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凌李」你相信一见钟情吗?相信。(包甜)

aliceaaa___:

一個淘寶賣家和淘寶買家的故事
包郵包甜一發完
腦洞xjb亂開的沒有大綱沒有邏輯而且後面基本寫崩了!!

人設和年齡差是什麼?不存在的👋🏻
有一句話莊季

——以下正文——

(一)

凌远是个兼职淘宝卖家,人在纽约,做美国代购。
正职是当地一所大学的医学院博士生。

刚好是夏令时,纽约和国内隔着整整12小时时差。

凌远忙完一整天的课业已经接近午夜。睡前正好看看淘宝店里有没有人下单。
其实一个医学院大忙人也没怎么把打理店铺放心上,只是睡前瞄一眼,有人下单就记下来,周末一起去采购。有些热门款会多采购些堆在宿舍。
嗯,凌远的店积攒的为数不多的两个差评就是因为买家觉得他发货太慢了没有第一时间寄出。


说实在的,他根本不差代购赚来的这点钱。父母能把他送来读医就证明家底不薄。纯粹就是好玩儿。

哪知道今天忽然也碰上个好玩的人。


凌远的店下单方式特别,只有一个链接,价格200,拍下以后备注需要什么,钱多退少补。
简单点说就是凌远基本什么都代。

今天遇上这位是奇怪。
备注如下:
送男朋友,随便。

凌远从脑海里认知不多的网络新名词当中搜索出了一个:懵逼。
凌远脑补了一下跟自己隔着12小时的这个人,如同画人体解剖图一般熟练地在脑中勾勒出一个身高大约一米八上下相貌清秀自带微笑属性的男孩形象。
等等,为什么是个男的??
这要命的直觉。

凌远拍了拍脑袋,开始认真地想买些什么比较好。望着宿舍里一堆斩男色口红,凌远犯了难。
手表吧,选择多了去,也没个预算摆在眼前。
皮带吧,没个尺寸。
领带吧,万一他男朋友不穿西装呢?
………………………………………………………


pass掉大约几十个莫名其妙的想法以后,凌远敲开旺旺,问了一句:预算大约多少?
十以上十万以下。对方几乎秒回。
人民币。补了句。
等于没说,凌远想。

那…是送生日礼物还是纪念日礼物?凌远接着问。
纪念日…………………吧?对方敲来一串省略号。
这是个什么回答?凌远不明所以,于是换了个问题:那你男朋友穿西装吗?
穿穿穿,不过白大褂穿的应该更多。

彷佛是提起了对方的兴趣。因为凌远已经自动带入了刚刚那个男孩从窝在沙发上抱着手机到一秒挺直腰板的状态了。
于是他继续:你男朋友是医生啊?
不不不,不过差不多了。
差不多…………?差不多又是个啥?不会跟自己一样念医学院吧?凌远一边开脑洞一边敲键盘:真巧,我也读医。
那…那就太好啦你们肯定惺惺相惜的!放心大胆选吧!

想想对面的人乐成一朵花的样子,凌远的嘴角也不禁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室友看他如同看精神病。谁他妈半夜十二点了对着电脑屏幕傻笑。


最后凌远挑了一对袖扣。
卡地亚。


(二)

李熏然是个警察,刑警。L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照理来说刑警忙得很,基本都是泡在堆成山的卷宗和资料里。
偏偏他李熏然现在很闲。因为出任务的时候捱了不深不浅的一刀,他现在正躺在医院里享受难得的清闲。


他觊觎淘宝某家美国代购很久了。
因为它太特别了,可以说是一股清流了。没有选择只需要备注需要什么,还是用的老套的多退少补的形式。
嘿,你说万一店主信口开河漫天要价咋办?
然而没有。清一色好评,除了两个因为发货慢了给的差评。


李熏然好奇这店主也很久了。
专业刑侦外加人脉资源,不费多大力气就把店主挖得一干二净。
凌远,L市人。纽约某大学医科博士在读。父亲是L市第一医院院长。
外加一张证件照。


啧,好看,真好看。
剑眉星目。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不能轻易靠近的气场,但又偏偏让人移不开眼。
李熏然以前最不相信一见钟情这一套的了。这一回他信了。
决定撩一撩。


(三)

李熏然没想到,自己撩汉撩没了大两万快三万块。

“李副队怎么还海淘呢?”李熏然时隔一个月收到从纽约寄来的包裹的时候被旁边简瑶嘲笑了半天。
“送人不行啊!”宝贝似的拆开发现是卡地亚一对袖扣,李熏然慌了。
都是钱啊!这么多钱啊!就没了!
关键汉还没撩到手。


袖扣到了,感谢。李熏然无比客气地在旺旺留了条言。
凌远给他发过来一张官网截图。
按这上面给吧,当日汇率。我打折时候买的,加上代购费邮费就收个原价。
李熏然比了个ok的表情。心里可是几乎要滴血了。

你是警察?凌远忽然问了一句。
诶一上来就问身份这对不对???
李熏然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当作默认。
怪不得我看你地址填公安局呢。下次记得照顾我生意。凌远回复。

“瑶瑶你买不买口红啊我新认识了一个美国代购!”拉生意嘛,在行。


(四)

凌远很快跟李熏然互加了微信。
理由是李熏然买的东西太多,淘宝操作实在是太麻烦了不如微信转账。
其实东西不是李熏然要的,都是警局小姑娘买买这买买那顺便勾搭一下她们心中久仰的小李警官。
小李警官可对同个岗位的女孩子们没有兴趣。

他还在盘算着怎么撩撩凌远。
喔实际上凌远也在盘算着怎么撩撩李熏然。

自从加了李熏然的微信,凌远刷朋友圈的频率就高了起来。
李警官朋友圈里屈指可数的几张自拍凌远已经看了个遍。大到五官小到毛孔全都看进了心里,跟凌远一开始在脑海中熟练勾勒出的形象如出一辙。

这要命的直觉。


(五)

学期剩下最后一个月,凌远也在盘算着回国。
凌远的淘宝店暂时歇业,因为他快被final压榨致死了。
医学院苦还真不是盖的。虽然身边人时常旁敲侧击或者直截了当地提醒凌远天才少年的人设,但是也架不住最后狂轰滥炸般的复习和考试。


凌远忙完最后一科考试已经是五月底快要六月初。
夏天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好笑的是凌远从来只怕冷不怕热,三伏天里仍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穿一套规矩的三层西装,不轻易流汗。


“李警官,临回国了。还有什么要代的吗?”凌远敲去一条微信。
“我问问。”

“你们的美国代购要回国了还有什么要买的吗?”小李警官一问话女警官们可就乐开了花。
最后凌远收到一份长达一百项的购物清单。
我不就是客气一下吗这些人怎么这么不客气?凌远心中暗自不爽。
“人肉带回的话行李会超重。”
“付钱呗我让她们付。”李熏然回,“呃…需不需要机场自提?”
凌远比了一个ok。

这算不算是网友见面?


(六)

凌远回国那天李熏然还正恰好休假。你说这是缘分还是缘分还是缘分。
所以当李熏然看着证件照里的人仍然穿着西装拖着两大箱行李出现在机场的时候竟然有种恍惚的感觉。
不仅对环境恍惚,对季节也恍惚了起来。

“你不热吗?”李熏然虽然只穿了一件T恤,还是忍不住汗如雨下。
“还好吧。谢谢小李警官亲自接机。”
“客气。”李熏然主动拎过一个箱子,真他妈沈啊。


“这一箱都是你开过来的单子上的。”凌远看着也没多说什么,只这一句。
李熏然没仔细看警花们买了什么,只记得他那个工作靠谱但生活里特爱怼人的队长也凑大热闹添了一套深蓝色西装。
嘁,都知道是送给他家庄大夫。
想到这翻了个惊天大白眼。


“你怎么一见面就对我翻白眼啊?”凌远忽然停下匆匆的脚步。
李熏然这才发觉凌远一直盯着自己。
“你怎么一见面就盯着人看啊?”
…这下凌远支支吾吾不说话了。
刑警的敏感直觉已经让李熏然略猜一二了。

“那…箱子我先拿回去,过两天还你。”
“行。”
接下来没有对话只剩尴尬了。


(七)

“东西收到了。箱子还给你?”敲下一个谜之疑问句。
“啊,行。”凌远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然后噼里啪啦打了自己家地址过去。


李熏然来到凌远发的地址才惊觉不对。
不对,怎么就被坑蒙拐骗去他家了呢?作为刑警的自觉通通丢掉了。

“凌远…呃…”还没想好开场白。
凌远从李熏然手里接过自己的行李箱,什么也没说只邀请他进门。


凌远的家果然跟他夏天的西装一样一丝不苟一尘不染。李熏然这么想。
正四处看着呢,一杯咖啡落到自己面前。
“谢谢。你一个人住?”
“嗯。”凌远点点头。
“缺个女主人?”
“缺个男主人。”凌远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李熏然听到这话抬头看着正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凌远。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李熏然发问。
“为什么不信?”凌远在他旁边坐下。
“因为你,太蠢了。”李熏然掏出之前买的那对袖扣,“送你。”
“我买的送我?”
“不行吗?”

究竟是谁比较蠢?

凌远思考了三天也没有得出答案。


(八)

后来凌远乖乖戴上了自己给自己买的袖扣,在小李警官的威逼利诱之下。
也可以说是金钱所迫,因为李熏然说如果凌远不戴的话就强迫他还钱。


小李警官对于自己制服凌远这件事还是很自豪的,只是代价有点大。
不仅搭了钱,人也搭进去了。




——是不是亂寫!是吧!
那麽小李警官究竟是怎麼制服凌遠的(這樣說是不是逆cp了但其實也挺好吃的不是嗎) 
沒有答案!我真的編不下去了!

袖釦在這裡 其實是我搜的時候一見鍾情它的👌🏻

评论

热度(87)

  1. 烟雨作诗Aliceaaa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