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楼诚衍生/凌李】讳疾莫忌医

球球滾滾圓:

不知道排版有没有好点Orz
谢谢前天给我小红心小蓝手评论的小伙伴们啊
没想到我粗劣的文笔会有人想看下去😂
对了如果没意外应该是两天一更
———————————依旧手动分割———————————————
Chapter 2


凌远巡了一下病房,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和护士长交代几句后,直接披着白大褂下了楼。他来到小花园,却慢慢停下了脚步。


是有个人坐在长椅上,不过……怎么是个男的?


可能人还没来吧。他正想过去问问,没成想那人刚好转过头来,两双眼睛对上了。


凌远感觉自己的心跳顿时加速,连带脑袋也微微发胀,频率约为120次/分。这个认知让他一惊。自己并没有任何不适的症状,难不成……得了什么怪病?


李熏然用圆眼睛看着这个盯着他发起呆的医生,略微尴尬地伸出了手。


“医生?您好呀。”他示意凌远先坐,“终于等到您了,来,请坐。”


凌远从病情诊断中回过神来,机械性地伸出手,脑子里快速过了好几遍,依然想不出来这人是谁。


“请请请问您贵姓啊?”凌远刚一开口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子。妈的老子怎么结巴了?


“姓李,您昨天打电话还叫我李先生的。”李熏然有些奇怪,这怎么和昨个儿听到的声音有点不大一样呢?这个明显更低沉有磁性,比昨天稳重多了。算了不管了手机又坏掉了吧,回去检查一下好了。


“是是是吗?可、可能是最、最近的工作太忙了,记、记不清楚了。”凌远讪笑着,他搜寻着最近几天打电话的名单,想不起有姓李的。


李熏然看着这个医生一副精英模样,带着点遗憾笑了。


可惜是个结巴,还有点健忘。


“是啊,医生也很忙,不比警察轻松。”李熏然下意识看了看手表,“呃……咱们要不……先谈谈正事?”


正……正事?什么正事?我们认识五分钟都不到能有什么正事?凌远看着李熏然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斟酌了半天才开口解释:“其实吧……我到现在还不太了解您要谈的正事是?”


“哈?”李熏然感到自己的脸部肌肉有些垮塌。


“咱们这才第一次见面,都还没开始初步的了解——”


“是,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据我了解,你作为医生,不是应该事先看过我的资料才来和我谈的吗?”


凌远想不起来最近自己约过一个姓李的眼圆谈过话,“什……什么资料?”


“病情分析之类的啊!你做手术之前不用看的吗?”


“我都不知道你要做什么手术,看什么资料啊?”


“你连自己要做什么手术都不知道?那你来约我谈什么?卧槽你是怎么当上医生的啊!”李熏然一下子跳起来,旁边的灌木窜出一只猫来。


“你先告——”


“我有权怀疑你的医术医德医风!”李熏然拿手指戳着凌远,义正言辞地撂下这一句,气冲冲地走了。


“——诉我你是谁我才知道你做的什么手术啊……”凌远把一句“你大爷的”咽了回去。


虽然对方很无理取闹但是要矜持要优雅要礼貌不能爆粗。


现在的年轻人,炸起毛来都像狮子那样吗?


“凌远你怎么在这啊?你看见我病人了吗?”韦天舒小跑到花园,却看见凌远一个人站在那儿。


“病人?谁啊?”


“李局长的公子啊!我和他约了在这谈的。这我都迟到了怎么还不见他人呢……哎凌远你干嘛!”


凌远拉着韦天舒就跑,“三牛你待会和他说你才是和他谈的那个医生你一定要和他解释清楚我的医术医德医风绝对没问题啊算了这个我自己说你负责点头就是了清楚了吗?”


“凌、凌远你身体可以啊!呼……跑着步说这一大串不带断的!”


“闭嘴。”


“你到底干嘛了?投胎似的。”


凌远飞过一记眼刀,“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到底是解释清楚了。他们把手术排在三天后,当天就安排李熏然住院。


“凌院长,实在很抱歉。我没弄清楚事情就骂了你一通,对不起啊。”小狮子不好意思地薅了薅自己的一头卷毛。


“我也很抱歉,由于我的疏忽,弄出这么大一个乌龙来。”凌远给了一个安慰的笑容。


李熏然愣了愣,随即绽出了八颗牙齿。


“凌院长。”


“嗯?”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笑起来很像……馒头人?”


“哈?”


李熏然拿出手机戳了一会,递给凌远。


“像不像?”


“……像、像。”


凌远走进办公室,敲了敲韦天舒的桌子。


“三牛,你星期五早上有空吗?”


“干嘛?加班?”韦天舒警惕地看着凌远。


“我想和你换个班,李熏然那场手术,我来做。”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人了?”韦天舒舒了一口气,上下打量着凌远。


凌远拍了一下他的头:“我什么时候不是好人了?”


“你看看!院长打人啦!”韦天舒嚷了一声,引来几个小医生的侧目。


“反了你了。是李局长,专程嘱托我看看他家公子。人家说是看两眼,我怎么能不拿点诚意呢?”


“你什么时候和人民警察关系这么好了?”


“咱院是市警局的定点医保单位。况且你想啊,警局离咱院也不算太远,万一咱院有个医闹什么的,也好有个照应是吧?”


“可以啊凌远,想得这么长远。你就不该考医学院做医生,你应该去从商。你这么会打算,说不定还真能给你赚上一大笔,成了马云第二什么的,我也好向外面吹啊。”


凌远跟着笑了,苍白而凄凉:“是啊,我真该去做个商人。”


韦天舒敛了笑容,凌远朝他摆摆手。“我没事,你忙去吧。”

评论

热度(61)

  1. clm猫猫球球滾滾圓 转载了此文字
  2. 烟雨作诗球球滾滾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