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多cp】当他们在东北

维木向东: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邪不邪乎?


 @猫爪必须在上 我们的口号是?!




------------------------------




1.



明楼: 你个犊子!
王天风: 你犊子!
【两个人打起来,明诚郭骑云闯进来】
明楼: 你瞅啥瞅?!
王天风: 我就瞅了咋滴啊!
明楼: 别以为我不敢削你!
王天风: 就你那尿性你削我?!
明诚: 你跟séi说话呢你,信不信我nèng死你!
郭骑云: (忍无可忍)你们嘎哈呀!bìe撕吧了行不!
明诚: 有你说话的份吗!欠儿登啊!
郭骑云: 也没你说话的份!

明楼准备好了他的眼镜片。

2.



杜见锋: 美啊,今儿天儿贼好,咱们上gāi里溜达溜达呗?
杜见锋: 美啊,你说以后我见你家长咋整啊?我这心里老不踏实了,你看我送酒是不有点寒颤啊?
杜见锋: 美啊,你给我捯饬捯饬呗,你看我这发型咋样?
方孟韦并没有把他带回家,他还不知道怎么跟他大哥说呢。
于是当又一次方孟韦回了家,看见了他哥的时候——
方孟韦: 大哥呀,你嘎哈呢?跟咱爸闲嘎嘣牙呢?
方孟敖: ………………你去把杜见锋给我叫来,我打死他。
方孟敖: 就这天天破马张飞吊儿郎当的,熊sǎi,你稀罕他啥呀?!




3.



李熏然出任务回来——
凌远: 唉呀妈呀你咋整得埋了吧汰的呢?
李熏然: 不小心……
凌远:叫你加小心加小心的,你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给我看看又哪儿整破了?
李熏然: 拨了盖卡马路牙子上卡吐露皮儿了……
凌远: 你说你一天,扬了二正稀里马哈的,让我怎么放心?
李熏然: 远哥你膈应我了吗(委屈脸)
凌远: 说啥呢,膈应谁我都不膈应你,我就稀罕你你不知道啊?你这么毛愣三光的,我不管你谁管你?
李熏然: 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4.



许一霖: 不知道为啥,荣大哥平常挺噶不留溜脆的,完了每次一见着我,他就吭哧瘪肚的,还老跟我卡么眼儿。
荣石: 我……我就觉得你带劲儿……想……想你下了台……你看你那脸……魂……魂儿化的……我……我帮你擦……我……我看你拉拉个脸子……你要是不开心你就看看我……可……可能就开心了……你……你要是冷……我棉nǎo给你穿……老暖和了
许一霖: 荣大哥……
荣石: 一……一霖……




----------------end---------------




我爪的同梗传送门!



评论

热度(270)

  1. 烟雨作诗维禾向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