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凌李】今天的凌院长从心了吗

维木向东:

甜甜甜,一发完


有微量庄季


以及今天是场取预售的截止日期哦☟


与12位太太搞事合集本《人间朝暮》


还有木木自己的《有趣》捞一发 


如果有想要提前在only拿到本子的朋友,今晚24点是最后的截止时间,下单要尽快哦~


然后木木溜走了......




---------------------------------




  凌远家对面新搬来一个邻居。


  名字叫李熏然,刚搬过来那天他就已经上门拜访过,拿着一小筐咸鸭蛋作为礼物。


  凌远刚从医院回来,忙得没时间吃饭,看见咸鸭蛋的一瞬间,肚子咕噜叫了两声。


  新邻居撂下句等等就回了屋,再过来的时候手里捧了一碗粥。


  “今晚吃剩下的,刚拿微波炉打了一下,您不嫌弃吧?”新邻居热情地敲开一个咸鸭蛋,“就着这个吃,可好吃了,你看,冒油呢。”


 


  见到这个邻居的次数并不多,凌远回家的时间本来就少,而李熏然似乎也不是很经常准时回家的样子。


  凌远倒真没想到他能在医院碰见李熏然。


  小卷毛看见凌远时眼睛一亮,喊他。


  “远哥!”声音似乎有点大,李熏然连忙捂住嘴向旁边的人鞠躬,然后冲着凌远跑过去。


  “你怎么在这儿?”凌远稀奇,“检查身体?哪里不舒服?”


  “不是不是。”李熏然说,“我来找我们队长,前几天受伤被送来这家医院的,我刚刚出任务回来,过来看看他。”


  李熏然上下打量凌远的白大褂:“原来你是医生啊,真厉害。”


  凌远调笑地揪了揪自己的胸牌:“工作时间你最好叫我凌院长。”


  说了一声“跟我走”就迈开了步子,李熏然呆愣愣缓了几秒,终于反应过来跟上去。


  “我都没说名字,你怎么知道我要找谁?”李熏然问。


  “这几天被送来我们医院的队长恐怕只有那一个,你刚才说你去出任务回来,我就知道是你们刑警队长了。”其实是某次凌远在阳台看见李熏然警服都没换就回了家。


  李熏然摸摸鼻子:“远哥,我看你应该去当刑警。”


  看李熏然进了病房,凌远爱屋及乌地去找胸外问问这位队长的情况。


  万一李熏然跟我问起来呢?我可是个关心病人的好院长。


 


  李熏然果然来问,奉队长之命。


  “庄医生说三哥必须要住一个月,可是三哥总觉得庄医生是在诓他……”李熏然撑着下巴,“所以派我来问问你。”


  “庄教授是这方面的专家,他说一个月,那就一定一个月。”凌远给他解释,“而且你们队长伤成那样,哪是轻易就能好的。”


  李熏然开心得差点鼓掌:“可赶紧让他歇歇吧,忙了两个多月了。”


  李熏然一副谢天谢地的表情。


  案子结了,三哥又不在,好歹能偷会儿闲。


  俩月没有正常回家的李熏然终于久违地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忽然一下子闲下来,李熏然竟然还有点不适应。


  身体太过轻松,大脑一片敞亮,睡不着觉。


  翻来覆去烙饼的李熏然只好爬起来,随手套了件背心,穿着沙滩裤趿拉着拖鞋立在阳台上。


  左手半环,右手哒地摁下火机,火焰蹦出来点燃叼着的烟。李熏然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圈白雾。


  身心舒畅。


  隔壁细小响动,李熏然循声扭头。


  凌远叼着烟走上隔壁阳台,正对上李熏然的目光。


 


  凌远捏了捏手里的打火机,塞进兜里。


  “熏然,借个火。”


  李熏然抬手把打火机扔过去。


  凌远稳稳接住,熟练地点燃嘴里的烟。


 


  他遇见一个病人。


  年龄比他大上几岁,有一个可爱却同样患有肝炎的儿子。


  小孩子名叫平安,听得人心里暖。


  母亲情况不好,凌远为她做了三次手术,都没能保住平安的母亲。直到最后一刻,那位母亲还在感谢凌院长给了他们母子一个希望。


  凌远从没感受过什么叫无私的爱。


  可那位母亲说,她不后悔。


 


  平安被领养人带走,凌远的生命里,少了一桩责任。


  他们不过是凌远职业生涯中普通的两个病患,不过是他手术成功的荣誉或是手术失败的教训。


  他的手里来了新的病人,他的改革如火如荼。


  可他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对母子的言语。


  嘴里干涩,凌远拿了烟跑上阳台,看见李熏然指缝间明灭的星火。


  真巧。


 


  两杆老烟枪吹着冷风,隔着阳台聊天,凌远发现自己可以毫无顾忌地向李熏然吐露心声。


  他不愿展示给人的一面,被李熏然看得清清楚楚。


  眼睛涨得发酸,夜里风凉,凌远睁大了眼睛等着眼球干涸。


  还好天黑,李熏然看不见。


  可惜语气也会出卖人,何况是对着身为刑警的李熏然。看破不说破,李熏然心里难受得一塌糊涂。


  直到李熏然打了个喷嚏,凌远才想起李熏然穿得那么少,和自己聊了那么久的天。


  “快回去躺被窝里吧赶紧,不然要感冒的。”


  李熏然摇了摇头:“反正也睡不着,没事,我身体好。”


  凌远笑笑,回屋里去了。十分钟后敲响了李熏然家门,端着一碗西红柿鸡蛋面,笑得像大白。


  暖暖的面汤下肚,李熏然打了个饱嗝,终于有了点困意。送走凌远,李熏然做了个好梦。


  第二天自然要去感谢凌远的“救命之恩”,当凌远顶着两坨黑眼圈出门的时候,他看见李熏然晃着钥匙站在门口。


  “凌院长,我送你去上班吧?”


  “那我不开车,下班怎么办?”凌远歪着头笑。


  “人民公仆只好再次服务人民了呗。”李熏然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恭恭敬敬一个手势,“上车吧凌院长。”


  凌远坐进副驾驶,调低了椅背一靠:“舒服。”


  一脸嘚瑟样。


 


  结果李熏然并没有来接他。


  凌远加了一台手术,没准要站到后半夜。而李熏然好巧不巧又来了新的案子,忙得不行。


  说新也不新,看作案手法,与上一个案子异曲同工。


  应该是同一个幕后主使。


  案件升级,李熏然没日没夜地勘察现场、审讯嫌疑人,吃喝拉撒睡在警局全部解决,还说季白工作狂魔,真遇上了正经事,李副队像喝了清凉油一样,陀螺似的连轴转也不喊累。


  案子陷入僵局,夜深人静,李副队颓然倒在办公桌上,喊人施舍他一盒泡面。


  没人搭理他。


  一抬头才看见办公室已经空了,一整个屋子就自己这里还亮着昏暗小灯。


  生无可恋地起来冲了杯豆奶,拍了张照,冒着热气的豆奶配了一行字发进朋友圈。


  “人民公仆的自我修养。”


 


  凌远终于坐下来已经是半夜两点,揉了揉眉心,拿出手机察看是否有未读信息。


  意外地在进了手术室五个小时之内没有任何信息打扰他。


  时间太晚也不打算回家了,舒舒服服抻个懒腰,窝在沙发里,闭眼之前点开了朋友圈看看。


  李熏然在三分钟前发送的动态。


  凌远默默读了两遍,扯下毯子,穿好外套往外走。


  半个小时后出现在李熏然的办公室,看两个圆溜溜的眼珠子乱转,每个动作都在问“你怎么来了”,写满了惊喜。


  “深夜的朋友圈全都是人间疾苦。”凌远晃晃手里的外卖盒,“人民来给人民公仆送点温暖。”


  李熏然两排小白牙整整齐齐,看得凌远心花怒放。


  俩人围着办公桌大快朵颐,慰劳空空如也的胃,还有一天到晚操碎了的心。


 


  深夜的朋友圈全都是人间疾苦,不过有时候收获一点小惊喜,似乎也不错。


  李熏然美滋滋,悄咪咪把凌远的备注改成了“凌温暖”。


 


  后来李熏然两个月没有出现在凌远的生活里。


  杀人魔露出马脚,吸引人一步步走过去,却是陷阱在等着他。


  李熏然脑子昏昏沉沉,想起了他的邻居。


  要是远哥在就好了,要是远哥在我身边就好了。


  他的意识渐行渐远。


  正在办公室批文件的凌远突然一个寒颤。


 


  凌远从未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迎接李熏然回来。


  整个人瘦了一圈,躺在床上面色惨白。


  李熏然不在的日子,凌远发了疯地想他。他开心时的笑,他像小松鼠似的咀嚼,他认真开车目不转睛盯着道路的样子。


  他想他喜欢他。


  等到李熏然回来,敲响他家门的时候,他要给他做一大桌丰盛的晚餐,他要告诉他他有多喜欢他,他要抱一抱他,那是心脏最近的距离。


  可现在他不能。他只能守在床边等他醒来。


 


  庄恕天天过来看李熏然的状况,季白嘱咐的,叫他对他的副队长好一点。


  凌远说谢谢。


  谢谢?庄恕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


  看院长如此颓靡,只好每天打饭的时候给凌远带着点,以防李熏然还没醒,凌远先倒下了。


  有的时候李熏然的爸妈会过来陪着,凌远不忍心看着两个老人憔悴,总是叫他们先回去休息,剩下自己一个人守着李熏然,日日夜夜。


  庄恕看门镜里的两个人,摇摇头。


  刑警啊,没一个让人省心,自己家的出去了,院长家的又进来了。


 


  李熏然转醒的那天,天气一点也不好。


  暴雨,雷电,医院大厅里医闹横行,挺着胸脯喊丧良心的话,整个世界乱成一锅粥。


  凌远被吵得头疼,几乎发怒,小护士突然跑过来告诉他,李熏然醒了。


  凌远二话不说撂下了整个烂摊子,等不及电梯,跑进楼梯上楼去。


  李熏然的父母还在,李家妈妈哭着感谢佛祖,要回去烧高香了。


  李熏然看见在门口站着的凌远。


  他努力安慰着父母,终于叫他们回去休息。路过凌远身边,向凌远表示感谢。


  凌远送老人们出去,转回病床前,一言不发。


  李熏然眨眨眼,声音还有些哑着。


  “远哥,我想你了。”


 


  一句话让凌远瘫在床前。


 


  李熏然一醒,整个医院的乌云都烟消云散。


  庄恕找凌远询问胸外科研资金的事,顺便调侃一下这个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上司。


  “你不知道你这些天多吓人,小护士们看见你绕道走没发现?都盼着小李警官赶紧把你带回家。”


  当事人毫无自觉:“为什么?”


  “自己家人进了自己家医院,换谁谁都虚啊。”庄恕一脸理所当然,“现在小李警官醒了,大家可算放心了。”


  “什么自己家人,别乱说。”凌远白他一眼,低下头不看他,批文件。


  “不是自己家人是什么,你们俩不是……不会吧?”庄恕突然反应过来,觉得新鲜,“都这样了你俩还没挑明呢?全世界都知道了啊凌院长。”


  凌远的笔一顿。


  “庄大教授很闲?我这儿正好……”


  “晚上我要陪三儿吃饭,您好好陪李警官吧啊。”


  下一秒人就没影了,油头滑脑,不知道跟谁学的。


  凌远看着办公室的门愣神。


 


  李熏然在医院呆得发霉,还好凌远有事没事就来陪着他。


  门锁咔哒一声,果不其然又是凌远。


  李熏然露出一口小白牙:“远哥。”


  “今天觉得好点了吗?”凌远淡淡地笑。


  李熏然点头,感觉凌远有点不对劲。有点……黯然。


  李熏然去拉凌远的手:“怎么了?”


  凌远覆着他的手坐下。


  “被嘲笑了。”


  “你的医院里还有敢嘲笑你的人?”李熏然笑。


  “跟你们队长是两口子,你说他敢不敢。”


  “庄医生啊……”李熏然问,“他说你什么?”


  凌远凑近了李熏然,要讲悄悄话。


  “他说我怂。”


  “他说我……喜欢你这么久也没有跟你告白。”


  “你说——他说的对吗?”


 


  李熏然出院的时候,普天同庆。


  凌大院长请了一天假,帮李熏然搬这搬那,李家父母一个劲地谢谢凌院长真够朋友。


  庄恕在旁边抱着臂围观。


  叔叔阿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end-----------------




【楼诚及衍生】欢迎乘坐木维的飞天神毯



评论

热度(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