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凌李】【上海卷】笔记本

风雨与共:

上海高考作文题:预测。有人相信预测,有人不相信,你怎么看呢?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上一篇是刀,这一篇就甜回来,HE。


联文第二篇


 


----------------------------------------------------------------------


凌远在十岁那年捡到了一本笔记本,书封上是一副印象派画作,土黄色的大构线,掺杂着寥寥数笔深咖色,明明没什么可联想的,凌远却偏偏着了迷般喜欢。


但喜欢不代表可以占有,这本笔记本到底是谁掉的没人看到,凌远只好采取了最笨的法子——守株待兔,可一直等到华灯初上他也没见着个疑似失主。无奈之下他将笔记本带回了家,还差点因为晚归被父亲责骂。


第二日他依旧等到灯火初明,却依旧没有人来寻。同班的比他大上好几岁的同学路过时见到,抢了他手中的笔记本就跑,他追了几步之后便放弃了追逐,远处影影绰绰的人影显示对方不止一人,实力相差过巨,得不偿失。


本以为这事就此揭过,不成想第三天一早那个抢了笔记本的男孩将笔记本还给了他,疑惑对方为何会如此行事,在听到对方用装出来的不屑语气诉说着笔记本垃圾时才明白,原来这本笔记本无法写上字。难怪会被丢弃路边,如果真是写上不任何字的话,但真有白纸上写不上字的情况吗,凌远看着手边的笔记本疑惑不解。


索性就将笔记本带回了家,一来二去几乎忘了刚捡到它时的惊喜感,将它置入书架后也未再管它。


 


直到有一天,已经独当一面的凌远要去北京参加一个医学研讨会,因为走得匆忙,错手将那本搁置十数年的笔记本装入了行李箱,到了地方才发现带错了笔记本。事已至此,再懊恼也无用,索性便打开笔记本按着记忆写下会议发言。


洗浴过后的头发软趴趴地贴在额前,凌远轻啜一口龙井,清浅的香味在口中弥散,提起笔写发言内容,却发现一而再再而三地划写不出任何字迹,疑惑地拧开笔杆,墨襄内的墨汁显然未干尚满,尝试着轻甩了下,墨汁欢快地淋漓出来。可接着写,还是无法写入任何字迹。


久远的记忆被凌远翻腾出来,有这么一瞬凌远觉得这是别人的恶作剧,甚至想到是不是韦三牛这家伙在搞鬼。摇摇头,凌远还是无法接受这种设定,大概是表面有层油脂?可无论从触觉上来判断还是用指甲轻轻抠挖,纸张不会是特殊纸张。而就算是特殊纸张,写不上字总也有划划痕存在,但纸张上仍是干干净净的一片,连坑洼也无,“难道我是科幻小说的主角?”凌远笑着调侃自己。


-你不是科幻小说的主角。


笔记本上浮现出这句话时饶是凌远也结结实实地愣住了,怪力乱神?还是没有睡醒?伸手取了茶杯,灌了自己一大口茶,凌远才稍稍冷静下来。


脑子里过了一遍所有的可能性,凌远试着说了一句:我是谁。


-你是凌远,男,34岁。14岁上大学,16岁出国读博,28岁回国,去年正式任海市每一医院院长。


笔记本上再次浮现出让他震惊的答案,完全正确,凌远很清楚自己没有醉,凭空出现的字迹表明了没有任何恶作剧的可能,他以为这是最为荒谬的事,却没想到更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


-你现在北京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会议结束那一天你会遇见你的爱人,他叫李熏然,男,今年28岁,是个刑警,一年后你会与他正式在一起。你会在二年后得一场大病,39岁那年你的父亲将死于车祸,43岁那年你的养母将死于肝癌,同年你会进入市卫计委任卫生局长,44岁那年你的养父会随着你的养母离世。45岁时李熏然会与你提出分手,但你们不会分开,隔年你们收养一个孩子。50岁那年你因为长期过劳退居二线,55岁你会得高血压,同时你跟李熏然会换一套房子,58岁时你的心脏也出现问题,但不会致命,65岁时你正式退休,拒绝了学校的退休返聘,69岁时你的养子会遇到他的爱人,此后你的生活基本平顺,直至88岁,你会寿终正寝。


凌远几乎忘记了呼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文字是什么意思?这本笔记本又是什么?他不停地喃喃自语,如同溺水之人妄图抓住飘浮的木板。


-我是预言笔记,能让人窥见未知,我能让你知道未来所要发生的事,无论大事小事,只要你想知道就能让你知道,但我无法改变事实,只要是纸上呈现的,无论何事都无法改变。


密密麻麻的文字看得凌远在七月的高温下出了一身冷汗,他听到“咯咯咯”的声音,茫然地想要找出声音来源,却惊恐地发现这其实是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他又试着灌了自己一大口茶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良好的记忆力让他过目不忘,纵使这些文字在显示了5分钟后便立即消失,他却依旧能记得清楚曾经出现的每个字,甚至他还记得哪一个字写在哪一行哪一列,他从没像今天这样痛恨过自己的记忆力。


凌远哆嗦着抓过一旁的钢笔,泄愤似地在笔记本上涂画,他甚至痛恨自己为何好死不死地问了一句“我是谁”。一眨眼之间,他的人生被写好呈现,他就如同戏剧里的男主角,剧本由人定,而他却只负责出演。如果他的手边有酒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灌醉自己,醒后是否会一切如旧?他没有来到北京,也没有这个该死的笔记本,更没有那些堪比地狱的文字。


震惊、痛恨、纠结、后悔……百种滋味轮番上头,握拳狠狠地砸向桌面,预言,呵,可笑的预言。凌远粗喘着逐渐冷静下来,事已至此,再懊恼悔恨终是无用,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笔记本合拢丢弃。蹒跚着再次进卫生间冲了个澡,将自己丢入被褥,这一夜他梦魇不断,一突儿梦见自己与人一同做饭,可他又看不清那人的面目;一突儿梦见自己的亲生父亲突然出现,在林家死赖不走;一突儿梦见养母拉着他的手对他道歉;一突儿又梦见自己参加了一个盛大的婚礼……


第二天醒来汗透衣衫,一夜乱梦的结果是头痛欲裂,洗漱过后凌远总算缓过来一些,想着这种东西还是毁了为好,凌远打算将笔记本取回,可等他来到昨晚丢弃笔记本的纸篓前才发现笔记本竟不翼而飞,昨晚的一切仿佛南柯一梦,如果不是凌远对自己的记忆深信不已,他大概会以为自己得了什么妄想症。


没有了笔记本的视觉刺激,凌远显然能更冷静地思考,现在想来这本笔记本颇有些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的意思,难道它的任务就只是为了给自己写下自己的人生?三言两语,类似大纲文似的人生,一早定好的人生,这样的人生究竟又有何意趣可言!


大概由于没有休息好,也或许是近乎灵异的事件带给凌远过大的冲击,那几日凌远的状态极差,好不容易等到整个议会结束凌远几乎是逃一般地离开这座城市。


左手行李右手机票,凌远觉得就算当年许乐山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也没有如此狼狈过,快些再快些,早离这里一步似乎就可以当事情没有发生过。从容冷静的面具撕破,剩下的只有惊慌失措。


“对不起先生,先生,先生请你等等,这是你的证件吗?”


一把低沉悦耳的嗓音由远及近,凌远惊醒般回过神来,青年温和的笑容撞入眼帘,却溶不掉他内心的冰冷。


“先生,这是你的证件吧。”这回换了陈述句,证件上的人与面前的人确认无疑,但面前这人的状态显然并不好,青年有些担心地皱起了眉,“先生,你还好吗?”


“谢谢,这是我的证件。”凌远机械地接过证件,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是李熏然?”


青年明显地惊愕了一下,随即一笑:“我是,你认识我吗?”


人明显是惊到了,但却还是用最快的速度调整了自己的面部表情,甚至整个人都故意地放松下来,可微微前倾的姿势明显是蓄着力的表现,还有他下意识的握拳与右手后移,一切动作都显示这人受过专业训练,可能是个警察。凌远自嘲地笑笑,在这种状态下竟还能条分缕析地去判断别人,其实也不算别人,至少这可是自己以后可能的伴侣。


“不认识。”凌远挥了挥手,从青年,哦不,现在是李熏然身边走过,却在十几步后突然停下,大踏步返回,拉着被他的一连串非常理举动给怔懵了的李熏然来到条椅上坐下。


“李熏然,你听好,我叫凌远,是海市第一医院院长,我现在要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我在清醒的状态下所说,你可以当它是一个故事,你想听吗?愿意听吗?”


“凌院长,你对我而言是个陌生人,我的职业本能告诉我不应该听你说些什么,但我的本能却告诉我应该听你说说,所以,你可以长话短说吗?”


凌远尽可能简要地说了这几天发生的事,也包括二十几年前他捡到笔记本后发生的事。这期间李熏然数次打断他的话,想试着从气候、居所环境、凌远本人当时的精神状态等一系列客观因素来破析凌远那看似天方夜谭的亲身经历,可到最后,当凌远睁着他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直直地看着李熏然问李熏然相不相信他所说的一切时李熏然第一次违反自己的职业判断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李熏然说地异常坚定,不知何故,但就是选择相信。


“谢谢。”凌远几日来第一次觉得整个身心都放松下来,犹如久行的旅人寻到一处安睡之所,从未有过的放松感,让他对李熏然产生了无可抑止的亲近感。


他握了握李熏然的手,下一瞬揽过了李熏然的肩直接给了李熏然一个大大的拥抱。怀里的身子僵了一下,却又很快放松下来,并回给了凌远更用力的拥抱。


“那么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凌远,海市第一医院院长。”


“我是李熏然,海市第一刑侦大队副队长。”


“一起回家吗?”


“当然。”




---------------------------------------


“所以我在前一时还在痛恨这本笔记本中所呈现给我的内容,却在那一刻想要感激它,如果不是它让我魂不守舍,可能我就不会遇见你,熏然,谢谢你来到我世界。我曾经在知道这个关于自身的预言后对往后的生活失去了所有的激情与兴趣,却在遇到你之后觉得如果是与你一起迎接已知的未来似乎也不错。”


“其实我当时想的是先稳住你,然后再与你的家人进行联系,抱歉,那时我实在是无法全身心地相信这样一件事。”


李熏然难得地露出羞赧,却被一吻封住了全部唇舌,你想说的我都懂,所以就不必再浪费时间在一些细枝未节上了。


END


====================================


写在文后:看到预测或预言这类词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卫斯理系列的《天书》,对“翻看一张陈旧的报纸”式索然无味的人生非常震憾,所以当时看到这样的一个题目就想写写相关的故事,但第一笔力有限,无法写出那种人生无味到近乎恐怖的感觉;第二是终是舍不得再虐他们,也是答应了看文的朋友要写甜品。

评论

热度(46)

  1. 烟雨作诗风雨与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