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生活 三

正所谓皮蛋以腐为生: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


1


凌远随李熏然回了家。


这个地界选的极好,清水潭吸了不少湿热的气息,里面偶有鱼在动,即使无法出去捕猎,也不会担心没有粮食可言。凌远细看,潭中鱼百许头,各不相同,想来是为了储粮而备,畅快游动的鱼儿还不知道自己已是别人眼中的盘中餐。


森林里弱肉强食,自是这个道理。


说是家,不过每个动物的家都几乎有着这样一个普遍规律,能住就行,抵风挡雨就足矣。李熏然家稍微好些,很大,树叶和藤条树枝紧紧缠在一起搭成棚子,石头落在旁边加固边缘,靠着一棵两人环抱的大树,还能减轻雨水的冲击。


他走进去,意外看见一抹橘色。


“庄恕?”


橘色的细腰猫抬起头来,手上的草绳刚缠上,“凌远,你怎么也来了?”


“他帮了我,我请来的。庄先生认识?”李熏然翻出几块小鱼干,叼在嘴里含糊不清的问着。


“我们俩一个地方的。”


说罢,庄恕又低下头,认真轻柔的给季白的腿绑上草绳。


2


李熏然把自己草被翻得哗哗响,珍藏的小鱼干全部露了出来,季白在一旁看着李熏然扒拉自己的宝贝,意外的挑了挑眉看向凌远。


墨色的尾巴甩来甩去,凌远不自觉眼珠随着转,忽然瞄见一处秃了毛的地方。


他一把按住。


“喵!”被人按住尾巴,李熏然嗷叫了一声。扭头发现凌远已经把他的尾巴放到了跟前,指着没毛的地方问,“怎么回事?”


“食人鱼咬得。他们牙齿很锋利,经常就这样了,没关系的。”似乎羞于这种样子被凌远看见,李熏然收了尾巴抱在胸前,两只耳朵也耷拉了下来。


凌远叼着用树叶包住的一团小鱼干站在李熏然家外,墨色耳尖的猫咪小声的道谢。看着周围没什么大动物,庄恕也在屋里,凌远放下了小鱼干绕到李熏然身后,捧起他的尾巴朝没毛的地方舔了一口,李熏然一个激灵跳了起来。


“凌凌凌先生……”


“这样好的快些。”凌远踱步到李熏然身边,“以后尾巴伤了就不要捕鱼了,来找我。我家在南边一棵有八条藤蔓的金合欢下。”


3


荣石不多久的功夫就狂奔到了草原,他的家在一个巨石壁下,天然风雨侵蚀的巨石被从中挖了一块似的,刚好成了一块遮风避雨的地方。


许一霖颤抖的被荣石放下,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刚才速度太快吹的他眼花缭乱。


“一霖你没事吧?怎么样,难受吗?”


许一霖还没缓冲过来,一边摇头一边流眼泪。荣石心疼的舔了舔,“你在这呆好别乱动,我一会儿就回来,周围有鳄鱼和狼,小心一点,别怕。”


美洲虎的居住地多靠近水源,因此荣石走的的确不远,他依诺去给许一霖捉鱼。


许一霖刚理顺呼吸,谁知连对方气味都没闻到,就被一爪子压在地上,陷入新的恐慌。


“哎姐,这怎么有只猫啊,大哥带回来的食物吗?”


荣树探头看了看,小猫咪吓得瑟瑟发抖。


“怎么不打断腿什么的,放在这一会不就跑了。”荣树正欲动手,只听得一声震天嘶吼,草丛里的鸟儿一惊而起。荣树整只豹都被打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荣树!”荣意惊叹一声跑过去,这一下打狠了,荣树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哥,你怎么下这么重的手!”


荣石胡须气的直抖,“怎么这么大了这么莽撞!你要动作快了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荣树委屈巴巴的,荣意也一头雾水,安慰着荣树,和他一同看向荣石。


许一霖早就吓得不行缩在墙角,三只庞然大物在他眼前,按住他背的时候骨头似乎都要断了,锋利的爪子差点嵌进他的肉里,眼泪流的无法控制。


荣石不知该如何安慰,只好一下一下舔着许一霖的脸,小猫抽抽的爪子僵直,好半天不敢动。他感受到荣石没有恶意,哭声大了起来,紧紧抱住荣石的头。


4


荣树大概猜到自己犯了荣石什么忌。


这几年没给自己找过伴侣的美洲虎,去了趟别处就给自己拐了个媳妇回来。怪不得要发那么大的脾气了,要是自己真把自家嫂子腿打断了,自己大概也将命不久矣。


从未见过荣石把自己脑袋往别人怀里拱的姐弟俩,深深感受到自己将要搬家的危机。


5


凭几条鱼就定情的赵启平断定自己一生都不会再干这样的事了。


谭宗明亦然。


鳄鱼和猫看起来一拍即合,分享了几条鱼之后便决定试一试。也不求什么鱼水之欢,两只动物在一起图个对眼过瘾,趴在一起的时候很舒服。


赵启平不打算这么早回去,于是谭宗明张开嘴,巨大的上下颚抬起来露出一方空地,柔软的舌头贴紧下颚几乎看不见,如同一块肉色的垫子。猫儿甩着尾巴走进去团成一团躺着,尾巴耷拉在外面,画面静止,就像该是如此那样和谐。


阳光暖和,鳄鱼和猫都在借此提高自身体温。这时牙签鸟来了,假寐的赵启平张开眼,不意外看见几只跟他巴掌一样大的鸟儿在谭宗明牙缝里啄来啄去。


起先还觉得有意思,看久了就愈发不是滋味。忍着这群鸟快吃完了,赵启平一下子挥动尾巴,赶走了这群小东西。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凶着脸走出去,笑道:“这醋你也吃?”


“我看着心烦。”


鳄鱼慢慢走到猫咪身边,艰难的翻了个身,在陆地上可不比水里灵活。


猫儿见了,哼哧两声趴在了柔软的肚皮上。


“你这样不设防备,很容易被攻击的。”


“那你赶紧抱抱消气,我也好翻过来。”


赵启平笑了,全世界他最稀罕的鳄鱼,现在把命丢给自己。


6


明楼驮着明诚,快要接近明诚的家时,就把小猫放了下来。明诚睡舒服了还不怎么情愿下来,刚落地,便被一阵熟悉的声音唤住。


“阿诚兄弟!大事不好了!”


明诚转过身,一只瘸了腿的貘跑到跟前站定。


“怎么了梁仲春,什么事?”


“你弟弟!就那个蓝尾巴的许一霖,被一只美洲虎叼走了,哎呀现在说不定都被吃……”


“哪只美洲虎!”明诚一把压住梁仲春的脖子。


“不不不认识啊,往草原那去了……”


明诚登时红了眼,许一霖小时便来投靠自己,虽然性格软弱可也被训练的足够机敏,遇见美州虎应该会躲,怎么会被叼走……


金尾巴的猫咪欲走,被明楼尾巴拦住。


“我跟你去。”


“不用你管!”明诚急了眼,脑里全是许一霖只剩骨头的样子,昔日阿诚哥阿诚哥的声音还萦绕不散。他从小一只猫在这大森林里生存,披荆斩棘,接收了几个弟弟,都不认识却互相团结情同手足,多少带来了点从不曾有的家的温馨。作为大哥他更是独来独往孤高一人,时常一肩挑起所有担子,所以才会如此决断的拒绝明楼。


巨蟒心中一震,绞住了一样,一下子卷起明诚送到跟前,明诚失了镇定,不停挣扎。


“明楼你放开!快放开我!”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明诚呆愣,望向大蛇的瞳孔,抽抽鼻子,伸出双爪去碰明楼的脸。


“明楼明楼……你帮帮我。”


---





评论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