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凌李】我一定会有猫的(甜一发完)

whatdidfermiparadoxsay:

很老很狗很O的梗,跟你想象的差不多


以泄私愤,可能会删


------------全员AU私设如山------------


1.


  “好,今天的课就到这里。”明楼收起讲义,学生们大多都说说笑笑地走出了教室。


  教室门口,有一个影子一闪而过。


  他说了句不好意思,快步走了出去,发现影子没跑太远。


  见到他的时候,怯生生的。


  少年大概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大大的脑袋,鼻梁高挺,瘦得下颌骨都快戳穿皮肤。


  “明……明老师。”


  明楼微微蹙眉:“你每周都来听课,是吧。”


  “嗯,我等我叔……我爸爸下班,不是要蹭课。”


  “这样可不太好。”


  “嗯。”


  明楼揉揉他的脑袋:“下周早点到。”


  “嗯……嗯?”少年突然抬头。


  “记得带上你的猫。”明楼把趴在自己肩上的猫抱进怀里揉了揉,拍拍少年的肩。


  “我,我没有猫。”


  “没关系的,”明楼给他留下一个逆光的背影,“只要你足够想,你就一定会有的。”




2. 


  “只要你足够想,你就一定会有的。”


  每天一睁眼,凌远脑子里就是这句话。


  这是他的座右铭。


  刻在教室里的木桌上,被老师骂了43分钟。


  长大一点,这句话成了他的签名档。


  “哎哟我说你这鸡汤酸得。”韦天舒倒吸一口凉气。


  后来,这句话放在他社交媒体的个人简介栏。


  “哇凌医生真是一个很有志向很强大的人耶!”




  凌远暗搓搓握了握拳,犹豫再三,还是把剩下的三个猫爪抱枕都买了回家。


  他回家的时候总要绕过一个小花园,今天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决定从花园穿过去,才碰见了这只猫。


  一个天然卷的小奶猫愉快地哼唧着,挡了他的路。


  一人一猫对视了一分钟,小奶猫先走近他,抱住了他的小腿。


  凌远傻站了五分钟,低头,猫还在。


  再低头。


  猫还在。


  像是睡着了。


   他蹲下来看了看,没什么皮外伤,可能是太累了或者饿了肚子。他赶紧把猫先抱去宠物诊所仔细检查检查。小猫在他怀里安静地闭着眼,尖利的爪子勾着他的衬衣,有点像是防备又像是舍不得撒爪。


  诊所的护士给它除了虫喂了点药打了针,没到十分钟就搞定了。


  “大一点记得来做绝育。”说完就把一人一猫哄了出去。


  凌远看了看,哦,是个小伙子。


  凌远第一次谨遵医嘱,给它洗澡吹干,喂了羊奶和小饼干,看它趴在自己胸口睡着了。


  一点点体温和此起彼伏的肚皮无比真实。


  突然,福至心灵。凌远的大脑袋里劈过一道闪电。


  我。


  我好像。


  我好像!


  有!


  猫!


  了!




3.


  要冷静。


  先冷静。


  凌远冷静地拿出手机,冷静而偷偷地拍了一张奶猫的脸,冷静地发了条朋友圈,冷静地摸了摸奶猫粉红色的肉垫,冷静地揉了揉奶猫的额头,冷静地看着奶猫舒服地往他怀里蹭,冷静地挠挠奶猫的肚皮。


  你很冷静,很棒。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大半夜的,只有明楼一个人迅速给他点了赞。


  凌远想也没想就给明楼打了电话过去。


  “哥……”凌远刚开口。


  “恭喜啊。”明楼知道他要说什么,轻笑一声。电话那头还传来了一声猫叫。


  “我其实吧,心里挺怕的,”凌远笑笑,“怕是有悬崖要栽。”


  “我知道。”明楼靠在床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撸着怀里的猫。


  


  明楼十七八岁的时候,捡到了一只被人打得遍体鳞伤的猫。


  他气得发抖,不知道什么人对这样小的奶猫都下得去手,对着一整个巷子骂得难听,二话不说把它接回家里。小猫的伤养得很快,之前都是吃别人剩下的东西,现在好水好粮好药地伺候着,很快就痊愈了。


  只是小猫不亲人。


  他给小猫买了饮水机,专用马桶,高级猫砂,还买了一个城堡给它玩,小猫都没太大兴趣。


  明楼也是通过了云养猫资格考试的人,并不是特别意外。


  意外的是有一天晚上突然降温,他忘了关窗,半夜开始感冒头痛,又被梦魇拽着无法醒来,本来蜷在猫城堡里的小奶猫无声无息地把自己塞进了明楼的被窝里,舔了好一会儿把他舔醒。




  明楼以前可以自习完了才回家,现在一下课就走,腿上没趴着个小东西都看不进去书。和朋友出去聚会带着猫,去趟超市带着猫,选大学的时候也硬是选了一个宿舍可以养猫的学校。


  “它叫什么名字呀?”少女伸出手想要摸一摸,莫名地被猫的眼刀和明楼的眼刀吓得退了一步。


  “阿诚。”明楼露出一个专业的虚伪笑容。


  养了猫之后,明大少爷的生活水平降低了不少。倒不是因为要花很多钱在阿诚身上。


  “真的是买书用的,你看,50,49,89,28,36,加起来252,还有58块给你买了小鱼干。”明楼把手里的袋子在阿诚面前晃了晃。


  阿诚的爪子按着明楼的钱包,居高临下地看他。看明楼态度陈恳,把钱包推过去。


  “诶,就剩一百块给我?”


  阿诚“喵”了一声,甩了甩尾巴,细心地舔自己的爪子。


  明楼很多钱都让这只猫管着了,不得不接点外快,比如帮朋友带带课——


  抱猫六式。


  撸猫9招。


  如何在1分钟内摸到猫咪的肚皮。


  如何15秒哄猫入睡。


  好在铲屎课的时候,阿诚都很配合他,听他课的人越来越多。


  凌远每周都去蹭铲屎课,那时候光是看看别人有猫,就羡慕到快要变形了。




4.


  那时候他没想到会和明楼成为朋友。


  他当时满心都是明楼有猫,他没有。


  明楼可是有猫的人啊。


  有猫的人,好像也不是特别高高在上。


  后来明楼让他免费来上课,下课会抱着猫带他去吃饭,讲很多他和阿诚的趣事,鼓励他一定不要放弃。他成绩很好,去了美国,眼界开阔一点之后,跟明楼也更加聊得来。一来二去就认了哥。


  “特别好。”


  明楼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翻了个身,果不其然,他的猫化了人形趴在一旁。


  说人话的时候化人形,这是明楼对阿诚唯一的要求。


  毕竟第一次听见阿诚说人话,阿诚还是个小猫样子,小猫的胡须上下摆动,标准地发着翘舌音,给明楼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从那时候起明楼就不看动漫不看玄幻。


  明楼的手指沿着青年的尾椎骨一路向上:“谁好?”


  阿诚侧过身来,明楼的手臂顺势把他环抱起来。


  “你,你最好,行了吧?”阿诚一边偷笑一边揶揄,“我第一次见到凌远的时候,觉得他和我挺像的。被人遗弃,被人伤害,被人领养。那时候我有了我想要的,不由自主希望他也是。”


  “我能不知道你?不然,我为什么要平白无故让一个不认识的小屁孩来蹭课,带小屁孩去吃饭?”


  “可能因为你们的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话还没说完,阿诚自己先忍不住笑起来。


  “是不是太久没有整肃家风了?嗯?胆子大了?”明楼的手臂收紧了,熟稔地挠了挠明诚的后腰,惹得怀里的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5.


  凌远一睁眼。


  猫没了。


  怀里没有,床上没有,家里没有,小花园没有。


  要不是昨天冷静地偷拍了一张小奶猫,他都要以为是一场荒诞的梦了。


  以至于整个科室的人都知道,凌医生今天心情很糟糕。


  “别是失恋了吧?”护士小花低声说。


  “啊?不会吧?”小红瞪大了眼睛。


  “凌医生的朋友圈你们看了吗,他是有猫的人啊,有猫的人不会谈恋爱的。”小丽冷静地分析。


  “没错没错,光是有猫就足够了,没有经历去谈恋爱的,更别说失恋了。”


  中午的时候凌远黑着一张脸去见明楼,想着自己要被明楼和阿诚闪到,心情更是扑到了谷底。


  喊八百声都没有回声的那种谷底。




  明楼居然没有抱着他的猫。


  凌远皱着眉,围着明楼走了一圈,上下打量:“你的猫呢?”


  “他今天有事,就不一起来了,走吧。”


  “他最近忙什么呢?”


  明楼耸耸肩:“我也不知道。”


  “就这附近随便吃吧。”


  明楼转头:“不去庆祝一下?”


  “不去了。我猫没了。”


  “不去庆祝一下?”


  凌远叹气:“我昨晚担心的成了现实。”


  明楼抿着笑:“也该去庆贺一下,至少你被猫睡过了,好事。不用负责,不是更好了吗?”


  凌远心不在焉地看着手机屏幕上卷毛小奶猫的睡颜和肉垫,食欲全无。


  明楼的电话响了。


  “嗯?嗯。嗯,嗯……嗯。嗯。早点回家,别让我担心。”


  挂了电话,明楼拍拍凌远:“别担心,晚上下班回去,说不定猫又回来了。”


  “嗯。”凌远扯了一个笑。


  “你的猫叫什么名字?”明楼问。


  “卷卷,”凌远突然笑了,“我随便叫的。它不是我的。”




6.


  凌远出门之前,看着前些天买的猫爪抱枕发呆。


  早知道那个小家伙睡了人就跑,就该逮着它多拍几张照片,不不不,录视频,一帧截一张图,嘲笑他的卷毛,给他配最幼稚的字,做成表情包……


  


  韦天舒为了安慰他经历了过山车式的一天,说请他吃饭。到了店门口才知道,那是猫咪主题的西餐厅,吃饭的时候会有各种猫来来去去。


  门口的大海报贴着:今日抱猫份额已预约完毕。


  他很少来这种地方。


  “你说的好地方,就是这里?!”凌远一拳砸在韦天舒手臂上。


  “诶你发什么火啊,这不行吗?你不就喜欢这些毛茸茸的东西吗?”


  “韦三牛啊韦三牛,我们认识这么久,我在你看来就是这么随便的人吗!”凌远的一句话掷地有声。


  “不是,你,这,我,那,哎!别走啊!别走!”


  作为一个云养猫专业出身的人,对于真正的猫还是有一点敬畏的。加上,加上……


  加上他的卷卷,单纯可爱不做作,这些外面的猫怎么比得了?


  他买了点粥往回走,开了门都不想开灯,把粥往茶几上一放,把自己往沙发上一扔。


  是不是也应该试着,去见一见别的猫?




7.


  俊美的卷毛青年缩在凌远怀里。


  鼻尖蹭着凌远的下巴,呼吸打在凌远的皮肤上有点发痒。凌远闭着眼,摩挲着卷毛青年的背,有几处不明显的伤疤,那也不妨碍他爱不释手。


  青年哼唧着想要躲开,却更像是投怀送抱了。


  “啪叽”“啪叽”“啪叽”……


  凌远在沙发上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听到奇怪的声响。他揉了揉眼睛,从梦境里挣扎出来,还没来得及看清卷毛青年的样子。


  他起身起了九分之一。


  又揉了揉眼睛。


  又揉了揉。


  那个睡了他就跑的不负责的小奶猫站在他胸上,两只前爪轮换着踩,越踩越来劲,肉垫发出了黏腻的声响。


  见他起了身,小奶猫赶忙抓紧了凌远的衣服,生怕自己掉下去。


  “你,你,你这是回来了?”凌远呆着不敢动,任由小奶猫甜自己的颈窝。


  小奶猫想,还行,闻着不像是有别的猫。


  冷静。


  要冷静。


  凌远冷静地再一次掏出了手机。


  录视频!


  说录就录!


  让你还跑!




8.


  明楼发现阿诚最近特别忙。


  他不是很满意。


  特别怀念当年刚捡回阿诚的时候,小猫每天都给自己暖被窝。


  孩子大了,管不住了。




  “经过第一猫爪特警部队在这半个月来的不懈努力,终于侦破了一起跨物种……”


  明诚嫌新闻吵,扣上了李熏然眼前的电脑。


  “干嘛呀阿诚哥,我还没看到我的镜头……”李熏然抱着西瓜一边啃,一边不满地嚷嚷。


  “你是不是把人给睡了然后一溜烟跑掉了。”明诚翘着二郎腿。


  “啊?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我不会……”


  “你之前跟我说喜欢凌远,什么,第一次跟我去给学生上课的时候就喜欢他,觉得他认真,善良,什么好多年了,现在终于可以见到他了。这些都是为了睡别人,编的屁话?”


  李熏然的每一根卷毛都是委屈的:“我不是啊!你跟我说了地址之后,我很认真用猫型在小花园等他啊。准备第二天就跟他说,但是结果凌晨5点那不是出事儿了吗,队长就翻了窗子进来把我拽走了!”


  “你队长找你倒是挺快的。”明诚冷哼一声。


  “对啊,庄医生也住那个小区,一栋楼,他……”李熏然赶紧捂住了嘴。在明诚面前他就是一点刑警的样子都守不住。


  “现在像凌远这么忠心的猫奴不好找。如果找到了,你就收下他吧。”明诚一拎李熏然的后颈,把他从5楼的窗户甩了出去。


  “西瓜!我的西……西……八……”




9.


  凌远当然没舍得把自己卷卷的视频照片表情包发出去。


  第一医院的人都知道,凌医生的四周最近漂浮着猫爪形的粉红泡泡。


  被催相亲也不怕,见面带卷卷去,或者一句“我有猫”就可以打发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他有时候也会想,梦里的青年要是出现了,该怎么跟他解释自己有猫的事情。




  “紧急情况,收到请回答。”


  李熏然一阵紧张,赶紧拿着自己的猫爪子回复微信:“阿诚哥!我在!”


  “刚才凌远问我大哥给你绝育的事情了,你做好准备。”


  李熏然脑子里“轰”的一声。


  很快恢复成了“喵喵喵”。


  “好,我知道了。”李熏然用肉垫按了几下,然后锁屏。


  这一个月的朝夕相处让李熏然学会了凌远的冷静。




  凌远打开门,没看见猫爪抱枕上懒懒地卧着的小卷卷,心里咯噔一下,趴到地板上看看,阳台看看,猫咪城堡看看,猫咪秋千看看,猫咪餐桌看看……


  又一次,他心如死灰。


  扯着领带推开卧室的门。


  “喵。”


  凌远看见一个颀长的青年赤裸地趴在他的床上,自在地翘着小腿,挠着自己还没完全收起来的耳朵。


  卷毛被他自己搞得乱蓬蓬的。








END


  


-----------------------------------------



借用目录姑娘的目录 非常感谢她一直都在更新


费米的任意门——> whatdidfermiparadoxsay





评论

热度(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