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生活 四

正所谓皮蛋以腐为生: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猫咪趴在头顶上,肚皮紧紧贴着额前的皮肤和鳞片,明楼感觉到明诚极速的心跳敲击他的头骨。


本来他们就在亚马孙南边,明楼向南移动飞快,很快见了草原。光刺在身上,他明显感到口干舌燥,身体渴水特征加剧。


明诚焦急,未察觉到明楼异样,肚皮下触感变了也没注意。茫茫草原有牛羊马,独独没见美洲虎,狼的身影若隐若现,鬣狗在草丛隐藏。明楼停下,不顾危险把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直起身子。


“小心天空。”明楼对站立眺望的明诚提醒道。


2


幸而美洲虎居住地离水源和森林较近,明诚立刻找到一处地方,似乎有一丝半缕的许一霖的味道,闻不太清。但总之是个美洲虎的窝,宁误找也不能错过一个。


美洲虎的味道很浓,标记过领地。明诚下来仔细查看,发现了许一霖的毛发。


“你们是谁?这里是我的地方,赶紧出去!”


美洲虎声音响起,明诚没有见到许一霖,也没有见到骨头尸体。


“你把我弟弟藏哪了!!交出来!”金尖的尾巴绷直炸开,明诚拱起脊背,巨蟒的身子也悄悄伸到他身边蓄势待发。


荣石见是许一霖的哥哥找过来了,又指名道姓,估计撒谎是没用了。但一旦交出去,几乎不可能再见面。


美洲虎沉默着,身子同样弓起来。


3


巨蟒和美洲虎咬在一起不过眨眼瞬间。


荣石扑向明诚,企图让他知难而退。明楼眼疾,动作迅速,瞬间缠上美洲虎。势均力敌的对抗让荣石起了狠心,尖利的牙齿刺进巨蟒的皮肤,血液首先从明楼身上淌出,滴落在尚未枯完的野草之上。明楼随之缠紧美洲虎,血液无法流通骨头紧缩,荣石反抗不动,巨蟒身体粗大力气也非一般,他只觉得嘴里的力气渐渐失去了,松开了利齿。骨头拼凑在一起疼的难以忍受,呼吸也渐渐消散。


“嘶!---!”明楼忽的被咬了一口,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动物。


明诚本是紧张的看着明楼,又四处寻找许一霖的踪迹,谁知道他反而咬了明楼。


“你放开荣石!”小猫还在使劲,明楼一看这特征,松开了身子。


幸好没死。


4


“荣石荣石…你没事吧…”许一霖拍拍荣石的脸,没有得到反应,急的直掉眼泪:“不要…荣石对不起,你,你别…”


美洲虎忽然动了一下,本能的小声哼哧,爪子把许一霖拢紧,但是说不出话。


“一霖,怎么回事……”


明诚本想看明楼伤势,可那巨蟒拦住没让看,于是转头。


“阿诚哥,他是我朋友,我,我是跟他一起来的……”明诚皱眉,许一霖鲜少说谎,今日怎么突然转了性。他看了眼地上的美洲虎,“我听梁仲春说你是被他叼来的。”


“不是…我…我是愿意的。”


许一霖不敢靠近明诚,因为那只大蟒还在盯着荣石。而且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大蟒其实一直把明诚放在他的安全范围之内,攻击姿态并没有改变。


“那既然这样我误会了,也就不深究了。天快黑了,回家吧。”明诚向前走一步。


“不行!我,我今晚留下来照顾荣石,阿诚哥…你看他伤的很重……”


此时此刻,明诚有些身心俱疲之意,他一面惦记着许一霖,一面还惦记着明楼的伤势。


许一霖生来软糯糯的,捕鱼不敢冒险,动物不敢惹恼,晚上不敢在外过夜。其实明诚看得出来荣石对许一霖的意思,反观许一霖,实际上也并不厌恶。


“一霖,你从小跟我在一起。在家里,你是跟我最久的那个。”明诚走到许一霖面前,看荣石收紧了爪子不禁皱眉,“可你知道你今晚要照顾的并不是小兔子,是一只豹。”


“可…我知道,荣石说过他不吃我的。”


“人心隔肚皮,动物也并非不是如此。”


“那巨蟒先生呢?”许一霖看着明诚,“巨蟒先生也受伤了,阿诚哥你不照顾他吗?巨蟒先生差点杀了荣石,他比荣石更可怕,阿诚哥你愿意照顾他吗?”


明诚明显一愣。


当然照顾啊。


这本可以轻松说出来的,但明诚忽然有一丝心虚。他不觉得荣石和许一霖像他和明楼,可说出来承认却不敢。就沉默了。


明楼瞥了一眼明诚的背影。


无话可说的明诚知道劝不住,但他也知道弟弟长大了该放手,他本就没想掌控许一霖的一生,他和许一霖的缘分比萍水相逢,只是多了一条涓涓细流。但毕竟是当做家人的,明诚严肃着脸,瞪了眼荣石,摸上许一霖的额头:“那好,一霖我不拦你,你做事该有你自己的决定。只是……”金耳尖猫咪叹了口气,“你可别犯傻。”


5


送明诚离开之后,许一霖瞅见躺在地上的荣石直勾勾的望着自己,伸长脖子望自己回没回来。


“我说了我会照顾你的…又不走。”他勉强拱了拱荣石,让他能自己爬回窝里去。


荣石没有皮外伤,就是一时不能动弹,许一霖坐在他身边埋怨:“你要是好好带我走,不不明不白叼着我,阿诚哥怎么会找那条巨蟒把你伤成这个样子。……你都不知道阿诚哥最喜欢蛇了……”


美洲虎没回答,只是伸出爪子压住许一霖的小爪子,毛茸茸的。


“你…什么时候走?”


“你伤好了就走。”


荣石默默想着,看来得多装一段时间了。食物……


荣树也该多锻炼锻炼了……


6


一路上大蛇走的很快,明诚不想让明楼背可是抵不过被他缠在尾巴上带走。


他这时才发现巨蟒身上鳞片多么干燥。


寻到河边,明楼放下明诚潜进去,干涸的血迹立马化开在浮在水面上又被冲散。眼看大蛇融进水底,明诚大声的喊着。


“我没事,太干了而已。”


巨蟒从水里出来,头伸到明诚眼前,身子泡在水里,伤口挡的一点都看不见。


“你让我看你的伤。”


“不用,小伤。”巨蟒圆润的头摆了一下不去看明诚,竟有些可爱的味道。


好像是生气了?


“这次一霖的事,谢谢你。”


“不谢。”


“你的伤还是让我……”


“不用。从这里游上去我可以回家,你快回去,天要黑了。”至始至终没有看明诚一眼,巨蟒扎进水里很快见不到了。明诚舔舔爪子,还有明楼鳞片的味道。


大只的蟒蛇闹别扭,还真不是一般的可爱。


7


回家的路上,明诚想着,许一霖找个美洲虎,虽然凶猛却足够安全。看来弟弟们都长大了,以后自己也不该插手管着,找到自己如意的也就罢了,什么物种倒是其次。


“赵启平你这坐的什么东西!?”


谭宗明睁开眼看了明诚一眼,想皱眉没有眉毛,只好张了张嘴显示自己是个活物而不是一大块不知名的杂草堆。


鳄鱼很难认吗?


“谭宗明啊,我爱人~阿诚哥觉得怎么样,躺着跟按摩垫似的,很舒服的。”


“他是只鳄鱼。”


“我知道。”


“不准在一起。”


“为什么!”谭宗明也想问。


因为许一霖已经把先例权拿走了!


明诚炸毛,不能让弟弟毁在这么多奇怪的动物手里!


还有!鳄鱼皮那么硬!


不像蛇一样柔软!嫌弃!


8


外面吵翻天了,季白捋着自己的尾巴,看了看脚上的草绳笑的莫测。


李熏然两耳不闻窗外事,抱着自己的尾巴狠命舔那块秃了的地方,还一边可劲吃他珍藏的小鱼干。


小鱼干要吃完,凌远说没了可以找他!


尾巴要舔,凌远说他可以再帮李熏然舔两次!


------







评论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