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庄季】归来正好(一)

燃点:

前文 引子


----------------------------------------------------------------------------


(一)


积习难改,乃职业病。


 


新城有三大著名医院,新城第一医院,新城第六医院,新城大学医学部附属仁合医院,老百姓们口耳相传的“六院的骨,仁合的胸,一院的肝胆”,是仁合医院医生护士们说不出的痛,一院六院不是钢筋铁骨就是忠肝义胆,怎么听怎么英雄气概,仁合呢?说得好听了,像整形医院,说的难听了,那就是迎合这个看事业线的社会,误导患者及吃瓜群众,然而这并不能阻挡仁合胸外科名声在外,不能阻挡门诊大厅长长的队伍和屡禁不止的票贩子。


人才济济的胸外科新来了一位医生。


单身男性,三十多岁,又高又帅,美国海归。


他在医院到处走,那就是移动的磁场,行走的荷尔蒙。他在医院走上一圈,医生和病人的颈椎都要多运动一次。


医生护士们亢奋了,集体荣誉感油然而生:传说中一院有个禁欲系院长,六院有个妖孽系院草,这下我们仁合也有了个……闷骚系专家!


 


胸外科的病房这天来了个探视的人。来人黑色长袖T恤,黑色休闲裤,踩着一双白色帆布鞋,沿着走廊一间一间数着门牌号,走路姿势落拓潇洒,五官硬朗,刀削斧刻的面部线条,浓眉如漆,眼神锐利又明亮,表情严峻。


有小护士窃窃私语:那是郦水分局季队长,常来看306的病人。


哇,好帅。


 


季队长轻轻地来,悄悄地走,刮过一阵多巴胺,庄医生留了下来,也掀起了一阵八卦。他进入仁合医院后没有立刻开展工作,办了一系列入职手续,跟着扬帆熟悉环境,认识同事,扬帆守规矩守得刻板,庄恕配合得滴水不漏,被人说成“此地无银三百两”——扬主任明显是要培植自己人,听说这美国来的Dr.Zhuang曾经对傅院长抛出的橄榄枝理都不理,却被扬主任一封邮件招了来,业务副院长兼胸外主任的扬帆和院长傅博文之间明争暗斗多年,这下扬主任手下多了一员干将,傅院长的大弟子张默涵和胸外天才陆晨曦加起来都无法与他在技术上抗衡。


此时八卦当事人庄医生正跟着扬帆查房,走到单人病房306,推门而入,就看到躺着一个中年男人,插着输氧管,病床前坐着的女人帮他擦脸,旁边站着帮忙收拾东西的就是探视病人的季白,动作利索,勤快周到。病床上方贴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苏亭,男,40岁,住院部306床,责任大夫扬帆”。


“苏太太,您好啊,我来看看病人……嗯,季队长也在?”扬帆显然与患者家属相熟,见到季白一脸惊讶,他一边扫一眼仪器的数据,做了些例行检查,一边打招呼,跟在后面的庄恕同时眼神掠过种种数据,默默回忆着患者病历——


苏亭,新城市局刑侦支队队长,八个月前一场枪战中受伤,右脑打进三颗铅弹,左眼视神经被打断,胸部外伤,纵隔肿瘤,肺部挫伤,肋骨和右肱骨骨折,由于颅脑损伤太重,铅弹无法取出,导致长时间昏迷,苏醒后也会有严重的后遗症。手术是由神外、胸外和骨科联合做的,而后由行政级别最高的副院长扬帆亲自管床。


“今天休假,来看看苏哥。”季白言简意赅,声音一出,跟在扬帆后面的庄恕就把目光移到了季白身上。


“是这样,辛苦季队长了,”扬帆收起听诊器,问了几个问题,这才对苏亭妻子说,“苏太太放心,苏队长现在指标趋于正常,处在恢复阶段,只是他以前的颅脑损伤过于严重,什么时候能从昏迷中醒来,还不能确定。”


“没关系,我有心理准备的。”苏亭的妻子神色暗了几分,又尽量平静下来,季白低头安慰了苏妻几句,又冲扬帆点头道谢。


“苏队长是英雄,为他治疗是我们医生的义务。”扬帆表现得殷勤热忱,“哦,对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院新来的专家,庄恕庄教授,来自美国加州大学医疗中心,以后苏队长的病情他也会参与讨论,日后若有什么事我不在院里,苏太太也可以找庄大夫。”


“喔,喔,你好,庄大夫。”


“你好,庄大夫。”


“两位不必客气,以后与病人病情有关的事,除了杨主任,尽管找我。”庄恕与两个人握手,握住季白的时候多停留了几秒,视线随着手指定格片刻,一起松开。


猎人,优秀的猎人——


庄恕对季白的第一印象来自于他的手,他庆幸自己有一双熬夜苦读赶论文也没近视的眼睛,视力太好,好到能看清那双手上的茧子——枪茧,长期握枪所致,拇指食指颜色偏黄,是多年抽烟的结果——轻视健康,不重视保养,差评。


然而那双眼睛太特别了——视线向上飘时,对视的一瞬间又愣了片刻——季白的眼睛又圆又大又亮,眼光如寒星,眼底有烈焰燃烧。


扬帆又嘱咐了几句,带人离开病房,庄恕跟在他身边,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苏亭的妻子坐了回去,那位季队长仍站着,手揣兜,低头看着病人,乌黑圆亮的眼睛一眨不眨。


庄恕轻手轻脚地带上门。门栓咔哒一声扣上。门里门外,世界两端。


 


关门声一响,季白回忆起方才新认识的庄大夫。


强健,肩膀宽厚,衣服架子,白大褂穿出了西装感,严谨又整齐。


手太干净,不知是不是经常上手术,一天洗几十回的原因;手也太凉,握手的时候掌心没有一丝温度。


不会笑,或者说太会笑,言语谦和,行事稳重,笑容像是训练过的,嘴角上扬的角度既标准,又冷漠,笑在脸上,冷在心里,彬彬有礼,拒人于千里之外。


职业病,抓捕审讯养成的职业病,休假的时候都改不了。


 


查完所有病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庄恕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犯了错误:


从业近二十年,第一次关注点被病人家属拐跑了。


都怪自己,多年的望闻问切,蛛丝马迹中探知病情,养成了观察人的职业病——都快成侦探了。


----------------------------------------------------------------------------


这一章的目的之一,强调扬帆业务副院长的身份(好吧这是我猜的),若像原剧那样重点强调胸外主任身份,那他跟院长争个毛啊!而且既然是业务副院长,那就证明仁合副院长不止一个,只不过这位转正希望大。


以及,再次掉落其他人。当然重点是两大主角。


弱弱求评论。

评论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