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蔺靖】以萌治国 →_→假如大家都是动物

艾米丽的油画:

   


 


一、


 


大犬国历代君主都是大型犬,如果不是,那就是巨型犬。比如当今陛下的父亲,再比如当今陛下的祖父、曾祖父,当今陛下的叔伯。


然而当今陛下,不过是一只博美。诸位看官定要问,天下巨犬数不胜数,这萧景琰不过区区小型博美,如何服众?


犬国民众答曰:“以萌治国。”


 


 


二、


 


梅长苏重回故地,彼时犬国帝王年迈,而储君之位待定,正是波澜暗起之时。而有意一争储君之位的,是柯基太子萧景宣,秋田誉王萧景桓,以及博美靖王萧景琰。


坊间云:“得梅士奇者,得天下。”


太子有圣心眷顾,誉王有百官拥戴,唯独那小小一只博美单枪匹马。梅长苏本也在考量诸位殿下,直到再度与萧景琰见面之日,只说了一句话:“我选你,靖王殿下。”


“为何?”萧景琰呲了呲牙,显然不敢轻信他。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圆溜溜的葡萄眼,诚恳说道:“因为殿下能以萌服众,不费一兵一卒方能得人心,实乃犬国之大幸!”


而后,这件事被蔺晨知晓,嘲笑了他许久。即使这样,梅长苏仍旧不会承认,那日也被故友萌的一颤一颤。


 


 


三、


 


蔺晨是谁?


自然是那狼牙阁主,传言中被毛如金丝,风流相貌的大金毛。


初遇萧景琰之年,那只小博美已是犬国帝王,端坐于庙堂之上,俯视群臣。


蔺晨站在躺下,心中对梅长苏更加无言以对,就这样的怎么能把他萌的一颤一颤呢?


难道不该是萌出一脸血吗!


待到群臣散去,萧景琰于偏殿单独召见蔺晨。蔺晨满面迷之微笑,说着说着就黏到了萧景琰身边,只想多被萌几次。


“先生?”萧景琰一歪头,好奇又认真地望过来。


啧啧,这宝石黑眼,这柔软金毛,这……金丝毛下一跳一跳的小尖耳。


萌字当头,蔺晨未及多想,一把扑倒小博美,按在怀里舔起来。从眼睛到耳朵,从脸到背,从下巴到肚皮。


“来……来人!护驾,唔——”


萧景琰刚刚逃出去半个身子,又被大金毛扯住后颈皮毛,叼回怀里。


一盏茶的功夫后,蔺晨找清水给萧景琰擦脸。萧景琰一脸委屈地坐着,一歪头,拒绝蔺晨的示好:“你这是死罪!”


小东西的呲牙显然没有任何威胁力,蔺晨伸出舌头,又在他脸颊舔了一口。


萧景琰扭头一咬,齿关磕在蔺晨的黑鼻头,疼得大金毛满地团团转。


 


 


四、


 


梅长苏恢复身份时,萧景琰围着他转了整整三圈,蓦然哭出来:“小殊,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景琰我——”


“你好端端的一个阿拉斯加,怎么就变成了哈士奇!”萧景琰泣不成声。


“因为我找了蔺晨染色剃毛。”


现如今,同样的状况发生在了蔺晨身上。


萧景琰围着蔺晨转了五圈不止,呲牙怒喝:“你是何人!”


“陛下不记得蔺某了?”


“胡说!”萧景琰咬住蔺晨尾巴,狠狠一扯,“前天还是好好的金毛,今天就变拉布拉多了?”


“哦。”蔺晨了然,“我做了个狼牙阁全身spa,剃毛漂染全套服务。”


三日以后,当今陛下以天热为由,决定去狼牙阁做造型。


 


 


五、


 


“朕要霸气侧漏、要睥睨天下之造型。”萧景琰对着镜子认真说道。


“狮子王套餐!”蔺晨心领神会。


一个时辰后,萧景琰对着镜子左三圈右三圈地审视自己,迟疑道:“这样可以?”


“必须可以!”蔺晨看着萧景琰,强装单点,然而心已乐开了花。


从今以后,就是小狮子以萌治国了!


宫中,做完造型的陛下走过御花园,去往书房。那群纯白进吧小侍女,花色八哥小护卫,强忍着打滚的心思目送陛下走远,才开始窃窃私语。


“你看见了吗,那个尾巴剃地细细的,只有尖儿上一撮毛!”


“看见了!”京巴侍女被萌的原地打转,“那小尾巴一甩一甩,别提多可爱了!”


“好想想蹭一蹭。”


蔺晨坐在榆树下,与狼狗列战英道:“看吧,当今陛下以萌治国名不虚传。”








评论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