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楼诚】解救行动

穆穆不惊左右:

开头一段来自《平田的世界》






本集由亚洲保护单身狗协会赞助播出。


“单身狗固有一瞎,或瞎于不敲门,或瞎于听力好”。




01




我叫明台。


我有些与众不同,我已经察觉到了。


我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一个电视剧中的人物。




这是一部叫做《伪装者》的国产电视剧,一部有着标准偶像剧配置的优秀民国谍战剧。


总的来说,这部剧的设定对我十分友好。


看我阿诚哥,四十八集下来一个姑娘都没捞到。而我,九集就有两个——虽然后来这个设定并不十分让我快乐。


不过目前,在这一点上我非常同情阿诚哥。


同时在心里严肃犀利地谴责了我的大哥——是的,我还有一个大哥。




我觉得阿诚哥被我大哥耽误了。


剧中的他十岁惨兮兮走入明家……嗯,仔细想想那时候好像是被大哥抱进来的,不过这种细枝末节并不重要。


后来成功发展成一代海归高富帅,回家烧一手好菜,出门赚大笔外快。


按理说,追在阿诚哥身后的姑娘不说一集一个,最起码也要达到明家男性平均水平。


可四十八集下来就那么一个民立中学金老师,脸都没有露过也不知道漂不漂亮,这就很可疑了。


嗯,十分可疑。


带着这样求根问底的探索精神,我认真研究了这个问题。




02




我觉得,我的大哥,他很有问题。


按照编剧给他的剧本,同为海归高富帅的明长官如所有正港大少一样,拥有着许多迷人的人设。




新政府官员,在风口浪尖处紧握上海经济命脉的重要人物,必须要在工作期间配有一个专业素质过硬的秘书才行!


——让我看看,很好,有的,是我阿诚哥。


明家大少爷,我们明家是名门望族,生活中没有贴身助理太不合理。递递外套开开车,买买核桃干干活。


——我再看看,很好,有的,是我阿诚哥。


优秀的间谍,需要几个与他并肩战斗的完美搭档,展现谍战剧中一贯令人着迷的革命友谊,共同书写晦暗之中的光辉岁月。


另外,鉴于我大哥他有多重身份,那最起码一个身份配一个战友,我拿出草稿纸算了一下,保守估计需要三个,加上我可以凑一桌麻将了。


——嗯,很好,新政府有的,是我阿诚哥。


——那军统呢,嗯……


——算了我还是先看看我dang吧!


等等……居然三个都是阿诚哥?!


这样看起来是有一点辛苦,但或许有时候经费不足,人也要省着点用。


我试图说服自己。


可这也太省了吧……斗地主都不够。


最后,一个持重的大哥,没有几个好兄弟绝对不可以,剧中需要呈现出明家日常或温馨或冲突的生活场景。


很好,这一点也是有的。


非常好,这次不止明诚一个了,还有我。


他负责温馨,我负责冲突。




编剧,我觉得你们这个安排太省了,组里是不是盒饭不够吃所以一个人演这么多?


一定是因为你给阿诚哥安排了太多身份,他才没有时间谈恋爱。


这点破绽居然被我发现了,我可真是心思缜密。


节省资金很好,但这样的方式不可取。


我决定下楼找大哥谈一谈,越有钱越抠门,多请几个助理,让阿诚哥找时间处个对象不行吗?


于是我雄赳赳气昂昂地下了楼,气势汹汹地推开了书房的门。


——阿诚哥正在桌前泡茶,大哥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我推开门,他们两个同时转头看着我。




这眼神看似随意,但一定蕴藏着什么深意。


果然不出我所料,很快,大哥温柔地责怪我:“怎么进来又不敲门!”




03




在支开阿诚哥后,我有理有据地向大哥提出了我的想法。


用词得当,语速适中,措辞优雅,主旨鲜明。


大哥虚心地接受了我的建议。


并体贴地嘱咐我:“滚!滚出去!”


我相信大哥会好好考虑我提出的问题,因为据我在明家多年的生存经验,关于阿诚哥的事情他总是格外上心。




晚餐后,大哥放下筷子站起来,我机智地抓住一切机会主动提问:“大哥,你考虑好找新助理了吗!”


大哥威严地扫视我一眼,转身走了。


很好,今天的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的我让你高攀不起。


大哥突然回头,淡淡道::“明台。”


“大哥什么事?”我飞快地凑过去。


“你把碗洗了。”


他转向正叼着最后一块红烧肉收拾碗筷的阿诚哥:“阿诚,碗放下,到我书房来一下。”




大哥似乎总有许多事情需要阿诚哥到他书房里关门交流。


甚至因为这样频繁的交流,给阿诚哥配了一把钥匙。




我最初并不知道他们说的都是些什么事情。


但这家里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瞒过福尔摩台的眼睛,所以后来我知道了。


那天晚餐后,我在二楼听到大哥厉声呵斥阿诚哥:“我养你做什么!”


阿诚哥立刻反驳:“那你养我我就要伺候你一辈子了?!”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铮铮铁骨,不屈不挠。


书房里的场面想必非常激烈,二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数个回合,保不齐动动手动动脚。


我裹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我想,他们的关系或许不如我看到的那么好,一切表面的和谐不过是徒有其表。




04




那天晚上,阿诚哥出来后径直回了房间。


我凝重地敲响了他的房门。


阿诚哥开了门,我赶紧走进去,试图获取第一手情报。


我发现阿诚哥的脸有一点可疑的红,这一抹微妙的红非同凡响,一定是线索所在。


“阿诚哥,你是不是被揍了?”我很关心他。


我同情阿诚哥,因为大哥揍人真的很疼,别问我怎么知道。


阿诚哥慢慢熨着大哥的大衣,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我——后来我明白,这目光中饱含着深深的同情。


可惜那时年少,我明明有许多机会选择回头,偏偏一意孤行。


我苦苦询问,阿诚哥呀你要不要红花油我房间有很有效的哦!


阿诚哥没有理我,怎么一个两个都不理我。


真是跟谁学谁。


“阿诚哥,大哥真没揍你?”


“没有。”


呵,我不信。


难不成你们两个还在书房里月光下共读《资本论》?




哎,总觉得明家兄弟的关系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明朗呢。


我决定,下一次大哥再叫阿诚哥进书房,我一定要勇敢地推开门!




解救阿诚哥。




05




我叫明台,我是一个电视剧中的人物。


人设完美,多金帅气。


万万没想到,阿诚哥他终于搞对象了,只是那个对象……


这么想起来,编剧手里的人还真是省着用啊!




我的生涯一片无悔。


我想起那天月光下的“小明滚出去”,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强摸的鱼,可能不好吃,也就这样了)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1)

热度(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