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凌李】拥抱超过三次就在一起吧

阿墨: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拥抱


 


01


 


凌远刚从盥洗室出来准备回包间就被迎面而来的人撞进了他的怀里。


 


他被撞得朝后退了两步,怀里的身体温暖柔韧,一双细瘦的臂膀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凌远怀疑自己应该是喝醉了,但怀里真实的触感却又提醒着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


 


他刚想说话却被一声喊声给打断:“哈哈哈副队你还真抱上了,算我输,我们接着来。”


 


凌远算是有些回过味,敢情这是隔壁包间的人在玩游戏呢,只见刚才还紧抱着他的人飞快地从他怀里退了出去,急促地说了句,“对不起。”


 


怀里的温暖一下失去的感觉让凌远有些怅然,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眼前的青年朝之前喊他的那间包间跑去推门进入。


 


凌远抬头看了眼包间号201,与他所在的包间正好对门,凌远不由笑了一下转身去推自己所在的包间门。


 


李熏然进入包间后脸还有点烧,坐下时还被小徒弟笑,“副队,你脸怎么这么红?”


 


李熏然瞪了他一眼,手一抬毫不客气地狠狠敲了下他的脑袋瓜,要不是这混小子想得什么狗屁游戏,他至于那么丢人吗,想起刚刚扑进男人怀里闻到的一丝消毒水味,难道那人是医生?


 


真是太丢人了!还好对方没说什么,李熏然想起刚才男人脸上掠过的诧异,脸就烧得更厉害,将桌上的一整瓶啤酒放在小徒弟面前,“喝光。”


 


“啊?!”


 


02


 


李熏然现在的心情已经是恨不得地上有个洞好让他立刻钻进去把自己埋起来。


 


怎么又是他!


 


想起刚才被凌远拥在怀里的样子李熏然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丢脸过,丢了一次不够竟然还有第二次。


 


李熏然因发烧被简瑶硬是绑来了医院,盐水刚吊完,他就已经忍不住直奔盥洗室了,待他出来时,不知该说他幸运还是不幸,正好碰上来医闹的家属。


 


病患家属激烈的言辞逐渐上升到肢体冲突,他赶紧上去调解,谁知已经被愤怒烧红了眼的家属竟然从包里掏出了剪刀就朝医生刺去,李熏然上前去挡被划破了手臂,血一下争先恐后地从伤口中涌出吓到了正握着剪刀的家属,李熏然乘机一把夺过剪刀,稍微后退几步背就撞上了一个人的胸膛。


 


凌远在办公室听说了医闹快步赶来便看到已经差不多收场的画面,当看到李熏然捂着被划破的手臂时眉头一紧,上前一步正好被后退的小李警官又撞进了怀里,凌远这回不像第一次那样手足无措,相当自然地扶住了那人的肩。


 


“对不起!”


 


熟悉地开场白让凌远想要失笑,怎么这人每次见到他都是一开口就是道歉呢。


 


但凌远还没露出笑来看到他的伤口先是拧起了眉,抓了他的手就走,“先跟我去处理伤口。”


 


“哎,等一下,这里还没处理好呢。”


 


李熏然被他带着走了几步回头看向闹事的地方。


 


“保安科的人已经到了,接下来的他们可以处理。”


 


“可是……”


 


李熏然抬头就看到了凌远胸前的胸牌,剩余的话又咽了回去,好嘛,你是院长你最大。


 


凌远头也不回地把他拉到急诊室取出止血药物器械开始处理伤口。


 


伤口虽然看上去很长,好在并不深,凌远处理好伤口还不忘叮嘱,“伤口不要碰水,最近吃的清淡些,忌油腥烧烤。”


 


李熏然听前面的话时还点着头,听到后面头一下耷拉了下来。


 


凌远强忍住想要呼噜头毛的举动严肃地问他:“听清楚了没?”


 


“哦————”


 


03


 


李熏然这次终于不再对别人投怀送抱,他接到了一个投怀送抱的凌远。


 


他转头打量着坐在副驾驶的凌远回想着刚才的那一幕。


 


他刚踏入盥洗室的门便看到跌跌撞撞出来的凌远:“凌院长?”


 


李熏然赶紧上前一步接住了看上去像是快要晕倒的凌远。


 


凌远是真的快要晕了,胃里翻江倒海前面刚吐了一回,现在仍觉得有想作呕的冲动,第一医院申请的设备资金,卫生局卡了又卡,今天终于在凌远的舍命陪君子下松了口,凌远自然高兴,但显然他高兴的太早了,现在的他连走路都似乎是打着飘儿的。


 


凌远睁眼仔细端详了李熏然一会儿,终于认出来了,李熏然本以为对方应该也就打个招呼,谁知凌远开口就是,“不是跟你说了忌油腥烧烤吗,你怎么不遵医嘱?”


 


李熏然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现在他两看起来明显是眼前的人更像不遵医嘱,但是对醉鬼要多一份宽容,“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


 


凌远没有答话,只是垂头捂着胃。


 


李熏然将他的一只手搭在肩上,小心地将他扶上了自己的车。


 


车子一路平稳地驶进了第一医院,李熏然想把人送到急诊,凌远像是终于清醒了一些,“不去急诊,去我办公室。”


 


“你现在这样需要看医生。”


 


“我就是医生,我办公室有药。”


 


他怎么不知道这人喝醉了竟然还能像个小孩一样的耍赖?!


 


将人送到办公室给喂了药,凌远的手搭在额上闭着眼。


 


李熏然见他一动不动,试探地唤他。


 


“凌院长?”


 


“……”


 


“凌远?”


 


“……”


 


“老凌?”


 


“……”


 


李熏然有些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己被抓着的手,现在他该怎么办?


 


凌远睁开眼时便感觉到身边有人,侧头看去便看到李熏然趴在他枕着的沙发扶手边上睡着。


 


李熏然?他怎么会在这里?


 


凌远有些莫名,正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正抓着对方的手,细瘦的手腕被自己紧紧圈握住,李熏然头枕在手上姿势有些别扭。


 


有些模糊的记忆涌入脑内,貌似是自己喝多了被他给送了回来,凌远的目光游弋到那人袖口处露出的伤疤,伤疤已经开始长出新肉,凌远的手指划过那处露出的地方,李熏然似乎有些怕痒地缩了缩,凌远抬眼去瞧却发现那人依旧熟睡着。


 


他的心里悄悄地舒了口气。


 


凌远又躺了回去装作一切没发生的样子。


 


等他睡熟后,李熏然悄悄睁开了一条缝,嘴角勾起的笑即使用手臂挡着都快要遮不住了。


 


04


 


第四次的拥抱说不准是谁先抱上来的,只是当两人的脸快凑到一起时,门砰地被打开,韦天舒的声音传了进来,“凌远,我跟你说这份报告我真没办法写……卧槽!”


 


Fin



评论

热度(249)

  1. 烟雨作诗阿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