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科技改变生活

只吃糖的糖:

本次联文主题为2017高考作文

本文为全国卷一 作文题目是帮助外国青年读懂中国。

人物也许ooc 都是我的锅

胖友们我终于来交卷了 作文题目纯属瞎扯

感谢每一个人 鞠躬

ps:一句话谭赵
——————————
关键词:高铁 中华美食 共享单车


庄恕拖着行李走进高铁车厢,然后按着车票找到自己的座位。

靠着窗的A号座位在旅途中无法被确定究竟是不是个好座位。它最显而易见的好处是可以托着下巴注视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聊以慰藉这耗费在这漫长铁路线上的时光。而同样明显的缺点是假如自己一个人出行,坐在靠窗坐位的时候,进出将会极度不方便。

你永远不知道你身边睡熟的那个人到底什么时候会醒来,甚至有可能你身侧的两个人都睡得像三天没睡过觉一样。

庄恕小心翼翼地瞄了眼手表,距离上一次看时间只过去了几分钟。

庄恕不是从始发站上的车,刚归国的海外精英下飞机之后需要再坐一次高铁才能到达目的地。

原本庄恕是想再坐一次飞机到达霖市,不过挖人回国的凌远却建议师弟干脆坐坐高铁。体验一下祖国的科技发展,接接地气。况且方便快捷,还不晚点。当然,南方水害的时候除外。

庄恕上车的时候C号座位上一个青年头歪在座位上睡得正熟,头顶的卷毛乱七八糟地向各个方向发散。

就在庄恕犹豫怎么措辞叫醒对方比较温和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走了过来,扫了庄恕一眼之后直接上手拍拍小卷毛的脸。

“嘿,李熏然你醒醒,挡着人家的路了。”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却好听地不像话。

李熏然朦朦胧胧中觉得有人叫自己,但是浓重的困意又把人拖回了睡梦的深渊。

男人叹口气,有些抱歉地看看庄恕,庄恕正准备开口说算了,自己可以站一会儿没关系,男人就压低了声音在卷毛耳边下了口令。

“李熏然,起立!”

“到!”

庄恕目瞪口呆地看着前一秒还睡得昏天黑地的卷毛现在跟棵小白杨似的戳在车厢里。

“好了,你先进去吧”,男人朝A座扬扬下巴,“这个箱子是你的?”

男人把箱子利落地举过头顶,干脆果断地塞进行李架,卷起的黑色衬衫下露出小臂流畅的线条。

“谢谢。”庄恕对坐到自己身边的人道了谢。

“不客气。”男人的薄唇勾出一个优雅的弧度,庄恕的心脏突然狠狠跳动了一下。

庄恕连忙把目光转向已经开始站着打盹儿的李熏然,“那个,你朋友,可以坐下了。”

男人转头,嘴角的弧度又上扬了几分,他伸手拽拽李熏然的手臂,“熏然,坐下好好睡觉。”

语气温柔地似乎能溺死一颗狂跳着的心。

庄恕看着眼前这份突如其来的宠溺,心脏又狠狠地搏动了一次。

男人把头往后靠,闭上眼睛,浓密的睫毛遮挡不住眼下的一片阴影,很快他的呼吸就平稳了起来。

庄恕猛然回神,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礼貌地盯着对方看了很久。

庄恕转过头去注视窗外,悄悄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

庄恕右肩突然一沉,男人好看的侧脸就距离庄恕不过十几厘米的距离,有点桀骜的头毛轻轻搔着庄恕的脖颈。庄恕轻轻动动肩膀,让身边人的颈椎以一个更舒服些的姿势靠下来。随着庄恕的动作,那人的脸颊更贴近了庄恕几分,庄恕似乎都可以感受到肌肤温热的触感。也许是换了个好姿势的缘故,男人很自然地蹭了蹭庄恕。

庄恕略略偏头,看着人的睡颜。

像只柔软的猫科动物。

然而这种平静被庄恕的生理问题打断了。

庄恕又看一眼手表,再看看身边熟睡的人,又默默叹了口气。

李熏然睡醒的时候觉得自己终于找回了些许生命力。这次的联合行动把人折腾得够呛,他和季白基本一个星期没睡过一个超过三个小时的觉,最后收完尾的两个人在终于坐上高铁之后就睡得不省人事。

李熏然看向季白,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得差点儿跳起来。

被季白靠着的人听到动静,朝他笑笑,向他示意季白睡得正熟。李熏然眨眨眼,机械地回头,掏出手机来噼里啪啦地开始打字。

“老凌老凌!我觉得三哥的春天终于要来了!”

季白终于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他先打了个哈欠,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靠在谁的身上。

“那个,你醒了?能麻烦你让我出去一下吗?”

季白让那人出去,看着他急匆匆走向车厢尾端的身影,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盖着的外套,再看看李熏然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觉得自己可能是睡昏了头。

庄恕出了闸机一抬头竟然就看到了凌远。

“师兄你很够意思啊,竟然来接我。”

凌远瞥了庄恕一眼,“不是来接你的别自作多情。”

“老凌!”庄恕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就看到车上的小卷毛冲到自家师哥兼上司面前。而自己的师哥揉了揉那人的头发,又捏捏脸,“瘦了。”

而那个跟在小卷毛身后的,就是靠了自己肩膀一路的人。
虽然被依赖着内心有种莫名的喜悦,但庄恕在看到季白的那一刻,还是觉得肩膀有些疼痛。

四个人围坐在一张小桌上上,凌远带着手套给李熏然剥小龙虾,李熏然嘴里叼着羊肉串,左手拿着烤馒头,右手端着啤酒招呼季白和庄恕。

“三哥,庄大夫,喝啊。庄大夫我跟你说,你刚从国外回来,一定要多尝尝这些美味,这些好吃的东西国外可没法比。三哥你说是吧。”

季白点点头,手上也处理着小龙虾,“中华美食有的时候还真的只在路边。”

季白把完整嫩滑的虾肉放进庄恕面前的盘子里,“庄大夫,既然你也马上要入职第一医院,要跟赵启平成为同事了,那我就好心提醒你一句。这种路边摊,千万别跟赵启平一起来。”

“盒盒盒盒”,李熏然也笑起来,“就是,我还记得赵启平那次拽着我们和他家谭总吃羊肉串,眉飞色舞地讲述各种寄生虫,谭总那个表情真是一言难尽盒盒盒盒。”

“这种东西你还是给我少吃。今天要不是看在这次任务你太累的面子上,我绝对不会放你来吃的。”

凌远抽了纸巾给李熏然擦掉嘴边的油渍,季白和庄恕很默契地低下了头。

原本唯一没喝酒的凌远准备把季白和庄恕顺路送回去,但是两个人都十分果断拒绝了当电灯泡的机会。

“季队长准备怎么回家?往哪边走?”要不我们打一辆车?庄恕还是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我家离这儿不远,我去租辆共享单车骑回去就好。庄大夫你家远吗?”季白转着手机等庄恕回答。

“应该是不远的,不过我刚回来还不太认得路。那季队长你去骑车,我打车回家吧。以后有机会再见。”庄恕掩饰住泄露出的些微失落,道别转身准备离开。

“哎,既然不远那打什么车啊,多浪费钱。你不认得路那我送你回去啊。”季白拽住了庄恕的手腕。

晚风微凉。

庄恕的搭在车把上的外套被风轻轻扬起,季白跟他并行。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转过一个又一个街角,季白终于停在了一个小区门口。

“庄大夫,到站了。”季白单腿撑住地面,上半身往前靠在车把上,懒洋洋地朝庄恕眨眼。

“季警官真是谢谢你了,早点儿回去休息,好好睡一觉,晚上吃了那么多辣的千万别再吃刺激性的东西了。”庄恕停好单车站到季白身旁。

“晚上吃了那么多,也吃不下别的了。你也不用客气,人民警察为人民,那,有机会再见。”

庄恕站在原地,看着季白被风微微吹动的头发。

“季警官!”

“嗯?”季白回头。

“季警官,能留个电话吗?路边摊不能和赵启平一起吃,那我能找你吃吗?”

庄恕穿着白衬衫,手上拿着外套,定定地注视着季白。

季白把车推回庄恕身边,看着那人脸上可疑的红晕弯了弯眼睛。

“当然可以,想吃路边摊的时候一定记得联系我。”

“那个,季警官。”

“嗯?”

“既然有了联系方式,那你回到家之后给我发个消息。”

“诶,知道啦。庄大夫,你还真是蛮唠叨的啊”,季白朝庄恕笑起来,眼睛里似乎落了星子。

“不过,挺好的。”

庄恕看着季白潇洒离去的背影,抿出个一字笑容。

季警官,虽然你带着我绕了挺远的路,但我也觉得你挺好的。




附加关键词:大熊猫

季白某次执行任务归来后,庄大夫一回家就把人扯到了床上。

衬衫西裤都被扔到了地上,庄恕沿着季白的脖颈向下亲吻的动作却突然停止。

“嗯。。。怎么了。。”季白不满地哼唧。

“三儿。。。你这被晒的。。。跟大熊猫似的。”

季白瞬间炸了毛。

“滚滚滚,嫌我晒成大熊猫了是吧?那你别跟大熊猫上床,滚下去。”

庄恕重新把季白压在身下,用气声在季白耳边安抚。

“你难道不知道像我这样在国外呆着的人都特别喜欢大熊猫?”

评论

热度(92)

  1. 烟雨作诗只吃糖的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