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凌李】请问你们对好看的定义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甜一发完)

whatdidfermiparadoxsay:

猫爪太太生日快乐!!!


感谢我杉!!!!




------------------全员AU私设如山----------------




1.








  李熏然又双叒发自拍了。








  凌远瞟了一眼朋友圈,刚好明楼和明诚进了餐厅坐下,他立刻锁了屏。








  俩人踩着点两屁股坐下了。








  “什么时候带人回来吃个饭见个面吧。”明楼看着眼前的红烧狮子头,福至心灵。








  凌远正低头喝着粥,听见这句话猛地呛了一口,直接转头看向明诚。








  “难道你是谈着玩的?”明诚歪头问他。








  “不是……”凌远摇头。








  “你是别人的小三?”明诚的眼睛亮晶晶的。








  “不是!”








  “那人背景不干净?门不当户不对?职业见不得光?性格不好?负债累累?只是肉体关系?你一厢情愿?”明诚扛起了嘴炮嘟嘟嘟地扫射。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都不是!”








  “那认真严肃谈了3个月零6天了,明天该是你们99天纪念日,回家吃个饭不行?”明诚掰着指头算了算,看了一眼明楼,明楼也点头。








  两人温和地看着对面的弟弟。








  “我……我先问问,重点是不知道他有没有时间。”








 








  等到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凌远一拍大脑门。








  ——重点是完全不知道那两人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谈恋爱的啊!








 








2.








  李熏然抱着手机,神圣端庄地等待着赞和评论。








  他下午去医院办事,没告诉凌远。当然偌大一个医院想要偶遇也不是在Lofter看到的那么简单,一去就撞见。他笑眯眯地向几个小护士打听了凌远的坐标,暗搓搓去了儿科,听说凌远在会诊。








  刚拐进儿科大门,就看见凌远跟旁边的人说着话,风风火火往下一个地方赶。感觉凌远也没看见他,他准备退一步让出个位置给这一帮拍电视剧似的人,突然就被凌远抓了手腕,强行脸蹭脸地撞上。








  “这不是凌院长吗?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李熏然转了个身,似笑非笑地瞪了凌远一眼。








  “真巧,李警官又来医院办事?”凌远好脾气地摆摆手。








  “是啊哈哈哈真巧,我太着急了,您别往心里去啊。”李熏然和凌远握手的时候在他手心里轻轻一挠,觉得算是扳回一城。








  “没事,工作重要,去吧去吧。”








  凌远拍拍李熏然的背,不经意地在他腰间揉了揉。








  在那之后李熏然的心情就爆了表,一点点小甜蜜就能融掉成日办案的苦。








  他在小花园里坐了一会儿,没忍住还是自拍了一张。








  凌远站在会议室里,远远望见小警察的背影。








 








  韦天舒抬头看着凌远,两只手在桌下疯狂打字。








  “他们俩是觉得我们都没谈过恋爱吗?”








  很快群里就有人回复了:“不是,他们觉得全世界都是瞎子吧。”








  “我瞎。”








  “我也瞎。”








 








3.








  凌远给李熏然点了赞,很快就接到了对方打来的例行晚安电话。








  “你就点赞啊?你不给我评论点什么?”








  凌远“哦”了一声,开了免提,退到朋友圈的界面评论道:“你是好看的,你是我的。”








  没过3秒钟就听见李熏然在旁边笑抽抽了:“盒盒盒盒盒盒盒盒,肉麻死了!快删掉,一会儿韦主任看见了。”








  凌远又遵命去删掉。








  他以前觉得无聊的事情,突然都变得有聊。








  恋人就该是一起浪漫蹉跎。








  “熏然,跟你说个事。”凌远沉下声音来。








  李熏然心里一咯噔,完了该不是要同居吧。不行啊最近还在用柳屋生发液,就不能等头发再长多一点吗。








  “你说。”李警官在自己的穿上坐得板正。








  “我哥哥们,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了。”








  李熏然心里二咯噔,完了该不是要给我五千万支票让我离开你吧,这种事情我没遇到过啊能不能砍价的啊在线等挺急的。








  “有话直说。”沉着,冷静,很酷。李熏然给自己鼓掌。








  “我没跟你说过,我一直觉得和你在一起,是我高攀了。我们家的人,没你那么好看,我和我大哥长得挺像的,都很平庸。他们坚持要见你,我怕……我怕你不愿意见他们。”








  李熏然想了想,他之前是听凌远说过很多次家里有两个凶神恶煞的哥哥。








  一个有权一个有钱。大哥是高官,大概免不了吃得盆满钵满,凌远说他出门就坐车,还喜欢吃草头圈子红烧肉,想想就知道肯定是个大胖子。二哥是商人,听说都钻进钱眼子里了,上次凌远还说他二哥坑了人879836268笔单子,那应该是刻薄又功利的瘦子。








  “噗嗤。”李熏然不小心笑起来,那胖子和瘦子还挺搭的。








  所谓相由心生,如果是这样的内心,那面相上估计也是挺令人发怵的。








  “笑什么?”凌远闷闷地问。








  “当然不会不愿意,”李熏然靠在床头抱着大白鲸抱枕,“再怎样也是你哥。你都那么好看。”








  凌远怀里搂着小狮子抱枕,觉得自己恋人的谎话特别动人。








 








4.








  凌远打心眼里觉得自己很平庸。








  因为太过聪明,跳级,免不了被班里的流氓小混混酸两句,类似于“头大”“腿长也没用又不去跨栏”“都不会露齿笑”“长得跟个馒头人似的”这样的人身攻击没少听。








  加上青春期的时候撞上明楼和明诚的事业上升期,没有及时得到正面引导,批评教育多过表扬教育,等到他回过神来,已经二十好几定了型。








  就算他现在三十出头就是院长,履历闪闪发亮,追求者排了八条大马路,他心里都还有那个十几岁出头被人偷偷说话坏的馒头人。








  馒头人看着日益丰腴的大哥,发现他们越长越像,那自己难看,明楼四舍五入也是平庸到难看了。








 








  这导致了他的低自尊,导致他跟李熏然认识了2个月心痒了3个月,都迟迟没动静。








  毕竟李熏然太好看了。








  尤其是李熏然的自拍。








  他总是选很刁钻的角度,比如把脸拍得很长,显得更好看了,或者从下巴往上拍,显得更更好看了,或者从发际线开始拍,显得大脑门圆圆亮亮的,更更更好看了。








  凌远单独开了一个相册存李熏然的自拍。








  他第一眼就被这么清新不做作的自拍吸引住了。








  他曾经扪心自问,这样是不是太见色起意了。








 








5.








  认识没多久的时候。








  “凌院长,晚上我不能跟你一起吃饭了,”李熏然发了消息过来,“不过我们可以晚点见?我买点啤酒在我家看比赛怎么样?”








  凌远的第一反应:被拒绝一次。








  李熏然的内心活动:深夜亲密接触机会第一次ready go!








 








  “干嘛去呢……今天的电影还剩一场,是最偏的位置。”李熏然把手机递过去给凌远看看。








  凌远的第一反应:被拒绝两次。








  李熏然的内心活动:这个电影本来也没什么好看的坐最旁边靠着最好了!








 








  “你说我上次提到的那家餐厅?可以啊,有点远,大概来回三个小时吧。”李熏然发了个地址给凌远。








  凌远的第一反应:被拒绝三次。








  李熏然的内心活动:车内的独处时间真棒!








 








  “我们去海边游泳吧!可以在岛上过一个周末!”李熏然兴致勃勃地查攻略。








  凌远的第一反应:被拒绝……不是,是火柴棍3天内怎么练出腹肌?








  李熏然的内心活动:要!过!夜!了!








 








  最后还是在这个隔壁的小岛上,好看的李熏然向平庸的凌远表的白。








  馒头人长出了褶子也还是馒头人。








  他在心里硬气地记下:李熏然瞎了眼,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6.








  “干嘛呢今天魂不守舍的。”








  韦天舒凑得近了,看见凌远挂着的两个乌青的黑眼圈。








  “走开走开,家里有点事情。”凌远一把把牛皮纸档案袋扣在韦天舒的脑门上。








  “要是有事你别憋在心里,跟哥哥讲,哥哥是过来人,懂的懂的……”韦天舒的声音越来越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没想到凌远大发慈悲,收回了档案袋:“来我办公室一趟。”








  关上门,凌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韦天舒吓得掐了自己一把。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他长得不怎么好看,他家人也是差不多水平,但是他爱人很好看,现在他家人要求见他爱人,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就是,你知道吧,这个差距。就比如你家里很穷,你老婆家很有钱,你爸妈硬是要见人家,你怎么办?”








  “那能怎么办,见啊,能不见吗?伸头缩头都是一刀,总要挨的。”








  凌远皱眉:“比如你每个月只有1000块,你老婆家产上亿……”








  “你这哪门子的破比喻!不干了!”








  “那比如你每个月1500吧,你老婆……”








  韦天舒拍案而起:“凌远你别这么孬!爱情这么伟大的事情怎么能用庸俗的金钱来衡量!他要是因为这个看不上你那他也不值得你这么神魂颠倒的!你没看那些同人小说说的吗,不能接受你的缺点的人不会是你的真爱!而且他家很有钱吗!也不见得是亿万富翁级别的!”








  凌远愣了愣。








  韦天舒不自在地咳了咳,眼神闪烁:“咳,我说的那个‘你’是一个泛指,泛指,不是你,我是说普天之下所有人……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先出去了……”








  3分钟的谈话成了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闭口不谈的秘密。








 








7.








  “我到医院啦,在地下停车场。”李熏然欢快地留了条语音消息。








  “我这就下来,你先自己给自己唱首歌,唱完我就出现了。”凌远回他。








  “那我是要唱《情歌王》了?”








  “《26字母歌》就行。”








  “ABCDEFG……RST……”








  一个风风火火的身影刷一下拉开了主驾驶座的门,压着李熏然好好吻了吻,才绕过车头坐进副驾驶座上。








  躲在暗处的随处可见的韦天舒又开始疯狂打字:“凌远肯定是觉得我们都没眼睛吧?”








  群里一阵骚动:“现在不都这个路数吗?我们不熟——我们只有工作上的联系——我们合作过几次——我们不是在谈恋爱——我们是普通朋友——吃过几次饭而已——谢谢大家我们领证了。”








 








  “你现在打退堂鼓还来得及……”凌远系好了安全带,用手指戳了戳李熏然的左胸口,“咚咚咚。”








  凌远刚要收回手,就被李熏然一个扭头咬住手指,挑衅似的用舌尖舔了舔放,眼睛还纯良地盯着前方的红灯。








  绿灯亮起来,小狮子松了口。








  要命。








  “这像是我会做的事吗?”狮子挂件摇头晃脑的,李熏然也得意地跟着晃,“我身家清白无不良嗜好有正经职业稳定收入对你一心一意本来就是奔着一辈子去的我不打退堂鼓。”








  “好好好,我知道,我只是担心他们吓着你。”凌远侧头看他,美好又自信,几乎是所有人都乐意活成的那种样子。








  “你男人哪那么胆小盒盒盒盒盒盒……”








 








8.








  “总得有个心理准备。”明诚这样解释道。








  明楼无奈地看着他笑。








  “再说了,我不偷不抢,凌远的电脑密码就是他夜不归宿去什么破岛的那天,我不小心就输对了,不小心就看见桌面壁纸了,不小心就看见放桌面的相册了,不小心……”








  “那当然,干得漂亮。”








  打开了那个相册。








  “嘶……”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啪一下扣上了笔记本电脑。面面相觑。








  里面都是。








  李熏然。








  的自拍。








  脸长的,从下往上的,只有发际线的,歪了脸的,做鬼脸的。








  还有一张被凌远标了红心。








  照片里的人喝得微醺,笑得满脸满脸的褶子。








  两个人痛心疾首,开始后悔当年在凌远青春期的时候没有好好引导,忘了普及正常健康的审美和常识。








  常识之最:自拍好看的不一定真的好看,但是自拍丑的真人必定不怎样。








  他们也后悔现在没有好好把关,可能别人对凌远好一点点点,他就全心往火坑跳,以至于找了这样一个一言难尽的——








 








  “咔嚓。”








  钥匙开门的声音。








  李熏然刚才话说得好听,现在被凌远攥在手里隐隐出汗的手心还是暴露了他些微的惴惴不安。他怕他见到凌远的两个凶神恶煞的哥哥会忍不住在内心批判他们,这不是见家长的好的开始。








  明楼和明诚盯着门,电光火石之间约定好不能仅仅因为外貌,就对客人表现出失望之情,不论怎样都要温和礼貌。








  然后晚一点再说让凌远分手的事。








 








  “我回来了,”凌远把李熏然拽出来,“这是李熏然。”


  






  一对圆眼睛对上另一双圆眼睛,空气里滴滴两声,小狮子被大金钱豹抱个满怀。 








END





评论

热度(1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