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凌李/谭赵】先生,看个相不?

东晋小狐狸:

关键词:预测


交卷,但是我并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大概就是他们初遇的故事吧。。。


-------


1


周末的下午,李熏然和赵启平刚刚吃好火锅从店里出来。


吧嗒着嘴,叼上半根牙签,李熏然双手摸肚皮怀念刚刚入肚的野生脆毛肚,好吃啊!红油薄薄地裹在脆毛肚外,一口直接塞进嘴巴里,牙齿狠狠地咬下去,呱唧呱唧地,脆爽脆爽!啊呀,想想就又饿了。


他突然回头看着撑到扶墙的赵启平,“平哥,咱们再回去吃一盘脆毛肚吧!”


赵启平:???


他们俩现在这个模样,是他们阿诚哥最不喜的样子。每回见到他们撸串喝啤回来,总忍不住唠叨,“你看看,你们这个样子哪像是要结婚的人了?你们能不能正正经经地带个人回来?”


作为明家唯二的单身狗,赵李二人都很淡定,异口同声,“阿诚哥,看缘分吧!”


2


“先生,看个相不?”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中年男子,一瘸一拐地打断了两人美食谈话。他目光绰绰,拉住李熏然,“先生,你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相,天圆地方。”


李熏然摆摆手,阿叔不要背台词啦,你虎牙都露出来了。


那男人很坚持,“小伙子,你的红鸾星动啦!明天一定要加班!”


李熏然平日里最厌烦家里人暗搓搓提醒自己单身的事儿,一听这话刚想开口反驳,“嗝!”浓郁的蒜泥合着芝麻酱的味道喷涌而出。


赵启平:“盒盒盒盒盒盒盒嗝。”


3


男子被李熏然的嗝拒绝得有点眩晕,不过他依然很坚持,继续走到笑弯了腰的赵启平面前,“先生,看个相不?”


小狐狸笑得上半身都直不起来,只得学着李熏然摆摆手,意思不用了。


一回生,两回熟,男人又去拉赵启平的手臂,“小先生,你的红鸾星也来了,明天啊,你也一定要加班!”


4


李熏然和赵启平好不容易摆脱那人,走回家的路上,李熏然转头说,“平哥,你觉不觉这人是我们领导派来的?盒盒盒,要我们明天加班的意思?”


“我院长?凌远本来就是个加班狂魔好嘛?之前他哪天加班走过这出了?”


5


男子这番预测的话,李熏然没放在心上。他是公仆,哪会信这些,第二天在床上躺了一宿就忘了七七八八的,翻身起床的时候只记得收藏昨天光顾的火锅店,好吃。


赵启平倒是留心了。他平日里读书杂,对于那些阴阳八卦五行周易小说可爱留意了,占卜算命也略有涉及。是以那个婶子那么说,他倒真是记在心里了。


6


第二天下午的五点半。


李熏然准备下班了,他刚刚站起来要去换下制服,外头的小警察进来了。


“师傅!快,我们得去第一医院,那边的票贩子窝里反,说都见红了。”


7


赵启平看看手表,加班还是不加班呢?


今天外面挂号的病人都就诊完毕了,那再坐一会儿?


还没等他纠结完,小护士噔噔噔噔地跑进来,“赵医生,赵医生,外面票贩子打架,说是误伤了一个赶来探病的市民,左臂骨折,您快去看看。”


赵启平匆匆拿起手里的记录册,心道:哟呵,红鸾星来了。


8


凌远风尘仆仆地从外地赶回来的时候,李熏然正在一楼大堂给那些票贩子录口供。典型的一起因分利不均而引发的恶性斗殴事件,打斗中还误伤了一位四十五岁的无辜市民。


李熏然听到这儿已经很生气了,“票贩子?拿着人救命的钱来赚?你们的心是不是都吃进狗肚子里去了?我告诉你,还打架斗殴误伤无辜,瞧你们能的,一个个欺善怕恶的混蛋。小许,一个个拉回去,关他个24小时,下一次见一次审一次,看他还敢不敢在医院里嚣张。”


说着,他往凌远那里去,“您是院长吧?放心,这帮孙子我们管了,他们以后也没这个胆在您的第一医院撒野了。”


小卷毛跟着主人说话的语调一上一下,凌远瞅着觉得特别的可爱。初生的牛犊看不惯一切不公,指责分食的鬣狗不该以多欺少,弱肉强食。可爱。可爱得让人想守护他的这份阳光。


他往前一步,握住李熏然的手,“李警官,我是这里的院长,凌远。感谢李警官对于第一医院的保护。”说着从手机里打开微信,“方便的话,加个好友吧。有机会,还想谢谢您呢。”


李熏然拍拍凌远肩膀,“客气啥?警往事医杯酒嘛,来,你扫我二维码。”


9


大鱼打架,虾米也会受伤的。


票贩子误伤的伤者,谭宗明躺在第一医院骨科的病床上,不禁想起最近安迪常说的那句外国谚语。虽然他这个体型,看上去比大鱼还大。


只不过是来这里的干部病房,探望一下最近刚刚做完搭桥手术的哪位财政司高官。还没走到最里面的干部病区,从后面窜上来的人一把抓住他高定的西服往后扯,拉到自己前面作挡箭牌。还没等老谭反应过来,不知从哪里来的花铲抡上来,“嘎达”一声,老谭挡在脸前的左手就动不了了。


醒过来时,他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不行,老谭第一个反应,快把刘医生叫来,好好检查一下。叮叮咚咚地右手还没播完好,有人进来了。


“是三床吗?”


声音不错,老谭分心听了听,继续拨号,打出去。


“先生,我是骨科的赵启平,现在给您的手臂做个详细的检查。”


谭宗明抬头看了眼赵启平,准备推脱他的检查。就在这时,刘医生的电话也通了,那头熟悉的声音传过来,,“喂?谭先生啊?找我有什么事吗?”标准的港普。


“没事,你好好休息。”眼前这医生,不错。


电光火石间,谭宗明又挂了人电话。转头略带虚弱地往赵医生那边看,“医生,胳膊疼,特别的疼。”老谭的眼神有些勾,慢慢朝赵医生看一眼,又看一眼,饱含深意。


赵启平海苔眉皱着,圆眼像是刚刚启动的X光机,从上到下把谭宗明扫了一遍。“这就是我的红鸾星???”


10


预测,是指预先推测。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对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 《高考作文 上海卷》


11


但不管是乐于接受,还是不以为然,不久之后,明家的两位弟弟终于是找到了另一半。阿诚欣慰地看着对面那两个上门的女婿,点点头。


一个是市级医院院长,一个是海市经济大亨,家境和事业勉强凑合吧。一会儿让先生回来再看看他们的品行如何。


坐在对面的凌远和谭宗明突然打了个冷颤,三伏天,怎么突然刮起了冷风呢?

评论

热度(177)

  1. 烟雨作诗东晋小狐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