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凌李】【上海卷】第六感

风雨与共:

一个存在感非常之弱的关键词:预测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BE预警


联文第一篇


-----------------------------------------------------------------


“预计今日下午至傍晚期间会有大到暴雨,局部会有大暴雨……”


“老凌,天气预报说可能会有大暴雨,你出门别忘了带雨衣。”李熏然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嘱咐凌远,这种鬼天气,做什么都不爽快,云沉沉地压着,空气中能撸出水来,湿热闷,压抑着人们的情绪。


凌远没有答话,他正与李熏然冷战,李熏然似乎忘了,但他还不想忘,至少这回要让李熏然长个记性,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妥协。他在心里数着数,再过三秒李熏然就该问他为何不回答他了,3、2、1……就李熏然的问话没等到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响起。


“喂,三哥……好的,我马上到。老凌,局里有事,我先走了,你下午开会别忘带雨衣。”


“好,知道了。”凌远最终还是无法,答应了一声,又被这小子混过去一次,看着李熏然的笑容凌远默默地想。


 


等到下午凌远出门时,果然下起雨来,云黑沉沉地压下,黄豆大小的雨点噼哩啪啦往下砸,恨不得一下子就能在地上砸出个坑来。凌远看了看遮天雨幕暗自叹了口气,看来这大暴雨是下在这个局部地区了,希望李熏然他们只是进行案件研究或审讯,而不是出外勤。


开车上路,雨刮器开到最大频率,视线仍时不时地被遮蔽,凌远将车速控制在40迈左右,又开起了车灯,小心翼翼地与前车保持距离,安全还是最为要紧的。想到前些年李熏然因为形象出众被交警队的同事上赶着拍完了一系列交通安全宣传片,其中就有“雨天路滑,请将车速保持在40迈左右”这句台词,凌远想着忍不住笑出声来。


到会场时迟到了近十分钟,好在因为天气原因也有部分人还没有到。会议开始前凌远照例开了静音,想着两个小时后应该买些什么菜,李熏然会不会又要通宵,什么时间送宵夜比较可行……反正就算一心两用凌远照样能将所有事都处理地井井有条。


会议进行到一半时凌远似乎听到了一声响,从窗外传来,并不重,他却分明听到了,下意识望向窗外,雨幕连着天地,却似乎在一瞬间被什么东西辟成了两半,待到他想仔细分辨时一切又回归了平静,只是他再也静不下心来,明明是在会场上,却觉得四周仿佛安静地过分,心却在这时隆隆跳动,几乎盖住了会场上的声音。


按了按心口的位置,那里有一张李熏然的照片,黑白的,用他的话说就是:黑白照我已经收起来了,以后没我的允许,这张照片就不许用。


凌远第一次不顾会场礼仪提前退场了,深吸了两口气后还是掏摸了两次才将手机取出,焦急地等待着电话的接通音响起,嘟嘟嘟……,手机体会不到人间疾苦,一直无人接听。


李睿冲出会场时看到了一个犹如困兽的凌远,那一刻,什么从容什么姿态都统统见鬼,焦躁几乎要化成实质从凌远身上透出来。


“凌院长,三牛来电话,李警官在我们院……”


李睿没有说完,雨幕里残留下凌远的身影,片刻后奥迪轰鸣着冲向市一院。




真的到了这一刻凌远反而冷静下来,手术室外闹哄哄的一片,已经忍不住哭出声的简瑶,捏着拳想要对着歹徒开拳的赵寒,死死按着赵寒的季白,还有那个得意洋洋冷嘲热讽的歹徒。凌远到时没有如往常那样让所有人都分开,一拳砸上歹徒脸时连带着身边的齐钰也趔了一趄,所有人都被凌远的煞气震住,刚刚还各种吵闹的手术室外如同突然真空了一般一丝声音也无。


韦三牛跟庄恕一同出来时下意识地避了避凌远的眼睛,凌远一下子瘫坐在地,直到李熏然被推出来。


李熏然静静地躺在那里除了脸色苍白一些就没有什么变化,好像只等着凌远在他脸上印上深深的一吻他就能如往常一般醒过来。于是凌远起身,来到李熏然身边,将自己的唇缓慢而又虔诚地覆在他失色的唇上,辗转反复,徒劳地想将那两片唇暖热,可是却再也暖不起来。


凌远慢慢抬头,没有崩溃恸哭,他仔细地帮李熏然整理衣物,又将他的警帽放在他的枕边,轻轻地盖上白布,然后回身对着季白说:“我想知道经过。”


“熏然是见到歹徒才冲过去的,一个死胡同,他赶到时歹徒刚刚袭击了一名路人,熏然急着救人,就没来得及卸下歹徒的枪,再加上大雨掩盖了歹徒的行动意图,也盖去了一些声响,熏然就,没能躲过。凌远,你,想哭就哭吧。”


凌远沉默着听完了整个过程,却只问了季白一句话:“解放路,是不是在解放路上?”


“是,你……”


“我知道,我听到了枪声,但我没能,我没法阻止。”凌远涩涩一笑,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那些人来求我时都说我这双手是奇迹,能救人医人的奇迹,但我却救不了我最想救的那一个,可不可笑。”


季白动了动唇,想说什么。


“你肯定想说我不可能听到枪声对不对?可事实上我听到了,你知不知道,我当时就在不远处的会议中心参加一个无聊的会议,我想着回去后就不生熏然的气了,想着给买些螃蟹蒸上,如果他晚上不回家就送些到局里。没想到他真的不回家了,永远都不回了。”凌远缓慢地诉说着,如同讲一个睡前故事,只是故事里的主角成了李熏然,而故事的结局是主角的死亡。


季白想要阻止,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最终只是抬手拍了拍凌远的肩,说了一句节哀。




停灵、追悼、入殓、火化。当李熏然最终变成一盒灰烬,凌远没有流下哪怕是一滴泪,所有人都觉得凌远凉薄,凌远不在乎,因为知道他热血的那个人已经再也不在了。



评论

热度(52)

  1. 烟雨作诗风雨与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