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楼诚】人生如戏

潇洒的胡椒面君:

B站梗,视频爱好者的胡说八道





时值2017年夏天。


上海一连几天阴雨连绵,暑热依旧蒸腾不退,明诚从外面回来,站在走廊下收了雨伞,顺手搁在门边晾着。屋子里空调二十六度,凉飕飕的冷气从半开的大门扑面而来。


“回来了?”明楼捧着半个西瓜从客厅探出头来。


一年多来工作渐少,明长官在家歇久了也养得油光水滑。


明诚手里拿着一个薄薄的文件夹,他扬了扬:“接了份活。”


“不是把?现在还能有活干?”明楼有点不可置信,“我以为我们已经过气了。”


“换个好听点的词行吗,咱俩人气不低了。”明诚特地加重语气,以示强调。


“那也难得有活干,啧啧,难得……”


“别抱太大期待,也就三分钟的戏,老故事老桥段老演员。”


“你不老,”明楼笑嘻嘻地看着明诚,“我也不老。”





但凡在B站混过的人几乎都知道,明楼和明诚是两位专职演员,兢兢业业地工作在影视创作的前线——同人视频区。


这属于近年来影视界高速发展所催生的新行业。一般演员都是以完整的电影或电视剧出道,接着并不像过去一样立即退休,而是接受各种改编的本子,以短剧或者MV的形式继续进行演出。


在B站这片广袤的创作土地上,前辈们出类拔萃,后辈也薪火相传,诸如闯荡江湖的陆某与花某,破案谈情的侦探和军医、保护地球的铁罐和冰棍……然后是2015年猛然被推上热门的明楼和明诚。


他们俩本来对能红是没有心理准备的。《伪装者》刚播出的时候,明诚都是一颗心悬着,天天琢磨自己是不是下集该黑化了,明楼倒是胸有成竹的样子,蒙完大姐训小弟,抽空还跟前女友调个情。


总之两个人都觉得一部抗日神剧掀不起多大水花来,估计那阵子播完就退休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从第十几集开始,明诚就不断接到B站送来的新剧本,说不行了,群众们翘首盼望二位主演来同人区搞cp,撒糖捅刀说相声都行。


明楼问:“什么叫cp?”


明诚没听清楚,光注意了B站合同上说有“硬币”。


毕竟聚沙成塔、硬币发家,明诚二话不说就拍板接了。





谁也不记得最先成热门的是哪个视频。就如同星星之火一般,转眼的功夫,回过神来的时候大半个同人区都高举起楼诚大旗。


那时候,每天都有几十个本子送到明家,明楼和明诚的拍摄安排一下排得满当当。


导演们来自五湖四海,各自有不同的创作理念和风格,但同人创作要求都很统一,就是循环往复地表演相同的片段,然后赋予其不同的感情。


比方说揪领子。有的要求揪慢点,0.7倍速或者0.5倍速,凸显悲伤;有的要求揪快点,1.5或者2倍速,然后一直揪一直揪一直揪,制造一种喜剧的氛围。


很多导演还会认真给他们说戏:


你这么揪是因为他要为了你去送死你又不想让他死。


——OK,原剧差不多也是这种感觉。


你这么揪是因为他不想看着你结婚所以要离开明家你心里觉得愧疚。


——?


你这么揪是因为他口口声声说爱你现在却爱上了梁仲春实际上他也没有爱上梁仲春他爱的还是你可是最深沉的爱是成全你的碧海蓝天。


——???


你这么揪是因为你想【哔——】他


——为什么要消音呢导演能不能先说清楚呢导演你不要一直不说话啊导演你别跑啊喂!!!




那些日子,明楼和明诚见识到了什么叫“惊人的工作量”。


明楼每天拎箱子拎到腰肌劳损,变玫瑰变到花香过敏,大衣穿了脱脱了穿穿了脱反正就是要帅到断腿帅到根本停不下来。明诚每天大概能用掉一浴缸的人工血浆,左肩要假装被射穿无数次,领的便当可绕上海一圈,白天和明楼在办公室打情骂俏无数次,晚上就要放烟花、喝红酒、送睡衣、拉二胡。


不仅如此,他俩稍带着几乎整个明家都处在高速运转的状态。


明台不仅要兼顾和曼丽演生死恋、和王天风演师生恋,还被拉着在各种楼诚同人里客串,主要负责被逼婚被训斥被揍,主要角色都是电灯泡。那阵子明台觉得自己通上电就是五百瓦。


明镜也累,她得天天装恐同拆情侣,天天念叨“明家要绝后了”,天天打明楼耳光抽明楼小皮鞭。连着好几个月,锻炼得心肺功能都增强了。


王天风老是一副exo me的状态被拽到片场——他一个事业有成的中年英俊男子,居然会被要求演那个胖子的前男友。通常这种情况下,明楼都卷着剧本神情凝重地坐在角落里:“尽量一条过吧姓王的。”王天风心说,吃亏的是老子啊!!!


每每半夜回到家,明楼和明诚都累得像狗一样。


明楼搭着明诚的肩还说:“来来来,你看看我。”


“看了一天了,不想看了,审美疲劳。”


“我说正事呢,你看着我。”明楼语气很正直,“他们说我俩眼神要体现出‘恰到好处的暧昧和点到即止的炽热’,我觉得要好好研究。”


明诚屏气凝神盯着明楼看了半天,最后败下阵来:“不行,现在看你跟照镜子似的,没感觉了。”


“我也没感觉。”明楼撇嘴。


创作数量的增加代表着推陈出新的加速,剧本鬼畜的越来越鬼畜,狗血的也越来越狗血,揪领子不再满足于单纯加快或者放慢画面,而是直接要求亲上去。


不是亲兄弟,也能亲兄弟。


明楼眼睛都不眨地上去了。


弹幕迅速飘过“给你我的膝盖!”“黑科技赛高!!”“我要给阿婆打钱!”……




琼瑶式肉麻尚且可以接受,后来,明楼拿着剧本就有点看不太懂了。


“阿诚啊,这个‘抑制剂’和‘发情期’是什么意思?”





视频圈有个说法,说大部分的cp在剧播完之后都热不过三个月。


明楼和明诚当时一边辛勤工作,一边就是这么想的。能火一把不容易,不过也就是几个月的事,该退休就退了吧。


直到有一天,隔壁古装戏剧组来了两个人。


长身玉立红衣倾城的英武青年向他们微微一作揖:“在下萧景琰,这位是蔺晨。”旁边那个面如满月的江湖侠客笑眯了眼。




前世今生、庙堂江湖的故事卖得十分好。四个人凑一起候场的时候还能搓麻将。


蔺晨比明楼性格活泼,不过好在体型类似,清晰度相同,切换自如。萧景琰和明诚就更方便了,连声音都是同一个。有些导演喜欢剑走偏锋,让他们错开谈恋爱,走穿越路线,搭配起来也很和谐。


蔺晨每天早上站在山顶上迎风舞剑,舞得头发都要吹秃了。萧景琰二话不说就是哭,白天哭晚上哭,雪里哭雨里哭,收了工以后他就拿着冰块敷脸,不然第二天眼睛肯定肿得跟桃子一样。


这一切还只是个开始。




拓宽了新思路,导演把新的老的演员都请出来凑对了。


八百年都不演戏的凌远被挖出来专门去照顾一个动不动就拿枪崩自己的小警察。李熏然那头刚和大魔王演完斯德哥尔摩,这边就来演吃吃喝喝的傻白甜爱情故事。真别说凌院长厨艺还不错,李熏然吃胖了好几斤。


方孟韦开始写信,但从来都写不完整,每每写一个“石”字之后导演就cut,他本来以为是因为导演时长没控制好,后来见到了荣石……荣石也不容易,永远裹着貂冷着脸,张口就结巴,尤其是见着方孟韦。


谭宗明每个月电话费上千地花,都统一烧在了那个姓赵的医生身上。就算日理万机也要装自己扭了脚,在一群小姑娘里杀出重围,和赵医生吃一顿烧烤。




人多了难免就有了比较。


凌远年轻、荣石霸道、谭宗明家财万贯、蔺晨自在逍遥。


李熏然可爱、方孟韦貌美、赵启平风流倜傥、萧景琰位高权重。


明楼和明诚看来看去,都觉得自己过于平平无奇了,好像对方吃了大亏。


明诚试探性地问明楼:“你觉得……我是不是普通了点?”


明楼说:“当然普通,咱们就是特别普通的一对cp。”


再说普通有什么不好呢?


导演的声音从隔壁传过来:“黄志雄又喝多了!哎你不能打人啊!”


陈家明翘着兰花指一脸惊吓地飞奔开来。





大概比想象中久一点,也没有很久。终于,B站热起来的那阵风渐渐停了。


明楼和明诚过上了半退休的生活,有时候有群像视频过去演个几十秒,通常还是揪领子,还是开枪和受伤。


明诚说,见好就收吧,演了这么多遍,观众不腻咱们都腻了。


明楼说,最近是不是又出了个叫贺涵的?


明诚说,对啊,有说拉赵启平,有说拉陈亦度的。


明楼说,难办,赵启平有老谭,陈亦度那个韩式打光拍得画风都浮夸了。


明诚说,咱们别管那么多了,安心养老。





坐在屋子里吹着冷气,明诚把剧本递给明楼:“你瞧瞧吧,还是原剧向,就那么几个片段,演了无数遍的那些。”


“这还有人看?”


“估计是导演比较傻。”




2017年7月8日,干脆面影业推出了一个红色经典怀旧视频,叫《追光者》。


导演说,她每次都剪到灵魂枯竭,每次都无比想出坑,每次都觉得这是自己的最后一个楼诚视频了。可是每次灵光乍现不剪不行的时候,脑子里还是那两个人的影子,她又觉得自己还能在坑里多待几天。




END


这算软广吗?



评论

热度(960)

  1. 全部都忘了潇洒的胡椒面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