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凌李】好巧啊(FIN)

慕楼:

*例行捞本~今晚八点开售小料本《浮云散》 ,@蓝子 《纸一摞》,以及木木《有趣》


*只是一枚小甜饼。


01.


 


凌远遇见李熏然,多亏了他老在下班时间找人的臭毛病。


 


他刚下会,手里拎着食堂用的饭盒,白大褂也来不及脱,套在深蓝色西装外边迎风扬起,活跃又端庄。


 


隔着骨科诊室那道厚厚的墙,鼻尖不受控制地嗅到里边诱人的香味。


 


天知道他的小师弟午休都在忙活什么?指不定炖鸡汤呢。凌远靠在门边上想,一来蹭一口,二来赵启平上周负责的病区报告还没交呢,他敢拒绝么?


 


而李熏然正坐在赵启平办公室里,带着两个大塑料手套从保温盒中取出李妈妈中午刚炖好的鸡汤,两人把鸡肉一掰分成两份,面对着面咔吧咔吧啃鸡腿。


 


 “赵启平。”凌远敲敲门。


 


“完了。”赵启平暗道,了解凌远者莫过于他,院长这时候敲门,必然没什么好事。他现在一个脑袋三个大,还得硬着头皮拉开门,“师哥。”


 


师哥,凌远啊。李熏然兴致盎然地往门边巴望,自从赵启平上大学起,这个师哥的名号始终环绕耳畔,如今见了庐山真面目,倒别说,一眼看不出他资历学问有多丰厚,一张脸也是足以俘获众生。


 


凌远把手里的资料夹往他眼前一放,目光顺着赵启平似笑非笑的脸,射线似的在办公室里扫一圈,直勾勾挂在李熏然身上,“恩,我来跟你说上周…”


 


房间里的青年嘴边挂着还没来得及吐掉的鸡骨头,唇上油光发亮,套了身刑警队的制服,睁着一双无害的大眼睛冲他眨巴眨巴。


 


凌远有些当机,居然忘了刚才说过什么,就勉为其难地扯出个笑来。


 


李熏然也魔愣愣地对他点头。


 


成年人之间的打招呼方式总是不讲道理,管你认识不认识,招呼先打,以后就算是有过照面。


 


可对话戛然而止,赵启平丈二和尚似的围观两人赤果果的目光,无数次忍住重新把门合上的念头,“师哥,事…说完没?”


 


“没事!没事!就是去食堂恰好路过,问你要不要一块过去。”凌远从手边拿起饭盒晃晃,把资料夹一把塞师弟怀里,可黏在李熏然身上的目光,挪不开似的。


 


赵启平挑一挑眉,为下半年的奖金着想,从善如流答,“没事就好,师哥您慢吃啊。”


 


 


李熏然伸长脖子嚼嚼嚼,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夹在狭隘门缝里的人,那人也在毫不收敛地看着他,仿若仅仅在打量外访的来客,也藏着几分不可告人的情衷。


 


瘦高瘦高的个子,白大褂挂在肩上,令人有种脚脖子到脖子全是腿的错觉。李熏然想象一下浑身是腿的凌远迈着大步去食堂,唇边的笑意已然掩饰不住。


 


他神游天外,另一边赵启平终于打发完他师哥,深深舒口气合上门,就意味深长地靠在门边看向自家弟弟。


 


李熏然腮帮子鼓鼓囊囊,一脸茫然跟他对望。


 


你们医院的人是不是都不正常,动不动用眼神儿给人照X光来着?


 


李熏然瘪着嗓子:“赵医生你看出个花儿来了?”


 


“你们认识?”赵启平与他同时开口。


 


“不…认识。”


 


赵启平往他小凳子上一靠,拿手指勾李熏然下巴,“到底认识还是不认识…”


 


“在一分钟之前不认识。”李熏然一本正经,“现在算认识了…吧?”


 


赵启平被他的神逻辑彻底打败,他清清嗓子,抱住李熏然双肩,“我师哥这人平常对人向来目不直视…李熏然,你危险了。”


 


李熏然拍掉对方的爪子,送他一个巨大的白眼。


 


赵启平对他挑挑眉:“刚才我师哥的身体目光都在说,他很欣赏你。”


 


“……”李熏还挺开心。


 


可欣赏这词就像个擦边球,一面带着客套的意味,谁又品得出里边包裹的滋味。


 


即便李熏然再无知无觉,终归在凌远心里难以平息,院长干活儿迅猛,没来得及吃饭,一拐拐到资料室去了。市里警察厅与附院有长期合作项目,每位警员的资料都可以随时调出,他安慰自己这是合理利用资源。


 


“帮我调个资料,没什么大事,恩…市局的,不知道叫什么。”


 


凌远很快在满屏幕黝黑的制服里一眼找到了他,证件照里的青年抿着嘴唇,轮廓映着勃勃生机,脑袋上飞扬起一小撮卷毛儿,精神抖擞地立着。


 


凌院长丝毫不觉得自己痴汉,端着饭盒对屏幕里笑起来。


 


李熏然,李副队啊。


 


 


02.


 


走廊定律,即是在光线好的走廊凹造型,整个人可以帅上百分之三十来着,同理令人心动的比例也会成比例提高,以史为鉴,转角遇到爱。


 


凌远站在医院堪称网红的走廊上徘徊已久,一手握着电话装模作样应是是是好好好,等着李熏然从身边经过。


 


 “凌院长?”李熏然如时出现,他的作息时间很准,每周三中午十二点,一分不差。


 


“啊,我之前见过你。”凌远放下耳边的手机塞进衣兜,佯装想了会道,“你是…赵启平的弟弟吧,我听说过你。”


 


李熏然手里拎着大大的保温壶,不方便握手。他歪过头对凌远笑:“对,我叫李熏然。”


 


走廊定律,即是在光线好的走廊凹造型,整个人可以帅上百分之三十来着。很多人不信,反正凌远是信了,今天的李熏然与他面对面,站在光线里,光与尘在他身畔交织,他好看得一尘不染。


 


“好巧啊,又碰上你了。”


 


“是啊,一起吃饭吧。”


 


赵启平面如菜色地看着办公桌的对面李熏然与凌远欢天喜地拿着小板凳排排坐,莫名生出一种提前见大舅哥的错觉。


 


赵启平想逃,但李熏然显然不让,因为绝望通常是没有尽头的。


 


他把保温壶打开,从里边的隔层里取出了…一盘盘绿叶蔬菜,端端正正陈列上桌。


 


然后拿出三把汤勺。


 


凌远,把我的荤菜还给我。赵启平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嘴角,他就不该把凌远整天蹲守李熏然与李熏然有意无意旁交侧击凌远状况的消息互通有无。


 


当然凌远很给面子的视而不见,在一旁乖巧地一声不吭优雅进食,他很中意这样的食草生活。


 


赵启平小口啜着汤,不晓得好好的弟弟说傻就傻。歌词里唱的,为你写诗,为你静止还不够感人,李熏然最大的付出,大概就是为你啃菜叶子了大院长。


 


03.


 


第一次是意外,至于第二次,第三次,两人肚明心知。


 


走廊上的场景循环播放,和谐又客气,只是渐渐变了称呼。


 


“老凌。”


 


“然然,好久不见了。”


 


李熏然最近对立外派执行任务,好几周不着家,更别提跑到附院来。他把裤兜里的手机握紧了,“那咱们,加个微信呗。”


 


凌远从善入流:“加…加!”


 


可没有李熏然的日子有点儿难熬,小警察跑去外省见不着面,凌远只能偶尔看看他发的吐槽或小段子,依旧坚持不懈地在朋友圈立志宣扬核心价值体系,回头去给李熏然发出的朋友圈点上个赞。


 


院长离开小卷毛,居然寂寞如雪。


 


04.


 


几天后的晚上,凌远的微信提醒咚咚当当地在手边响起,是李熏然。


 


照片中是刑警队附近的烧烤摊儿,距离第一医院算不上远,李熏然和对立的兄弟们坐在暖黄的灯火里,大咧咧地比了个V。


 


小警官身子单薄,戳在人群里纸片似的,可是眼睛大,众人眼镜迷城一条缝时,他的眼仍然是圆圆的,下边的眼袋很重,估计又熬夜了。


 


凌远收了手机,拿了件外套出门找人。


 


外边下起了小雪,雪花淅淅沥沥地落下,落在掌心上,化开消失不见。


 


凌远站在小摊儿的不远处,望着红色帐篷里闹腾的人们,炭火的炊烟在寒冷的空气中萌生出屡屡暖意,李熏然坐在正中央的桌子上,一杯一杯往喉咙里灌果汁,手里串儿不停,边吃边喊谁喊放的辣椒,辣死了。


 


什么啊,明明是个食肉动物,偏偏要伪装成食草的。瘦成什么样了,本就该多吃点儿肉的,凌远撑开手中的伞,站在路边不紧不慢地等。


 


直到不远处的笑闹声停了,李熏然从帐篷里钻出来,他看见树下的男人,眼中溢出满心的喜悦,“老凌?”


 


凌远抽抽鼻子:“熏然,好巧啊。”


 


好巧啊。


 


当偶然遇见偶然,擦出的火花,也是那样热烈。


 


李熏然把勃颈上的围巾拢得紧了些,低下头掩盖住羞怯的红,“其实我一直以来都知道的,你…。”


 


话音未落,凌远已经把伞送到他手中,紧接着是一个温暖的拥抱,他厚重的羽绒服把李熏然就包裹进大衣里,侧过脸埋进小孩儿的围巾,羊绒质地踏实柔软,仿若平静的水面上点下一圈波纹,圈圈荡漾开来。


 


“我知道的。根本不是巧合,我是最喜欢,最喜欢你啦。”


 


李熏然送给他一个大大咧咧地熊抱,附带一个果汁儿味的吻,两个人黑漆漆的衣服在晦暗的小街道中搂作一团,灯光下,飘落的雪花里,形同一人。


 


05.


 


最近值班的小护士又多了些八卦材料,说赵副主任每天都要在办公室里和凌院长开小座谈,还有一位,是赵医生的弟弟来着。


 


三个人走在一块儿,长得…还真有点儿像。


 


其中韦天舒对八卦最为积极,梗着脖子打探究竟什么情况。


 


“凌远凌远,你好歹给我们透露一点呗?”


 


凌远抱着洗干净的饭盒,一脸我并不想伤害你不要自讨苦吃的表情,客客气气地把人关门外了。


 


十分钟后,附院的百人微信群里,炸开了这样一条消息。


 


图上凌远与李熏然脸贴着脸学着比了个V字,上面附上一行字。


 


“赵医生和他是兄弟长相。而我和然然,是夫妻相。”


 


————FIN——————


有些不知所云的……一个更新。宣个群:619864841。大家一起玩耍而已~


给你们比心❤

评论

热度(41)

  1. 烟雨作诗伸手要抱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