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多cp】什么时候不敢见爱人?

凝懿:

@楼诚深夜60分


「cp:庄季/(蔺靖一句话)/贺陈/(凌赵一句话)/楼诚」


「主题词:不敢见你」


「occ,楼诚刀子预警。」
1
  季白抓捕罪犯的时候,被枪打中,连蒙带骗的躲了老庄三个月。这三个月里季白都在医院里休养。


  三个月后季白回家了。


“哟,吃了三个月病号饭还胖了啊?要么你接着吃去?”


  然后季白被庄恕拉着唠叨了一顿,大抵内容就是受伤了要说之类的云云。


  季白止不住的点头。


  我家对象唠叨我的时候,太像我爸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2
蔺:吃完了景琰榛子酥的时候我会躲着他。


靖:你前几天躲着我就这事?


3
  度集团董事长又爆出绯闻了。


  据说,陈亦度和玲珑设计总监一同坐车出去吃饭,饭后二人一同回去。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陈亦度看了消息哭笑不得的,这又是哪家报社这么闲。出去聚餐而已,大家都在,只不过顺路捎了那位小姐一程啊。


  陈亦度有点担心贺涵看到这消息。


  倒不是解释不了,依着贺涵的性子两个人八成得怼一会儿才能坐下来好好说话。就在这时,贺涵把电话打来了。


  陈亦度等着电话自己挂了,然后打算等过两天贺涵忘的差不多了在解释。怕贺涵在家里等着,干脆在办公室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早醒来,贺涵就坐在陈亦度对面。


  “怎么,陈总撩了别人,被吓到不敢回家了,怕我这个正室,跑来捉奸吗?”贺涵刚说完,拉过陈亦度的领子看着他。


  在经过一番肢体辩论后,陈亦度解释清楚了。


4
凌:不吃饭胃疼吃药的时候。


赵:出去吃烧烤泡吧的时候。


1
  2000年1月,明诚被送进了医院。


  明诚是癌症中期了,恶性的。明诚住院期间,明楼一直陪在他身边。


  在家里,一向都是明诚做饭。明诚这一病,明楼才开始学做饭。平日里都是明诚在做,明诚总是唠叨他,说这么多年也不学着做点家务。


  “绿豆半杯,红豆半杯……”明楼带着老花镜,看着菜谱往锅里倒着食材,又倒好了水、合上锅盖、点着火,在炉灶上煮着稀饭。


  出人意料的是,明楼第一次熬的稀饭除了稀了点,竟也还不错。他高兴的盛到饭盒里,带给了明诚。


  明诚看到那稀饭,眉头皱了皱,看着他担忧地问道:“大哥,这稀饭哪买的?多少钱啊?怎么这么稀啊?”


  “这……我做的,怎么样,尝尝看?”


  明诚看了看那稀饭,端起来喝了一口:“大哥,可以啊,第一次做饭就能熬粥了,我还担心我这做不了饭怎么办呢,看来是我想多了。”


  “那当然,毕竟看你做饭看了这多年了。看都看会了。”明楼骄傲的冲明诚笑笑。


  “不谦虚。”


  除夕当天,明诚刚做完化疗,明楼带了自己新包的饺子。明诚看了眼已经破了的饺子,叹了口气:“算了,全当面片吃了。”明楼喂他吃了饺子,明楼让他快睡觉吧,明诚不要,明诚想看完今年的春晚。


  春晚到了十二点,外面的烟花一个一个飞上天空。明楼搂着明诚,两个人静静地看着烟花。明诚突然说:“大哥,还记得小时候咱们一家人过年在院子里放烟花吗?”


  “记得。”明楼答道。


  “还是小时候的烟花最漂亮了。”


  三月,明诚快不行了,几个月下来,明诚面色发黄,手因为长时间的打针也浮肿了。明楼寸步不离的看着他,生怕他离开。
明诚看着他,静静地说:“大哥,离开吧。我……不敢再见你。”


  “为什么?”


  “我希望你一直记得我年轻健康的样子,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我不希望你看着我离开这个世界,离开你。”


  明楼拉过他的手,紧紧地握着,像是什么堵住了喉咙,半天才说出话来:“阿诚,我不会走的,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让我陪着你……”


  “好吧,大哥。”


  三天后的夜里,明诚走了,走的时候很安详,没有什么痛苦。
三年后,明楼郁郁而终,与明诚合葬在青山上。


作者碎碎念:
  蔺靖这就滚去写。目录每周一更,家里没网还要跑朋友家更新目录( '▿ ' )


  (那个目录啊,是我小号做的。因为我这个号账号是微博账号,但是我是拿QQ注册的不知道,外加上之前玩过一次lofter,所以有两个号。关注那个号的小伙伴们,看我看我!)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