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只吃糖的糖:

一发来自电影院的更新

一发本应该周五就发的更新

然而我这几天都在外面活动

抱歉更新晚咯

感谢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 爱你们哦
—————————

1.

唐川教授觉得最近好像有哪里不对。
非常不对。


2.

唐川前几天跟大学的学长明楼见了一面。

两个人在咖啡店里撞见的时候,明楼还是喝着他当年最爱的美式。

明楼坐在靠街边的座位上,似乎在等人。

“在等阿诚?”唐川端着咖啡在明楼对面落了座。

“那是自然。”

唐川当年在大学时和明楼关系很好,毕竟都是聪明人,聪明人之间打交道总是让人愉悦。不过大学时期让唐川印象深刻的,不只是明楼的头脑,还有他的弟弟。

明诚是明楼的弟弟,比他还要小几届。每到周五回家的时候,阿诚总会站在校门口等着明楼,看到他和明楼走出来会用少年仍然带点清脆的声音叫自己唐川哥。

后来阿诚考上他们的大学,便基本和明楼形影不离。
每每看着明楼和明诚兄友弟恭的场景,唐川无数次对明楼感叹,怎么自己就没个像阿诚一样的弟弟。
明楼听到这话总是一脸骄傲,阿诚总是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

年纪小被夸奖总是不好意思的嘛。

咖啡厅的门被推开,俊朗的青年走进来。

“唐川哥?”

“阿诚好久不见啊,长大了。”唐川看着现在芝兰玉树的明诚很是欣慰。

“你也没比阿诚大多少,别一副你看着他长大的语气。”明楼品一口咖啡。

“好歹阿诚也喊我一声哥哥。”

“不跟你废话。阿诚,走吧。”明楼把搭在沙发扶手上的灰色大衣穿上。

“有空联系。”唐川换了个姿势继续喝着咖啡。

“没空。”明楼牵过阿诚往外走。

唐川笑了一声,看着两人的背影。

两个人大衣款式一样啊,兄弟关系还是这么好。

明楼也真是的,阿诚又不是小时候了,怎么还把人手牵那么紧。


3.

刑警队最近向唐川求助,有个物理教授有重大作案嫌疑,但刑警队却苦于找不到任何实质性的证据。

唐川坐在沙发上翻案卷,向他介绍案情的方警官却在某人推门进来之后脸色冷了下来。

那人一身军装,黑色的墨镜,笔挺地戳在门口,神色冷峻,摆出一副要寻仇的架势。

“唐教授,抱歉,我有点儿事需要处理一下,您先继续看案卷。”方警官脸上满是歉意。

“没关系”,唐川慢悠悠地翻过一页,“不管你们两个有什么矛盾,他既然来警局找你那他应该不会动手。不过我建议如果有什么问题你们还是走正规法律途径比较好。”

唐川没抬头,只听见方警官嗯了一声。

几分钟后,唐川抬起头撇了两人站的拐角处一眼。
那边还是传来了方警官刻意压低过的声音,似乎带着点哭腔。

小方警官再回来的时候,眼角果然泛了红。

唐川忍不住看了把人招惹哭的罪魁祸首一眼,虽然只看得见侧脸,但能明显感觉出这人浑身上下充盈着的喜悦感。

唐川在心里啧了一声,小方警官看起来这么温和的一个人,怎么就和一个兵痞子闹起矛盾来了。


4.

唐川走进病房,准备会会所谓的高智商嫌疑人,却先发现三人间的病房里有两个是他认识的人。

“嘿,唐教授,你终于来了。”李熏然躺在病床上,身边一个大夫在给他削苹果。

季白则喝下一口另一个大夫喂过来的汤,在吞咽的间隙开口,“唐教授,这种犯罪分子我们觉得还是交给你比较好。”

唐川看着刑警队正副队长一脸事情都交给你了我们安心养伤的表情,反应了两秒才开口:“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还不是拜我们旁边这家伙所赐。我们开车跟踪他的时候不知怎么了,突然脑袋疼到控制不住方向盘,我就干脆撞上了他的车。”李熏然接过苹果啃下一大口,头上的卷毛一颤一颤。

“是啊,撞上去的时候也完全不管副驾驶上还有个我。李熏然,你不提这个我还忘了,队里的车不要钱啊你给我撞得那么狠,下个月奖金没了。”季白依旧心安理得地喝着汤,喂汤的医生还叮嘱着小心烫。

“三哥,要不要那么狠?要不是我撞上去我们哪能把什么发什么声器从他车上搜出来。”李熏然嘴里嚼着苹果哀嚎。

唐川径直走到嫌疑人床前。

伤得不重,只是身上各处骨折比较厉害。

“你好,算了,看起来你也不怎么好。我是唐川,说几句话就走。我来并不是来询问你作案手段方便定罪的,毕竟定向声波发生器就在你车上,我闭着眼睛都知道你做了什么。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你简直是在侮辱物理学。另外,声波发生器我就接收了,谢谢你。”

“唐教授威武。”李熏然对着唐川夸张地称赞。

唐川对这种感觉十分敷衍的赞赏不置可否,扭头对季白说:“案子给你搞定了,以后这种简单的案子别来找我。”

唐川又看了看两位跟大爷一样被伺候着的刑警,“这年头医生的服务这么好?还管喂饭?如果我什么时候有需要你们记得帮我推荐。”


5.

唐川觉得某些时候不得不承认老话说得挺准的。

比如这一句。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被自己缴收来的声波发生器搞到进医院,季白和李熏然还专程过来慰问,带着家属。

绝对是故意的。

季白僵硬着脖子坐在长椅上,自己的主治医生迈着长腿出现在视线当中。

同时出现的,还有自己的老同学以及实验室的金主,谭宗明。

两个人并肩走过来,谭宗明先开了口。

“唐川啊,你安心养伤。赵医生的技术很好,我之前脚踝受伤也是他治的。”

“我对赵医生一直很放心。”唐川微笑着回答。

赵启平跟着搭腔,“唐教授你只要记得医嘱就行,伤没什么大碍的。谭总找我们院长还有点事聊,那我们就先走了。你注意休息。”


6.

咖啡厅外。

“怎么这么快就走?不多和唐川哥聊一会儿?”

“聊什么聊,你就只有我这一个哥哥。”

“你这醋吃的,真是莫名其妙。”

明楼手上又紧了几分,“说起来,我今晚倒是很想听听阿诚叫我哥哥。”

“老流氓。”


7.

警局里。

听了唐川的话方孟韦脸一下就烫了起来。

杜见锋这家伙,说了多少次,就算吵架也别来警局求和,他不要脸我还要。

方孟韦走过去把人拽到拐角,两手环胸一副不想和杜见锋说话的样子。

杜见锋往人跟前蹭几步,“孟韦,你还生气啊。”

“我不生气,我哪敢生杜旅长的气。您杜旅长多厉害,出任务骗我说是出去旅游,要不是庆功喝醉酒回来说漏嘴,我到现在还还被杜旅长蒙在鼓里。”

“孟韦,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任务来得实在突然,我不是怕你没有心理准备吗。”杜见锋抓两下头发。

“没有心理准备?杜见锋,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工作性质,你现在跟我说没有心理准备?这回你是全须全尾的回来了,如果”,方孟韦还是忍不住哽咽,“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才是真的。。。。”

杜见锋早就心疼地无以复加,一把把人搂进怀里。
“不需要孟韦,你不需要准备什么。不管什么任务,我一定会回来。你在家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杜见锋一字一句,方孟韦明白这不是简单的安抚,而是承诺。

爱人的承诺。

方孟韦把头埋进杜见锋的肩窝。“嗯。你一定会回来。”


8.

病房内。

李熏然和季白对视一眼。

“三哥?唐教授不会真的以为你家庄大夫只是你的管床医生吧?”

“他不是也这么以为了你家凌院长?”

“是哦”,李熏然蹭蹭凌远给他擦嘴的手背,“诶三哥,你说这是不是唐教授单身的原因?”



9.

长椅上。

在谭宗明和赵启平离开后,唐川翻了个白眼。

谭总,赵医生,称呼语上装什么不熟呢?

我余光看到你们俩个人接吻了。

生活里怎么有你们这么一对狗男男。

等等,一对?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评论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