手生了。


阿诚:谁派来的。


明楼:汪曼春。收拾一下吧,读者还要看文章。


阿诚:是。


(开始删催更评论)


 


08


 


明诚:梁处长啊,昨晚我可是一夜都守在lofter没敢走啊,我都没敢和明先生说我没更新,我听说出大事了。




梁仲春:什么大事小事的,官方封了日本人的账号,跟咱没关系。




明诚:但愿如此。


 


 


09


 


阿诚:怎么了,大姐还真催更你了。


明楼:要是真催,就不止这一条评论了。大姐是想试探我,是不是真的和她在一个圈里。


阿诚:那你是怎么说的。


明楼:我给了大姐一些暗示,也不知道她能听懂多少。不懂就不懂吧,知道的越少对她就越安全。不过她的身份,我倒是大概明白了。


阿诚:我们的人?




明楼:以我的判断,她现在应该只是红心蓝手资本家,在同人组织内部没有什么重要产出。


阿诚:这太危险了,你的亲姐姐啊。多少双眼睛盯着她呢,即使只是点点红心蓝手,那也是致命的。


明楼:已经这样了那能怎么办。要不,你去劝她退圈?


阿诚:别别别别别,你都这样了,我要再去劝她,那就是找挂。我还想再多填上几坑。


明楼:现在同人形式这么复杂,大姐对拆家逆家斗争经验又实在太欠缺,既然阻止不了,那就从现在起,你给我派人盯住她,最主要的是保护好她,不要让大姐接触奇奇怪怪的题材。


 


10


 


明台:对,你这种挖坑不填的人,我是信不了了。我得找一个管挖管填的人。


阿诚:你能少催我两次吗?


明台:只许你们做,不许我催啊!


阿诚:我们做什么了,你这样含沙射影的?


明台:你们挖坑不填!


阿诚:给我出去!


明台:你以为我想在这呆啊!




明台:我想明白了。


阿诚:想明白什么了。


明台:不就是催更吗,哪里催都一样。我不喜欢按部就班,不让我催是吧,那我就去tag里催!


 


11


 


阿香:小少爷更新了!大小姐!


明台:我更新了,大姐。


明镜:给我跪下!




明镜:你是不是玩疯了?你心里还有没有家里人了?你昨天开电脑的时候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一夜你都写不出两千字!你都干什么去了!


明台:网断了,我写不了。


明镜:写不了?写不了你不会给家里打个电话回来呀!家里人都等着更新你知不知道?


明楼:好了大姐,没事了,没事了。更新了就好。别自己吓唬自己。怎么了,一整晚都不更新,害大姐担心了你一夜!罚你跪你还委屈了?




明台:我本来是想更新的。我去参加同学聚会,同学们都不爱搭理我。他们说我大哥挖坑不填。说我是挖坑不填的家属。


明镜:这些孩子,说这些干什么呀,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明台:有的同学还骂我,赶我走。他们说,除非我大哥把去年挖的坑填上,才愿意跟我做朋友。我告诉他们,我大哥虽然挖坑不填,可他一定不是个坏人。要不然我大姐也不会放过他的。是吧,大姐。


明镜:你们这些同学啊,实在是太不讲道理了。


 


12




明诚:大姐,你刚刚把明台催完结了,又开始折磨我了。


明镜:不应该吗?你比明台粉丝还要多呢,你们三个总得给我写一个点梗吧。我不管是谁,明台爬墙了,明楼我又管不了他,只剩你了。


明诚:大姐,你看,今天天气多好啊,你看那。


明镜:少给我打岔,我给你讲啊,我都已经有目标了。你和你大哥在巴黎的故事,我看这个梗就不错,你的粉丝基础也是有的。


明诚东张西望。


明镜:我跟你说正经的呢,听着。


明诚挠头。


明镜:虽说这个梗吧,套路是旧了点,可是梗旧了才能出新意呢,你大哥还可以监督你呢。就下周吧,下周我安排你开新坑,到时候你可必须日更两万啊。


明诚:下周我有事。


明镜:有什么事?有什么事都给我推掉,你要是敢不更的话我让你大哥亲自催你,听到没有?


 


——————————————————————————————


萧景琰:我不要求你能理解,什么是一更八千,什么是一日三更,但有些坑,不能不填,有些梗,不能乱写。如果连那些日更两万的写手都不夸一夸,我萧景琰绝不与你为伍,清楚了吗?






明天预售结束啦。





【多CP】妻管严的幸福生活(一)

Miss You:


发糖啦发糖啦~

目录

条件:明楼喜欢吃肉,明诚觉得明楼需要减肥。

提问:明楼在哪里能吃到肉。

解:

A、明公馆

大少爷,周末想吃点啥?我去买菜。阿香提着菜篮子就要出门。

明楼心下一喜,刚准备报菜名,就看见阿诚从楼梯上下来。

就,清淡点吧,最近在外面吃多了,回来刮刮油。

明楼你也知道你最近在外面吃的太多!明公馆是什么?是你明楼的旅馆吗?回来就为了洗澡睡觉是伐?你看看你,胖成这样,外面的菜重油重盐知道撒?还要不要身材了?不要身材还要不要身体了?高血压糖尿病就是这么来的撒知道不知道!

明镜总有办法,让伶牙俐齿的明楼回不了嘴。阿诚无视明长官求救的眼神,叮嘱阿香,最近下了霜,青菜也好吃了,多买点回来,让明大少爷好好刮刮油。


B、食堂

明楼独自一人走进食堂,师傅,给我打两份红烧肉,一份回锅肉,一份冰糖肘子。

打菜师傅眼都没抬,直接往明楼餐盘里放了一份炒青菜,一份小蘑菇,一份拌豆腐。

明楼还没来得及发作,打菜师傅用大勺指指旁边墙上。

明楼抬眼一看,墙上挂着一通知:即日起,给明楼发放任何肉菜,一经发现,立刻开除,并扣除当月工资。


C、76号

明楼去76号视察,特地将明诚支去海关查走私。

梁处长,最近工作安排的不错啊。

不敢当不敢当,是明长官指导的好。

说到指导,我真要好好指导你一下。

您说,您说。

你看你,也太不爱惜自己和手下的兄弟了。

此话怎讲?

这青菜豆腐拌黄瓜,一点荤腥都不见,弟兄们哪还有力气干活呢?

明长官不知道啊,若是让您见到一点荤腥,属下大概从此连一分利都见不到啦。


D、军校

明台被王天风带走数月,明楼不放心,带着阿诚去军校视察。

王天风看着,吩咐郭骑云,明楼看着瘦了不少,再瘦就要比我帅了,这绝对不行!告诉食堂,中午杀头猪,我就不信他明胖子能不胖回来!

刚坐下,明楼心里就乐了,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刚准备挤兑老搭档两句,就见阿诚皱皱眉头开口了,我们家小少爷从小就吃素,军校伙食这么油腻他哪里受得了,下午就跟我回去。

啊?郭骑云愣在当地,还是王天风反应快,大喝一声来人,谁让你们弄那么油腻腻的菜?还不赶紧收下去!

明台内心在滴血,老子一纨绔子弟被拐到这偏远地区也就算了,三个月来第一次见到那么多肉,看一眼就被收走了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啊啊!!!


E、与汪曼春约会的酒店

师哥,最近阿诚都不让你吃肉是伐?今儿他不在,赶紧吃点儿补补吧。汪曼春说着,点了草头圈子腐乳肉,红烧羊肉牛筋面。

曼春啊,还是你心疼我。

两人一边等菜,一边聊天,第一道菜腐乳肉很快就上来了。

明楼提起筷子,还没来得及碰到肉,汪曼春的一个手下匆匆忙忙跑了进来。

汪处长,不好了,您叔叔被人杀了!

汪曼春筷子瞬间落下,拔腿就往外冲。明楼挣扎了几秒,认命地放下筷子,跟了出去。没办法,做戏做全套,这个时候自己必须得表现的悲痛不忍,叼块肉实在不像样子。


正确答案:在明诚点头之前,明楼在哪里都吃不到肉。

潇洒的胡椒面君:

【一骑洪陈妃子笑】

一个神经病脑洞

改的台词是拿贺涵凑的,感谢 @偶尔使用的小号 


昨晚爆了个肝,还剪了个单人剧情版本的,按照原剧顺下来结尾其实更流畅一点

原剧版戳这里

【庄季】翠色和烟老

致力于放飞自我的小甜饼:


warning ooc,糖者见糖,刀者见刀


网易云音乐一个评论的梗,送给慕一刀大师 @慕良珺 她还撺掇我刀凌李,这个坏人!


好了,现在仅有的两篇庄季都特么是刀



 


01


庄恕也算是,一夜长大。


 


小时候熊得上了天。才几岁的时候还会被“你不好好睡觉/吃饭/听话大灰狼就会来把你抓走”类似的句子吓到,等大了一点,瞪着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脸兴奋地拽着被子问,大灰狼什么时候来。


后来“你不听话就让警察叔叔来把你带走”,成了庄妈妈的口头禅。


 


02


微博上后来有个挺热门的句子,叫“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庄恕真找了个警察。


 


板寸,肌肉紧绷像个小豹子,热爱穿白T恤,自带伪装色。


警察叔叔每天早锻炼,热身运动是下楼跑十公里,然后带着热腾腾的早饭回来掀被子。


 


在外面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揍一双的季白被人拉着手臂一拽,跟着倒在床上,被庄恕压在身下,凑到他脖颈处嗅得季白发痒。


清苦的烟草香,沐浴后寡淡的水汽味。


季大队长的脖子是要露在外面的,索性再往下一点可以。庄恕在他锁骨下方吸吮出一小块红印,然后被人揪着头发拽开。


“买了早饭,爱吃不吃。”


 


03


庄恕的头发很软。为了塑造一个强硬的形象每天堆半饭盒发胶在头上,好把头发竖得老高。


季白每次洗完澡推开玻璃门,抓条毛巾呼噜着自己的刺猬头,看庄恕扎着马步对着镜子把头发越梳越高都要作势要给他一下压塌了,吓得庄恕连忙偏过头躲开他作乱的手。


一手抓着梳子,一手握着季白的手,牵过指尖轻咬一下,然后松开。


 


“庄医生每个月工资一半花在买发胶上了吧。”


“另一半用来养你。”


“滚,谁他妈要你养。”


“那季队养我吧。”


季白横他一眼,斜倚着门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在某个部位多停留了两秒,最后回到庄恕的脸上,轻佻地勾了勾他的下巴:“看你表现咯。”


 


04


好容易两个人凑到同一天休息,也懒得出去跑,窝在家里穿着T恤裤衩浪费大好时光。


吃过饭庄恕系着围裙在家拖地,季白靠在沙发上喝啤酒。拖把走到沙发前,季白也不挪窝,翘着脚示意庄恕继续。在医院穿着白大褂能把小医生怼哭的庄主任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拖完地拍了拍季白的膝盖示意可以放下去了,还被人趁机在小腿上踹了一脚。


庄恕作势就要举起拖把打他,季白连忙把易拉罐放在茶几上,跟等着踹人的小兔子似的半躺在沙发上,抵着庄恕的一块腹肌不让他继续往前走。


“劳动最光荣,别打岔偷懒。”


脚腕子被人拽着跑都跑不了,庄恕在他脚底挠了两下:“季队长一点都不起带头作用。”


季白被痒得有几分恼,另一只脚去踹他的腰:“滚!”


 


他俩在一起已经有八年九个月零十二天了,其中至少一半的时间在异地恋。一个在边境缉毒,每天生死未卜;一个在大洋彼岸泡实验室,累得跟狗一样。如果异地恋有一个排行榜,这对大概是地表最强异地恋了。


有那么个说法,在一起四年还没有结婚的情侣,大抵将来结婚的几率也不大了。但是季白出国不容易,国内目前他俩没法合法化,只能勉强算,非法同居。非法同居熬过了七年之痒,就算真打起来,大概也能一起凑活过下去吧。


 


05


然而庄恕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不过是去美国开了半个月的研讨会,世界就变了样。


 


06


刚在他俩视频通话里露过面的收养文件上只有季白一个人的签名,半张A4纸卡在碎纸机里;衣柜空了一半,鞋柜空了两层,厨房的杯子少了一个,牙刷杯里少了一只。


家里突然空出来许多。


庄恕拖着箱子站在门口,下意识地在门厅的柜子上摸了一把,也不知多久没住人了,一层薄灰。


“三儿?”


 


他甚至错觉自己听到了回音。


 


07


在ICU见到那个老人时,庄恕心底毫无波澜。见到了又怎样,也只是证明了他的想法而已。


他们在一起了多久,季白便同家里抗争了多久。他们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年轻人总归是比较能熬的,一辈子也没有关系。


 


一辈子啊,那是很长的一段路了。


 


08


庄恕以为自己过不了多久就会听到季白结婚的消息。


但并没有。


凌远两个星期后告诉他,季白去了缅甸。


 


09


八年九个月零十二天。


卧室里原本有六个大小不一的玻璃瓶,里面装满了一块钱的硬币,他们在一起一天,便往里扔一个,原想等到哪天都老得走不动路了,就把这钱捐出去。


季白带走了三个,庄恕抱着玻璃瓶在卧室的地上坐了许久,把剩下的三个放进箱子,托运回了美国。


 


10


凌远送庄恕去机场的那天,帮他把箱子从后备箱拿出来,庄恕把拉杆拉出来突然问:“你说,要是我现在就把这钱花了,他会怎么样?”


凌远没答话,默默关上了后备箱。


“我这么不听话,警察叔叔会不会来把我带走?”


 


——Fin


    


趁着还不算最忙赶紧更新




*要吃甜后续的请走评论

【明家现代AU】夏日之味(二)

潇洒的胡椒面君:

段子,大概会变成段子合集


前章:(一)





小时候,明诚和明台吃雪糕是要定量的。小孩子贪嘴,要是由着他们自己吃,能吃进医院去。大姐有办法,每次从冷饮店买雪糕都买盒装的,下午最热的时候让明楼从冰箱里拿一盒出来,给两个馋猫一人分一半。


明诚比明台大几岁,小大人一样抱着胳膊在一旁嘟囔:“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明楼轻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那也不能多吃。”


明台还是啥也不懂的小娃娃,踮着脚,眼巴巴地看着大哥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珍贵的雪糕,开心地咽唾沫。


雪糕盒子要么方,要么圆,明楼总能以最精确的方式从中一分为二,保证俩人谁也不多,谁也不少。


后来明台会调皮了,和明诚一起合起伙来闹事,几次拽着明楼的胳膊,非说他分得不公平。


明楼当然看得出他们的伎俩,不慌不忙地把勺子递给他们,说:“不是要公平吗?阿诚来分,明台来选,总行了吧?”


外部矛盾立马转移成内部矛盾。


明诚和明台面对自家精明能干的大哥,哑口无言。


若干年后,明楼到了被逼催着减脂增肌的时候,明诚也管控起他的饮食来。手里的雪糕刚尝了一口,明诚就拿着勺子跑过来了:“这么高热量,只准吃一半!”


明楼那句“反了你”还没说出口,那边已经不由分说地挖去一大勺了。


“别吃猛了脑袋疼。”明楼皱起眉头。


明诚两颊鼓鼓的,被冰得呜呜噜噜说不出话来。


光吃不胖这种体质果真是任性得很。


“这算是报仇吗?”明楼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来。


“你猜。”


明诚顾不上擦掉自己嘴角沾的奶油,送上一个甜软的吻。






十一


今年高温,沪市连续几周都没有下雨了,知了成群结队地趴在树上喊“死啦”“死啦”。明台忧心忡忡地看着院子里大姐种的那一小片菜园子——几根菜叶子蔫搭搭的,和烧烤摊上的同胞兄弟差不离。


明台念起咒语:“滴答,滴答,下雨啦。种子说,下吧下吧,我要发芽……”


明诚助力:“下吧下吧,我要开花。”


明楼看着俩傻弟弟,说:“那写的是春雨,别瞎背。”


明台惊讶地瞪大了眼:“哇!大哥!你也有童年啊!”


他和明诚背的都是小学课本的文章。


明楼对这样的揶揄有些不满:“因为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我的童年简直太漫长了!”




明楼念高中的时候很少约同学来家里玩。社团里一个关系不错的师妹跟他软磨硬泡好一阵子,才拿到了他家的地址,约着周末去玩。明楼当时正看书,心不在焉地答应了,也忘了是周六还是周日。


那天早上,小师妹穿了一身白裙子,害羞又兴奋地站在明家门口。


大姐从厨房出来,一开门,看见一个姑娘站在门口。


“你是……明楼的同学?”大姐有点愣。


小师妹本以为明楼已经跟家里说好了,见眼前的人一头雾水,也跟着一头雾水。


这时候,就听见书房里一阵叮铃哐啷的声音。


明台和明诚两颗炮弹一样尖叫着飞奔出来,明楼举着一把玩具枪跟在后面,一边跑一边还自带音效“biubiubiu!”


帅气的学生代表,优秀的学习委员,公认的冰山美少年——明楼同学冲下楼梯的时候眼角突然瞥见门口站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地停下了脚步。


那身影此时显得有些僵硬:“师、师哥?”


明楼那一整周都没有上学。






十二


明台在家吹空调吹腻了,找哥哥们商量去海边玩。明诚正靠在书房的沙发上看《美国恐怖故事》,旁边坐着明楼,手里翻着《经济学人》。


“这么大太阳,热不热。”明楼插了一句。


“碧海蓝天啊,青春和阳光一起燃烧。”明台油嘴滑舌。


明诚点头表示赞成。


“当然,大哥已经不再青春了。”该补刀的地方一定要补一下,这是明台的基本原则。


明诚点头表示赞成。


“还可以乘机欣赏泳装美女。”


明诚用力点头表示赞成。


“欣赏什么来着?”明楼捏着明诚的后颈,仿佛武林高手掐了命门。


“欣赏清新美好的自然风光。”明诚正气凛然。




去海边的说走就走,明诚三下五除二收拾好了背包,招呼明台出门。


“手机、钱包、钥匙、泳衣、泳镜、毛巾,都带齐了?”


明台比了个大拇指:“OK。”


车顺顺当当上了公路,明诚握着方向盘,悠然自得地哼起歌来。明台扒着窗户看窗外一排排飞驰而过的行道树,有点担忧:“阿诚哥,我总觉得我们好像有什么东西没带。”


“不会吧?我都备齐了吧?”


两人一齐陷入沉思。


半晌,明诚猛一拍大腿:


“大哥呢?!!”




TBC

【谭赵】如何拐到清冷高贵的医学博士?

朝沐夕:

🌸看到有人说东哥一直演精英,那我就写个暴发户土财主吧。请相信我是真爱。


🌸依然是三无产品,逗乐而已。


🌸如果看完您乐了,就给个评论呗,没乐的话,算我耽误您的时间,十分抱歉


🌸依然没有网,回复可能不及时,请见谅。










赵启平在师兄的生日宴上出柜之后就被一土财主盯上了,整的他现在特别烦恼,要怎样才能把纠缠的麻花掰成两条平行线呢?


赵启平是一个清高的、医学、博士。是那种没事听听肖邦看看梵高的瓜子的人。


跟谭宗明那种没事捧着一本《如何把银山变金山》《用这种方法包你赚翻天》《三十天狂赚一个亿》……看起来没完的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但是,再清高的医生也拗不过土财主。


赵启平化缘化到谭宗明身上了。


救治一个断了胳膊、腿、肋骨、大胯、脚脖子、手指头……的人。


一个全身都骨折的人你救他干嘛?


赵启平拄脸叹气:


庸俗的人类!


你们!


根本不懂!


我们灵魂深处!


爱的光芒!


谭宗明是非常乐意帮忙的,但是……


有条件。


“那你跟我回家吃饭啊,上次你做的西红柿炒番茄特别好吃!”


赵启平摇摇头:“谭总我真没空,值夜班。”


谭宗明起身:“那就算了,我刚刚看了一个爱情故事的剧本《村口郝大姐的爱恨人生》我觉得不错,正好约导演看看投多少钱合适,你忙吧。”


赵启平起身死死拽住谭宗明的袖子:“我记错了,我明天值夜班,今天我再给你做个土豆炒马铃薯怎么样?”


那简直再好不过了好嘛!


赵启平换了衣服坐在谭宗明豪华越野车上,前边警车开路,后边保镖断后。


暴发户气质显露无疑。


赵启平进到谭家别墅之后,内心不住吐槽:果然就差在门口弄一匾用金粉上书:老子有钱!


吃过饭之后,谭宗明把赵启平拉到书房,不是为了谈事,主要是想显摆显摆自己刚刚买的书:《席慕容全集》、《汪国真诗歌全选》、《梵高的艺术之路》、《你不知道的贝多芬》……


赵启平随手翻翻,心里萌生出丝丝愧疚:谭总也是懂艺术的人啊。


然后,下一秒就在最底下一层看到一本《钱生钱,钱再生钱36讲》。


懂他妈毛线艺术!


谭宗明觉得有点尴尬,拖着赵启平跑到楼下:“听听贝多芬,消消饭食!”


谭宗明走过去放进一个碟,震耳欲聋的响声扑面而来: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嘿……


赵启平一个激灵蹦起来:这是贝多芬啊?


谭宗明面色如常,淡定地关掉,换碟:冷冷的冰雨……


关掉,换碟:我滴老家就住在……


谭宗明起身一脚踹翻音响:妈的!这都是什么鬼!老子的贝多芬呢?


他的贝多芬没找到,赵启平整整衣服开口:“谭总,饭也吃了,那个病人……”


“你跟我在一起,他后续的治疗我也包了怎么样?”


“不怎么样!”


“那我不给钱!”


赵启平懵:做人要厚道啊!


谭宗明才不管,两手环胸生闷气:哼!不给钱,就不给!


赵启平叹口气,走过去苦口婆心地劝:“你想想,救人一命,胜造……胜,呃,是吧?他会念着你的好!您是企业家、慈善家,定会长命百岁,洪福齐天,万寿无疆的……”


谭宗明觉得站警局门口卖壮阳药大力丸长生不老丹的人都没他能逼逼。


然而,两人最终还是谈崩了。


在月黑风高的晚上,赵启平徒步走在郊区的小路上,背后凉风嗖嗖地吹,他只能在心里一遍遍默念:我是清冷高贵的医学博士……


神他妈医学博士!


赵启平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脑电波穿越去见八阿哥开始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然后又幡然悔悟发现四阿哥才是真爱,从此享尽荣华富贵,走上人生巅峰!


为毛线还没人来救我!


突然,寂静无人的郊区小路,传来混着哈雷机车声响的高亢歌声:你的脚步流浪在天涯,我的思念随你到远方……


谭宗明一身机车服,在车灯的照耀下,宛如天神。


……如果静音的话!


赵启平满脸惊喜蹦到哈雷车上死死抱住谭宗明的腰不撒手:“哥,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偶像,我就是你脑残粉!赶明你要是成立一个脑瘫粉组织我都举双手报名!真的!哥,赶紧开车,太吓人了……”


谭宗明趁火打劫:“在一起喽?”


赵启平点头如捣蒜:“在一起在一起,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在一起!”


机车轰鸣混着“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呼啸而去……


你当这是广场舞神曲吗?这明明是爱的赞歌!


欧耶,欧耶~








【楼诚衍生】经济全球化视野下的明家香营销策略(上)

河冰跃马:

#其实是N久以前的深夜60分#

#一本八道预警#

#痴汉预警#

#所有的锅都是我中学烧锅炉的刘大爷的#



经济全球化视野下的明家香营销策略
——日月木娄董事长的EMBA毕业论文(并不)

为了跟随当前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为了令明家香的销售推广到世界各地,为了使世界各国人民感受到我家二弟明诚亲手调配的香水。明氏集团必须要针对明家香推出新的经营策略,具体如下。

Product

为适应全球不同地区、不同背景的客户需求。明家香将根据营销需求对客户进行市场细分,并就此推出具有针对性的产品。

首先,我们始终坚持,民族即世界这一原则。推出有我公司首席香水设计师明诚亲自设计的“帝王贵胄——琰系列”以及“江湖侠情——璞系列”,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现明设计师(划掉)明家香风情万种的文化底蕴。

其次,为适应经济选全球化的需求,明家香也适时推出具备国际视野的产品。其中以“上海春暖”、“延安夏凉”、“巴黎秋霜”、“伏龙芝冬野”为代表的四季系列,最为畅销。由于该系列产品存在丰富的香型,适于在暗恋、初恋、热恋以及分离等多种场合和心境下使用,受到了广大消费者的强烈青睐。

最后,关于一些客户反应的,有关明家香甜密度过高的问题。经我与明设计师亲自测试,并无以上问题,故无需进行调整。但为了满足更多消费者的需求,我们会更加努力,开发出更多种不同的香氛,令消费者可以同我们一起,不断感受到爱情(划掉)的甜蜜。

Price

在定价方面,由于明家香属于高端产品。长期以来,明氏集团一直采取撇脂定价策略,以求达到最大收益率的目的。但鉴于目前市场上竞争对手实力的增强趋势,尤其是大西集团出产的76号香水产品,以及东亚集团出产的南田•小丸子系列,对我公司构成较大威胁。目前我们正考虑利用优势产品,推出捆绑定价策略。

情侣香水一直是明家香的招牌产品,以其相辅相成的香氛及良好的客户体验度长年占据市场销量榜前列。为提升客户满意度、实现双赢,客户当前如购买情侣香型,可享受不同程度的优惠折扣。其中包括“石桥旧梦”组合、“晨昏光景”组合、“黄鹤顾曲”组合、“凌云熏风”组合等。(具体名录及折扣详见表1-1。)

除以上情侣套餐外,明家香的价格捆绑还涉及到职业分类以及家庭套餐。一些特殊职业,如医生、警察等,在工作期间不适合使用香水。为了弥补消费者这一遗憾,明家香特推出了适合这些职业的客户在业余时间适用的淡香水。如适合警务人员使用的“洪波秋月”和“白水四季”组合;适合医务人员使用的“凌霄致远”和“启明星辰”组合。以上组合也同样享有一定的优惠政策,具体如表1-2所示。

随着香水的普及,明家香也推出了适用于全家人的香水组合,其基本款包含“红颜对镜”、“明月高楼”、“诚知相思”、“古台芳榭”四款。购买该套装,除可享有优惠价格外,还可随机获赠“鹂歌曼舞”或“孤城郊狼”之一30ml装赠品。高端VIP客户更可获得“天有不测风云”2.5L超大包装洗发水一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