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招摇撞骗 2

穆穆不惊左右:

新想到了几个梗,就写了。


招摇撞骗 1




09


 


李熏然连夜开车去派出所,面色不愉,领了个长发飘飘版凌远回家。


见到蔺晨的那一瞬间,他觉得:发型可以修饰脸型这事吧——可能是骗人的。


 


蔺晨跟在李熏然身后,慢悠悠晃着扇子:“你是?”


李熏然丢出两个字:“警察。”


蔺晨听到这两个字,瞬间来了兴趣:“景茶?萧景茶?”


李熏然又饿又困,没什么心思跟他聊天:“……我说你这个人,叫小警察就算了,为什么说话还带口音?”


蔺晨:“景茶莫非是景琰的弟弟?”


李熏然:“不是,他是我先人。”


蔺晨摸摸下巴:“说起来,你们家兄弟起名字,是按照柴米油酱醋的顺序来的吗?”


李熏然:“我是独苗,单传,谢谢你。别冤枉我爸,我爸特别怕老婆。”


蔺晨继续摸下巴:“可景琰分明是老萧家的小七,若是按照柴米油盐这个顺序,他就该是你四哥哥了。”


李熏然冷漠重复:“不是,他是我先人。”


蔺晨合起扇子敲在手掌心,了然:“哦,原来是远房表弟。”


 


10


 


说起来很奇怪,萧景琰跟他们苦巴巴念叨了两天“先生”,真把这个失踪人口带回来,皇帝反而板起脸了。


蔺晨凑过去:“美人儿。”


萧景琰不动声色,并不理人。


李熏然拍拍凌远:“他们两个怎么回事?”


凌远抱臂看戏:“本性使然。”


萧景琰是个心里炸了锅面上还要绷着的人。


能闷不做声从心底开出朵春意盎然的花来,却要被人屡次念叨生了个榆木脑袋不开窍。


 


花蝴蝶似的蔺晨在萧景琰身边左扑扑右扑扑,而当皇帝的始终板着一张不约脸,一个字也没吐出来。


李熏然瞧出端倪,尊贵的皇帝陛下恐怕并不想搭理一介草民。


我家先人不能放着任你骚扰。


于是一步上去,无比熟练对着蔺晨使了一招擒拿手:“你放开我先人——卧槽,疼!”


上一秒还喜笑颜开对着萧景琰喊“美人”的阁主,下一秒反手捏住李熏然手腕,照着他胳膊摁了三两下,英勇的小警察胳膊脱力,就被一招反擒拿摁在了餐桌上。


“小表弟,干什么呢?”


蔺晨笑眯眯。


 


从幼儿园开始称霸小朋友界无敌手的李熏然,第一次感觉遇到了对手。


格斗警校无敌、武力全局制霸的李熏然,看着蔺晨,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11


 


晚上,卧室。


凌远把李熏然的睡衣袖子卷到肩膀,拿着瓶药油左看右看,发现没什么好涂的:“还好,没有肿起来。”


“疼。”李熏然皱着眉头惜字如金。


“平时出警受伤也不见你说疼。”凌远给他肩膀上披一块小毯子,揉一揉拧巴成一坨的眉毛:“好了,别生气了。”


“我不服。”李熏然咬牙切齿。


“怎么?”


 


李熏然开始执着于偷袭蔺晨。


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机会他都不放过,一不留神就扑上去一记锁喉。


小李警官很努力,小李警官很执着。


努力执着到每次他被蔺晨反手轻松摁倒的时候,凌远都忍不住扶额。


在这样屡偷袭屡被摁,屡被摁屡偷袭的循环之下,李熏然对蔺晨生出了某种奇奇怪怪的崇拜——如果我能跟着这个胖胖学会一两招,以后出警再遇到麻烦就会方便许多。


 


12


 


萧景琰去找李熏然,语重心长:“你别找蔺晨了,我教你。”


李熏然不以为意:“你会?”


萧景琰点头:“我当然会。”


李熏然啧了一声,拍了拍萧景琰的肩膀:“瞧把你能耐的。”


语毕,拍拍屁股站起来,为今天晚上第三次拜师做准备。


 


蔺晨在忙着和凌远讨论医学,博古论今,中医和西医的历史性会晤,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


李熏然趴在门外听了半天,一个字没听明白,也不好意思敲门。


他走回沙发边,用膝盖顶顶萧景琰:“给我让个位置。”


萧景琰向旁边挪了挪。


“上次你的故事还没讲完。”


萧景琰正襟危坐:“还要听啊,好。”


 


13


 


一言以蔽之,就是两个两情相悦的人,各种不能在一起。


 


这世界上关于爱情的悲剧,大抵可以分为三种。


一是两情相悦,偏偏就有千劫百难横亘眼前,任你翻山弄海也是一辈子跨不过去。


二是一厢情愿,摆在眼前最大的障碍就是我爱他他不爱我他爱我我不爱他,纵然这道坎一辈子跨不过去,你也舍不得怨他一句。


三是谁也不爱谁,但是缘分这东西偏又妙不可言,把你们两个里三层外三层捆在一起,让你们浪费尽天时地利,最后各散天涯。


这中间还有种种阴差阳错,种种排列组合。


情之一字简直是古今痴男怨女穷其一生也搞不明白的必修课。


而蔺晨和萧景琰,就是从三折腾到二,再从二折腾到一,折腾了半辈子,到最后发现由始至终都是前路渺茫。


 


世俗啦礼教啦,情怀啦江山啦,总有一样放不下。


而萧景琰又是真汉子一条,面无表情拒绝了当年蔺晨愿意放下快意江湖陪他的最后妥协。


蔺晨走的那天晚上,皇帝站在高高城墙上看了良久。


其实他并不能看清什么,只是他明知道自己在失去一些东西,辜负了一些不得不辜负的东西。


 


“那你刚才怎么不理他?”李熏然掏了一把薯片。


萧景琰没说话,伸手也去抓薯片。


李熏然扎起来零食袋子口:“你们皇上脾气是不是都很怪?”


萧景琰面无表情:“大胆,放肆,朕要治你大不敬之罪。”


李熏然眯眯眼睛:“萧景琰,你这人年纪不大脾气不小。”


萧景琰呵斥地很熟练:“大胆,放肆,竟敢直呼皇帝名讳。”


李熏然:“你贵庚?”


萧景琰算了算:“如果说活到今天,朕也有千百来岁了。”




李熏然感慨:“当皇帝的真是一身刺。”


萧景琰脸色蓦然一沉:“你可知道,有的人生在某个位置,就容不得他现世安好,不逼自己长出一身刺来,根本活不到今天。”


李熏然被他的一秒变脸吓到,把薯片袋子递过去:“这样说,你真的不容易。来,吃点。”


萧景琰接过来,抓一大把:“骗你的,朕本来就一身刺。”


 


14


 


次日清晨,凌远是被窗外一阵扑腾声吵醒的。


李熏然也听到了声音,蒙着被子要醒。


凌远帮他捂了捂耳朵:“再睡会,我去看看。”


 


拉开窗帘,窗外白花花糊了一窗户的鸽子。


仿佛方圆十里的飞禽都聚到了他们家阳台上。


蔺晨在卧室外敲门。


凌远带着宛若日了一阳台鸽子的心情拉开门:“怎么回事?”


蔺晨目光深远:“蔺某在饲养鸽子方面,颇有些心得。”


所以整条街的鸽子看到你都这么亲切?


在家禽界这么有威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凌远不太明白。




凌远无动于衷:“能让这些鸽子各回各家吗?”


 


15


 


萧景琰和蔺晨出门散步。


两个人的头发都被团吧团吧塞进了帽子里,一人套李熏然的衣服,一人套凌远的衣服,凌远的衣服蔺晨穿着紧张了点。


李熏然早上看到蔺晨换了凌远的衣服,靠在门上直乐呵:“怪不得他以前把自己穿得跟个森女似的,那么穿不显身材啊。”


萧景琰有些沮丧:“朕觉得,已经挺显的了。”


 


散步到楼下广场的时候,看见好多鸽子,旁边有卖饲料的小贩,几块钱一小包,小朋友们买一包,蹲在那里喂鸽子。


萧景琰看到,怔了片刻。


蔺晨:“怎么了?”


萧景琰:“没什么。”


蔺晨:“是不是想到那年琅琊山上,陛下亲自喂过蔺某养的那几只鸽子?”


萧景琰:“往事无需再提。”


蔺晨不以为意:“想喂吗?”


萧景琰:“怎么喂?”


蔺晨:“那个小警察,哦,就是你远方表弟萧景茶,走的时候给我们留了钱。”


萧景琰:“你回家去,厨房抓把绿豆出来就行了。”


蔺晨:“陛下如此躬亲节俭,实在是大梁之福。”


 


16


 


萧景琰混迹在一堆小朋友中间喂鸽子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高坐明堂之时偶然念及的闲云野鹤。


人说江湖儿女醉月落花侠行天下,天地渺渺,无处不是家。


可那东西再大也不过是个画地为牢的玩意。


身不由己者身处其中,自欺欺人以为活得很洒脱。这道理蔺晨其实一直看得很明白,可看得明白和看得开之间,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萧景琰就是蔺阁主的十万八千里。


蔺晨走的时候对他说过,蔺某是陛下治下的一介草民,愿陛下勤政爱民,日后天威浩荡,蔺某自然都会知道。


 


萧景琰想起什么般回头看蔺晨:“我带你去个地方。”


“陛下去哪里,蔺某自然同去。”


萧景琰隔着人海向蔺晨笑一下:“朕治下的,国泰民安。”


 


然后就拉着蔺晨,去了很爱戴他的小吃一条街。


随便吃。


他们都很尊敬朕,都不要钱。


 


17


 


人们依旧热情。


 


“小李,又来了啊!”


“院长也来了?难得难得,院长最近伙食不错嘛。”


“吃点什么?今天再来一碗小馄饨?”


“没带手机没关系,改天院长下班的时候再付钱,先吃先吃,不要客气呀。”










想给出现在小吃街的陛下配一首背景音乐:《乱世巨星》


(完全没有计划,估计没了。)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热度(1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