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关于李熏然喝醉了

Cashmire:



凌院长平时不常查房,这次是因为鲜花食人案引起了社会关注,卫生局领导特意嘱咐凌远去看着点。
何况凌远本身就对李熏然这种性格的人有好感,所以格外上心些。

本来以为这么英勇的警察都像季白那样一本正经呢,当李熏然好的差不多的时候。凌远恨不得每天给他和韦三牛一人一巴掌。

李熏然好不容易得到主治医生的许可,可以不忌口,还能喝点酒。就偷偷跑出去约了赵启平下了顿馆子抚慰自己受了这么多天苦的胃。
凌远只当看不到他偷偷跑出去,毕竟在医院里闷了这么几个月,身体无碍的情况下,出去玩玩就玩玩吧。

一边想着一边瞪了一眼旁边帮着李熏然编瞎话的韦三牛,顺手把手里的材料递过去。

"三牛,这个课题研究报告明天交上来。没得商量。
"

今天的韦主任也觉得凌院长是吸血的资本家。

赵启平扛着喝的摇摇晃晃还打酒嗝的李熏然偷偷塞进病房里,露出个头朝着韦三牛招招手。
韦三牛赶紧看看身边有没有人,瞪着眼伸手指着赵启平骂骂咧咧的就过来了。

"你怎么才回来,叫凌远抓住都得完蛋。李熏然那小子……嘿你怎么让他喝这么多?"

赵启平把李熏然按好,摆摆手小声开口道。

"憋的加上前段时间心里难受,在医院又没人说。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我就纵着他喝了点。放心放心,我好歹也是个医生。我有数。"

话还没说完,刚刚还乖乖躺着的李熏然噌的坐了起来,吓了韦三牛和赵启平一大跳。
只见李熏然打着敬礼,还逛逛悠悠的努力保持着平衡。嘴里嘟嘟囔囔。
"潼市刑警大队支队副队长李熏然,编号xxxxxxx,休假完毕,请求归队!"

赵启平赶紧拉下他手,哄孩子似的开口道。
"好好好归队,伤好了就归队。"

赵启平这辈子第一次这么温柔的和李熏然说话,没办法,醉鬼不讲理。

好不容易把李熏然塞进被子里,查房时间就快到了,虽然满屋子的酒味,赵启平打算说是自己喝了酒,李熏然只喝了一点点,不胜酒力所以睡过去了。

"李熏然,乖乖躺着不准出声,不准动。"

李熏然埋在被子里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缩了进去。

凌远一推开病房门就猜了个大概,合着韦三牛和赵启平都觉得自己是白痴是不是。

尤其是赵启平,作为一个医生任由李熏然瞎胡闹,本来以为顶多喝几口,一看病床上被子里的一坨,就知道李熏然指不定疯成什么样子。

他伸手指指赵启平和韦三牛,出去。




"谁喝酒啦?"

凌远缓下声音朝着被窝里的一团开口。
只见噌的伸出一只手。

"我!"



评论

热度(106)

  1. 烟雨作诗Cashmi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