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招摇撞骗

穆穆不惊左右:

就是段子。


一个被网络骗术套路了的陛下,这几个微博热评前一阵微博上很火。




01


 


大梁皇帝萧景琰,穿越了。


 


萧景琰在路边捡到一个手机,诺基亚的,破破烂烂,摁一个键就有一个机械女声无比响亮地报一个数。


萧景琰发现了一个叫做微博的有趣地方。


他发觉,在这个名唤微博的地方,总有这样的评论。


 


“你好,我是秦始皇转世,我在陕西有9000吨黄金和600万秦兵被封印,现在只需要你回复我微博一下就能解封,只要你回复我,待我解封之日,我就收你当干儿子,立你当太子,我死了让你做皇帝。”


——秦始皇。朕知道,明法度,定律令。功如丘山,名传后世。


 


“我是后羿,现在我的射日神弓被封印了,你们谁给我打200块钱我去解封,解封了我把这个太阳也给你们射下来,还你们一个凉爽的夏天。”


——后羿。朕知道,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丘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荫庇千秋。


 


“我是女娲,后羿射日的时候不小心射偏了把我打下来了,求好心人资助100元让我坐飞机上天,我给你捏个男/女朋友。”


——女娲。朕知道,天地崩乱,洪水为灾,女娲救世,炼石补天。化生万物也。


 


萧景琰大致翻了翻,已然掌握了大局。


虽然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世何地,但这里的人们遇到问题,会在这个名为微博的地方寻求帮助。


亮出自己的姓名,说明自己的诉求,加上自己的报酬。


以此来寻求江湖侠义之士的仗义相助。


千古一帝如秦始皇,万物之母如女娲,都在这里写了。


 


那朕也写一写。


 


02


 


萧景琰想了想,开始套用同行秦始皇的格式,自己手写输入了一条。


 


朕乃萧景琰,欲购置一匹快马去琅琊寻先生,求好心人资助白银百两。只要你给朕,待朕与先生重逢之日——


给他什么做报酬?是了,君子之交淡如水。


——大恩不言谢,恩情定当牢记于心,永世不忘。


 


检查无误,点击发送。


 


03


 


李熏然盘着腿坐在地板上,陪凌远定时收看晚间新闻。


手机响了,是平时从来没有联系过的网警科。


通知说,他家有个兄弟在网上招摇撞骗,被带到局里教育了,让他赶快把兄弟领回家。


李熏然独生子,李家顶天立地一根宝贝独苗,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兄弟来。


那边的同事倒是特别笃定:绝对是你家亲弟兄,亲亲的!长得一模一样,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信我给你发个照片过去,等一下啊。




挂了电话,几秒后,手机便收到一条短信。


照片里一个如假包换的李熏然,目光坚定直视镜头,一脸的威武不屈,就是穿得有些奇怪。


李熏然隔着屏幕看着那张复制粘贴发际线前推的脸,眼前一黑。


那边又追过来一条短信,你家弟兄看起来年纪不小了,还这么喜欢玩cosplay?


 


李熏然连夜开车去了就近的派出所,看见民警手边果真坐了一个广袖长袍的——自己。




“李熏然,你家的兄弟吧?”


“我不认识。”


“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我们都可以理解,他在网上招摇撞骗,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亲兄弟还是要认的。当我们网警给他发私信消息予以警告的时候,他拒不承认,这属于情况过于恶劣。所以我们定位了一下,发现他就在派出所不远处的街边,才专门带到局里来的。”


“网上这样开玩笑的也不少,就他一个演戏演全套,打字还都是繁体字,可会演了。”


“……”


“想给他录个口供,没想到这小子一直胡说八道,一口咬定自己是那个什么,萧、萧——”


在一旁沉默的萧景琰,三个字吐字清楚掷地有声:“萧景琰。”


“对,萧景琰。”


萧景琰拍桌子:“竟敢直呼皇帝名讳!”


民警同志:“李副队你看,你看看你兄弟这个态度!”


 


04


 


李熏然把萧景琰塞进副驾驶。


 


李熏然抱臂:“你是谁?”


萧景琰摸摸窗户又捶捶车顶:“大胆,竟敢直问皇帝名讳。”


李熏然拎起萧景琰的衣角看了看:“还挺有钱,质量这么好,老实交代你这套衣服哪儿租的?”


萧景琰:“手工缝制,工艺考究,朕今日未戴冠冕,还算不得——”


李熏然:“你说说,人家都骗五块钱,你还骗白银百两?你知道现在的银价吗?”


萧景琰:“朕要白银百两是要去琅琊山——”


李熏然放下他的袖子:“说!你是不是还有团伙?”


“何谓团伙?”


“就是和你一起的人,给你出谋划策,让你穿着这么一身衣服出来招摇撞骗的人。”


 


曾为萧景琰谋划乾坤的人很多,殚精竭虑愿他君临天下者也有之,竟不知他说的是哪位?


 


萧景琰似是想起什么般,皱了皱眉:“不知道先生此时还好不好。”


李熏然提醒他:“这个同伙啊,说不定还会寝食同步,经常厮混在一起,是他诱导你在网上散布这样的不实信息。”


萧景琰叹口气:“你说的果然是先生。”


李熏然正气凛然掏出黑皮笔记本记录:“终于肯交代了,你刚才说什么,先生?姓先吗?”


萧景琰摇摇头,不说话了。


他想起琅琊山天光初破时那一抹白色身影,世事无常,也不知蔺晨此时身在何处。


李熏然刚正不阿怒拍方向盘:“你还想包庇同伙!”


 


两个人在低气压下沉默了半天。


李熏然想起另一个问题:“你怎么跟我长得这么像?”


萧景琰摇摇头:“朕也不知为何,可能朕是你的先人。”


李熏然想了想,哦,现在网上的小姑娘总喜欢自称小仙女,所以这哥们就自称小仙人?


知道你长得帅,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


李熏然再次严肃地猛拍方向盘:“你态度放严肃点!”


 


05


 


李熏然把仙人一路带回了家。


凌远已经关了电视,正在浴室放洗澡水,看到活脱脱一个李熏然拖了一个活脱脱的古装剧版李熏然进来,险些以为自己是花了眼:“这是?”


李熏然有气无力,把那个扒着门框不肯松手的祖宗拽进门:“老凌,我们仙人。”


萧景琰摇头划清界限:“不是他的,是你的先人。”


萧景琰眼神顿一顿:“朕也在找,他的先人。”


李熏然同情地看他一眼。


长这么好看可不是脑子有问题吧?


 


李熏然被凌远拉去洗澡了,萧景琰坐在沙发上,反复摸了摸身下的绵软之物,不知道此物是什么质地,比宫里硬邦邦的龙椅坐起来舒服许多。


凌远从浴室出来,坐下,翘起腿:“你是?”


萧景琰:“萧景琰。”


凌远怔了片刻,眉毛拧了起来。随后站起身,去了书房。


一分钟后,捧了厚厚一本书出来,翻了几页,皱着眉头道:“大梁皇帝?”


萧景琰:“正是。”


凌远:“生辰?”


萧景琰朗声报出年月日。


与史书上记载并无任何出入。




06




凌远沉默良久,缓了过来。


他把书摊开:“你要看看吗?”


萧景琰:“看什么?”


凌远:“看看你的大梁,看看你的功绩,或者后世对你的评价。”


萧景琰:“不看了,千秋功过自有后世评说,知道了也没什么意思。”


当皇帝的就那么一条路,也不是你知道了结果就能半途跑路的。


凌远:“你悟了。”


萧景琰很深沉地点点头。


片刻后,探头到凌远身边:“可有关于琅琊阁主蔺晨的记载?”


凌远:“你没有悟。”


 


洗完澡的李熏然偷听到一耳朵,小炮弹一样冲过来,硬生生挤在凌远和萧景琰中间:“琅琊阁主?”


萧景琰:“是,琅琊阁,江湖上最权威的情报机构,朕有今日,自是多亏江湖人士倾力辅佐。”


凌远合上书:“没有,这本是正史。”


李熏然:“是啊,正史不写这些的。”


萧景琰脸色一沉。


李熏然安慰他:“不难过啊仙人,喜欢看江湖故事?要不过几天带你到杂书摊上淘一本?”


萧景琰脸色依旧不好看。


 


是非成败浮云过,多少人尽心竭力为他换一个青史留名,可到头来真正留下名字的只是他一个。


留下了又如何,他于历史烟云中也不过那么几页纸的分量。是兵荒连年,还是太平人间,不过是人家兴致来时一笔带过的事情。


 


李熏然拿胳膊肘撞凌远:“老凌老凌,仙人看不到江湖故事不高兴了,你那本武松打虎典藏版连环画呢,快拿来,拿来给仙人看!”


 


07


 


次日,萧景琰被套上了李熏然的衣服,头发团吧团吧塞进帽子里。


李熏然出门前,千叮咛万嘱咐,陛下你出门可以,千万不要跟不认识的人说话,更不能跟人家走了。


凌远把钥匙放在他贴身的口袋:出门记得带钥匙。


 


萧景琰睡醒了,出门溜达。


他长年练武,身体倍棒。顶着大太阳,一口气呼哧呼哧溜达到小区几条街外的小吃街。


李熏然是这里的常客。


商贩们纷纷热络地和萧景琰打招呼。


“小李,来了啊?今天吃点什么?”


“哟,李警官,今天没上班?”


“来一碗小馄饨吗?虾仁的鲜肉的都有,才煮出来热腾腾的!”


萧景琰怔了片刻,又看一眼那碗冒着热气撒着紫菜榨菜小虾米的小馄饨。


不禁有些动容。


百姓对朕如此热情,是为人君者的福气。


“既然如此,朕便来一碗吧。”


萧景琰从胸前衬衣口袋里摸出一百块钱——早上凌远给他折整齐放口袋的。


“这么大的钱找不开呀,扫个码微信付款吧?”


萧景琰举着一百块钱的手僵在空中,她刚才说什么信?


小贩看到萧景琰一脸为难:“没带手机没关系,不急,晚上凌院长下班回来付钱就好啦。来,阿姨再给你加一勺小虾米!”


 


百姓们对朕果真都十分热情。


盛情难却,萧景琰心情很好地接受了一路百姓的爱戴,双手满满春风满面回了家。


国泰民安,民康物阜,人寿年丰,真好。


真好。


 


08


 


晚上,凌远回家的路上,被小吃街摊主一溜烟挨个拦住。


扫了一路码付了一路钱。


 


回到家,看到李熏然正和萧景琰一左一右坐在矮矮的地毯上面,听祖宗讲那过去的故事。


正讲到先生自有追云逐月一世长逍遥,皇上又有天下苍生一刻不能忘。


萧景琰祖传当皇帝,基因里皇家天威浑然天成,讲个故事都讲得比别人有意思。


李熏然坐在一边,剥着开心果全神贯注听得直点头。


 


凌远“砰”的一声关了门。


“李熏然。”


“回来了?”


“你又吃那么多?”凌远照着李熏然后脑勺拍了一下。


“什么?”李熏然捂住被打的地方。


“不是不让你吃,”凌远坐到李熏然身边,伸手摸了摸他衬衫掩盖下的小腹:“吃坏了肠胃怎么办?”


“我没有啊。”


“还不承认?”


“不是——”


“撑不撑,嗯?今天晚上要不然先别吃饭了,消化消化。”


 


凌远看了看坐在一边,独自沉浸在回忆中完全置身事外的萧景琰。


把手里的打包盒递给萧景琰:“你先去吃,楼下粥铺打包的鸡丝粥和小菜,趁热吃,清淡点对肠胃好。”


李熏然目送外卖盒被送出去。


凌远扳正他的下巴:“还看呢?吃那么多真不怕吃坏身体,多大的人了,过来我给你揉揉。”


 


09


 


晚上,啃着苹果充饥的李熏然又接到一个电话。


 


通知说,你家老凌有个兄弟在网上招摇撞骗,被带到局里教育了,让他赶快领回家。


 


“凌远他,还能有亲兄弟?”


“可不是嘛,说自己是琅琊阁主呢,在网上要盘缠去金陵,还说谁给他钱,改明儿给人家专门编个榜。”




招摇撞骗 2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热度(1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