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庄季】关于季先生兜里的小甜饼(FIN)

慕楼:

*庄庄说,有本就要勤奋捞(?)~小料本《浮云散》 ,@蓝子 《纸一摞》,以及木木《有趣》


 *十分简短,够不够甜呢。


人民公仆为人民,日夜忙成小陀螺。


季白凌晨一点才到家,他一边庆幸案子刚结,终于能回家洗个澡换衣服,另一面厅长的消息就发来,要他一夜之间整理完报告。


季白叹口气掏出钥匙,一抬头见庄恕挂着黑眼圈坐在客厅等他。


“回来了。”


“饿。”


“快点过来吃。”


简短的对话间透着疲惫,两人刚熬完小半夜的人懒得再多说几个字。


季白扒筷子,就着刚出锅的青菜打卤面狼吞虎咽,一个脸大的碗三两下见了底。


风卷残云是刑警通病,庄恕也不喊他慢点儿,反正慢不下来,就双手交叉着坐在季白对面,见人毫不懈怠地把半张脸埋进碗口,小声地抿着汤汁。


季白被盯得久了浑身发毛,终于不舍地放下碗打发人,“你先歇了吧,一会儿我洗碗。”


跟在队里给人下命令似的,庄恕拉着脸回他,“不行,你吃完这个快去洗澡,然后早点儿休息。”


“别想了,明早还要交结案报告。”季白抬眼扫一眼对方面色不善,小声叹口气,“早点睡,不用等我了。”


能不等吗?最让人操心的就是你。


完事了季白洗了个热水澡在书房里忙报告,庄恕虽然一肚子碎碎念,也不好打断他思路,躲在在厨房对着烤箱一阵折腾。


他刚从凌远那儿讨来的做小饼干的方子,都说李警官胃口大,小饼干带着方便,执勤蹲点饿了能随时掏出来咔吧咔吧解馋。庄恕也想着做做看,总好过季白蹲在门口一个劲抽烟。


超市里的模具只剩下小花儿的形状,做出来澄黄澄黄,朵朵开放调皮又活泼,庄恕挺满意,放凉了端进屋里。


“张嘴。”庄恕手指捏着小饼,戳在季白鼻尖前。


“干嘛干嘛干嘛?”季白反应快,一秒仰倒在书房的转椅上,垂眼啧一声,嫌弃道,“哪儿来的饼干,形状娘儿唧唧的。”


“娘什么娘,挺好看的。”庄恕义正言辞,“张嘴,都粘上你口水了。快点——啊。”


季白无奈咬住他手中那块香甜,腮帮子鼓起来嚼嚼,勉为其难回庄恕,“味道还行。怎么着?学凌远啊?”


庄恕把装饼干的小袋子码好,一本正经道,“我这不是怕你羡慕人家李警官都有小零食。”


季白停下腮帮子不说话。


他只听见庄恕大刺刺注视着自己,用气声缓缓吐出一句,“三儿……”


要命,这人不知道气声不能乱用的么。


季白不看他,他现在拒绝与那人对视,省得庄恕一会儿肆无忌惮地撩上了。他干脆放弃自我一头栽进一旁的小沙发里,抱着个枕头捂着毛刺的脑袋。


“知道了。”他抬手指指庄恕:“明天早上我要带着。”


“得令。”庄恕起身压上去,老不要脸地亲昵一番,季白被他猫儿似的蹭蹭得有些恼了,一口咬在恋人舌尖上。


庄恕发出一声:“——嘶,谋杀亲夫。”


季白耳根子红了个遍,彻底不想理他。


庄恕不依不饶,赖皮着把他往身下压,“别人有的,我希望你一样拥有。三儿,我这个人不太懂谈恋爱,所以我给你的一切,都不输于任何人。”


季白摸一摸他吻过的脸颊,彻底认输。


第二天清晨,季白的车钥匙与一袋小饼干归归整整地摆放在玄关的小桌子上,兔耳朵造型的包装袋与他问早安。


多大人了,卖什么萌啊?


季白嘁一声踩一脚庄恕的黑皮鞋,转身如视珍宝地把小兔子揣进兜里。


季队长今天内心天气明媚,衬衫上带着小饼干的香甜气味,他透过车窗抬头看看湛蓝色的天空,窗外有和煦的阳光,光芒万丈。


————完——————


十分钟产物,假装自己今天更新过~


感谢你们的喜欢与评论,比心心❤

评论

热度(62)

  1. 烟雨作诗伸手要抱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