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庄季】战场(7)

太晚喝茶睡不着:

吃完宵夜,赵寒装模作样地跑去值班室问了问响川那边的情况,然后扔下季白回家了。季白把办公室收拾好,拿起手机打给庄恕,却无人接听,掐了又打过去,还是无人接听,一直到第三遍才被接起来。
电话那头的人是陈绍聪,一开口就火力十足:“季队长啊季队长,知道你跟庄医生很恩爱但是能不能不要在这非常时期还腻腻歪歪?灾区虽然设施简陋条件艰苦可治安环境良好救灾物资充足不需要你们俩用爱发电用爱反恐。我这才到一天已经忙得连我儿子大名陈好帅小名陈好帅都快记混了你就行行好别再大半夜电话传情扰人清梦了行不行……”
“行啊陈绍聪,说这么多都不带喘的,证明你现在头脑清醒精力充沛身体简直倍儿棒。下次嘉林事业单位环城马拉松我一定亲自出手确保你代表仁合参赛。”
“哎哟我的哥,我就随口说说而已,我忙了一天才刚睡下就被你吵醒,还不让能人有点小情绪了?”
“少贫了。庄恕呢?怎么他的手机在你那儿?”
“你家庄大夫在手术台上呢,进去……哎我看看啊……进去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天黑了才送过来的重伤员,看样子情况不是很好……算了,先不跟你说,我去那边看看有没有能帮忙的。”
“诶,等等……”
话还没说完,陈绍聪果断挂了电话。季白捏着手机,恨不得立刻把他抓回来胖揍一顿。从庄恕离家到现在也才第三天,救援黄金72小时尚未结束,一桩接一桩的事情却把每一天都拉得无限长。迟迟没能决定要怎么处理即将发生的医闹,季白窝着一肚子火。换做平日,他可能已经飞车回家,跟庄恕来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消消气,但是现在,庄恕跟他相距着几十公里,他只能开着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浪费汽油。
路上全是夜跑的人,成双成对,让他想起几年前和他一起在医科大体育场晨练的庄恕。刚开始庄恕跑得很慢,他不得不放慢速度以便他能跟上他的节奏;时间久了,不用他放水,庄恕也能和他并驾齐驱。生活就是这样,你一个人独自前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另外一个人就出现在你的视野里,渐渐地他跟上你的脚步,和你步调一致,一同奔向终点。身边能有这样一个人,是运气,也是福气,让你想要豁出一切去守护。
他想要保护庄恕,即使需要打破他的原则。
不知不觉间把车开到了滨湖区,他和庄恕新家所在的小区正在紧锣密鼓地施工。湖区商住开发的第一块蛋糕被切到了舒航的盘子里,身为好友的他自然也吃到了这口福利。季白把车停在工地外围,正想下车转转,电话响了。
再次听到陈绍聪有气无力的声音,他内心是拒绝的,甚至想要直接挂掉作为对他的回敬,但他又想知道庄恕的情况,所以微微压低了声音说:“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那边陈绍聪捏着嗓子答到:“回禀陛下,庄妃娘娘还在救死扶伤,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来的,让洒家给陛下捎个话,早睡早起少抽烟,三餐定时要吃好。”
滑稽的腔调把季白逗笑了。他把手机从左手换到右手,调小了空调。
“你们那边如何?”
“嗨,别提了,伤患太多医护太少,每个人都忙得跟陀螺似的。好在医疗队都是精英啊,一个能顶仨……”
“打住打住,这话你留着回来跟杨羽吹吧。”季白想了想,接着说到:“正好,问你件事。”
“哦哟,诚惶诚恐。”
“那你就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那是当然。我直说了,营地的美女都被我吸引了,营地的帅哥都帅不过我和你家老庄,所以你不用担心。”
“我有说我想问这个么?”
“那你想知道什么?”
季白沉默了,好半天才开口。“你遇到过医闹没有?”
“三哥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陈绍聪可是堂堂仁合急诊小王子,怎么可能没有遇到过医闹?每年想要砍我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半打。”
“你在骄傲个什么劲?”季白扶额。
“暴君陛下,我这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季白没有理会“暴君”的称谓。“那我问你,你对医闹有什么看法?”
“这个嘛……”陈绍聪的声音低了下来,声调也严肃了一些。“我觉得医闹应该一分为二地看。有些人素质欠缺了一些,遭遇重大变故不知道如何面对而采取过激行为,虽然道义上应该谴责,但是情理上值得同情,只要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另外一种为了讹钱而医闹的,只能送他一句话,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看不出来你觉悟还挺高的。”
陈绍聪打了个哈欠,懒懒地说:“多谢表扬。求赏。”
“赏你立刻躺平,顺便转告庄恕,叫他手术做完也早点休息,我明天再给他打电话。”
“诺!”

tbc

评论

热度(56)

  1. 烟雨作诗太晚喝茶睡不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