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谭赵】总觉得哪里不对番外·前任

大橙子与猫殿下:

故事已经完结,目录浪起来。




番外·前任




        “平平诶。”


        钱老板上下打量,摇头咂舌,“你今天要输了。”


        加班过后颓三圈的赵医生一头雾水,钱老板神秘兮兮把他拽进吧台,指着人群某处:“喏,前任来了。”




        谭宗明的前任。准确说是某一任。


        钱钱也是从某个客人处偶然听说,后来留心打听了一阵子,才把人认准了。


        赵启平顺着钱钱的手指看过去。


        一瞬间有些茫然,不知该作何感想。




        虽然他常拿“前任”的话题揶揄老谭,但其实他对此并不介意:真比起来还不知道谁的前任及潜在前任多呢!


        看得透、想得通——没这点悟性,怎么睡得了大鳄。




        然而,在酒吧迷离的灯光里,看见一个身量高瘦、五官精致、眼神干净,还有些清冷书卷气的前任,赵启平还是愣了几秒,忍不住烧起一股别扭的小火苗:


        谭宗明,你特么口味还真没变过。




        钱钱打听到,这位是律师,也高学历高智商,尤其那份高傲劲儿,比赵启平有过之而无不及。敢情谭总是攀岩爱好者,就好高岭之花这口。


        “人家今天穿D&G,你这什么老头衫?”钱钱扯扯赵启平的衣服,十分嫌弃,“赶紧打电话让你家老谭别来了,咱今天有点相形见绌的意思啊。”


        赵启平给自己倒了一杯金酒,一口气干掉,慢慢品味舌尖的热辣。


        “你别不当回事!”钱钱替他着急,“我认真跟你说,这位绝对不是善茬。人不是性本善,而是性本贱,说不定一回头就又对上眼了。”


        赵启平继续倒酒:“哦。”




        客人渐渐多起来。钱老板分身乏术,赵医生自斟自饮。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视野里。


        “您好。”前任笑起来春风和煦,非常好看,“认识一下吧,我姓杨。”


        “……”赵启平起身,也礼貌地点头微笑,“您好。”


        两人一时风平浪静。前任杨律师徐徐地说些品酒的小事,赵启平偷看了几眼,只觉此人谈吐之间潇洒俊秀,要是前任都保持这个水准,老谭你可以啊。


        “赵先生,其实我早就知道您了。”杨律师坦然一笑,“原因就不用我说了吧。”




        这是宣战吗?!


        赵启平不动声色,手心有些出汗。硬怼什么的他才不怕,甚至隐隐有些兴奋。


        来吧,谁怕谁啊!


        打不过可以卸胳膊嘛。




        “……前阵子谭宗明香港公司出事,我刚好在香港,想帮他一把,可是他拒绝了,说‘怕一位小朋友误会’。我很好奇,到底什么样的人能让谭宗明说‘怕’。”杨律师看着赵启平的眼睛,语气轻松又真诚,“所以冒昧调查了您。果然,一表人才,是谭宗明喜欢的类型。”


        赵启平笑笑没说话,听对方继续讲下去。


        “我理解您为什么喜欢他。他很值得。我也明白他为什么喜欢您,同样,您值得他的喜欢。不过——”


        来了!就是现在!


        赵启平不由自主握紧了酒杯,身体摆出防御的姿态,像随时准备炸毛的猫。




        “想不想知道我和谭宗明为什么会分开?”杨律师假装没看出他的戒备。


        “不想。”赵启平当机立断,“杨先生,每段感情是不一样的。”




        “……您说得对。”杨律师温和地说,“我没有恶意,只是想做一个小小的提醒。选择谭宗明,意味着永远生活在他的阴影下。他太强大,无法超越,甚至穷尽我一生也无法与他平起平坐。这是我所介意的。”




        他是对的。赵启平想。


        雄性动物总有那么一点称霸的心,赵启平也不例外。上学时要争第一,工作后要争先进,别人二十年得到的成绩,他十年就要拿到手。


        人群之中,他永远是最优秀耀眼的。如果谭宗明不在的话。


        和谭宗明在一起,他不再是被崇拜的那个,不再是被仰望的那个。对赵启平来说,这种感觉并不好。




        可是啊。


        他居然一点不在意。




        不平起平坐又怎么样呢?


        还可以骑在老谭头上嘛。


        哪有十全十美的爱情。什么都想要,往往竹篮打水,什么都得不到。人生苦短,有些细节就不要追究。




        谭宗明提着小龙虾外卖走进酒吧,两腿一软,朝钱老板狂使眼色:什么情况?


        钱老板嗑着瓜子两手一摊:自己看咯。




        谭总走不动道儿。谭总想溜。


        杨律师眼疾嘴快:“老谭!好久不见。”赵启平笑眯眯地看着他:“你来啦。”


        酒吧冷气开得很足,但草草寒暄几句,谭宗明就出了一身汗。还是赵启平嚷嚷要吃小龙虾,才给他解了围。


        杨律师看了一会儿满头大汗小心剥虾的谭大总裁,点了两杯酒送给他们。


        “老谭,你膝关节积液,治疗期间不能喝酒。”赵启平医生上身,把两杯酒拢在自己面前,“谢谢杨先生。”




        前任奕奕然离开,赵启平不说话专心吃虾。谭宗明剥了半天,小声叫他:“启平。”


        “你上辈子拯救了十二星座吧。”赵启平面无表情,“手不要停。”


        “……对,所以这辈子给你剥虾。”谭宗明放下心来。




        赵启平早就知道自己输不了。


        老头衫怎么啦,是谭宗明的呀。




================================


正面怼啊谁怕谁!


一个特别低俗的脑洞。。。


多谢小伙伴的祝福!特别爱你们,一直爱下去!

评论

热度(1015)

  1. 烟雨作诗大橙子与猫殿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