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潇洒这件事 【一发完】

李然然的阿黄:

【庄恕的墨镜】


庄恕每次被凌远喊去吃饭就很紧张,总是要捯饬半天才出门,认真程度大概就跟捋尾巴的雄孔雀差不多。


毕竟每次吃饭,季白都是在的。


今天就是个好天气,上午飘着雨丝,空气里凉意正好,下午不上班的赵启平掐指一算,决定约李熏然和季白出来喝个下午茶。埋伏在赵启平办公室门口假装正在和凌远聊天的谭宗明听到了,说什么都要请客,拉都拉不住。


于是本来被强行拉住在门口尬聊的凌院长一听到李熏然也要去,果断也声称要一起去。


同时俩人一合计,总归要有一个人牺牲自我去牵制季白的注意力,两个人你来我往互相谦让,最终决定把这个艰难的任务交给庄恕。


本来在家休息的庄恕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接到了电话。


电话里的谭宗明还非常贴心地叮嘱,


“穿帅一点。”


穿帅一点,庄恕想了想从衣柜翻出一件白衬衫,又拿出一条丝巾。


考虑到刑警的审美,庄医生临走前还拿了一副墨镜。


庄医生表示港片美剧我也是看过的,里面的大佬和阿sir人手必备一副墨镜。季白一定喜欢,没毛病。


于是下午一点,大雨突然开始,季白刚进酒店大厅,还没从门童身边经过,就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的庄恕摸索着下了车,一片雨点子噼里啪啦打在镜片……


季白觉得这人是不是有病,下雨天戴墨镜也不怕磕马路牙子上。


【谭宗明的下巴】


谭宗明觉得男人到了自己这个年纪还能保持这样的状态真是太不容易了。


看这脸,这身材,这腿,这品味。


谭总特别自信,连带着一天三顿去找赵医生约饭。


中间吃饭的时候还试图卖萌,鼓着腮帮子一点点靠近正在埋头苦吃的赵医生……


赵启平刚上完夜班,饥肠辘辘正是饿极了,进店里上了吃的,几口就吞了一个包子,一抬头正对上……


“啪嗒!”赵启平咬了半口的包子砸进皮蛋瘦肉粥里。


谭宗明觉得一定是被自己萌到了。


日常习惯性怼人的赵医生第一次对着谭宗明欲言又止,但是又实在无法忍受……于是他伸出手,手掌轻抚在对方脸颊,修长的手指超上,然后飞速地用手掌向上提拉几下。看了一眼,略带满意地收手。


刚被搓脸的谭宗明有点懵……


赵启平暗自下决心以后每天早晚都要这样,不然谭宗明的双下巴实在太辣眼了……


【明楼的衬衫】


阿诚发现明楼的衬衫肩膀位置的线崩了,崩开的口子有些大,还露了不少肉。


就在他在射击俱乐部,动作潇洒地举枪来了个十连发的时候。


震耳欲聋的枪声完美地掩盖了本应该有的刺啦一声。


阿诚又欣慰又发愁。


他思考了几分钟,在明楼转身得意地向他示意枪法时动作迅速地拿起明镜的披肩给他搭了上去,同时无比庆幸这条披肩是灰色的。


明楼有些疑惑,阿诚一边手扶着披肩不让从肩膀滑下来,一边低声开口,“崩线了。”


明楼迅速并腿站直,浑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阿诚又开口道,“不是裤子。”


明楼放松下来。

评论

热度(274)

  1. 烟雨作诗李然然的阿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