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凌李】药

阿墨: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别撑了,来我怀里


首次写60分,有点莫名的小激动2333


凌远回到家已是深夜,打开壁灯,暖黄的光在一瞬驱散了阒寂的黑暗,他一手撑着墙一手捂着胃艰难地换着鞋。


 


他换好鞋步入客厅,客厅一片静默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有隐隐传来窗外的虫鸣,他坐在沙发上靠着靠背疲惫地阖上了眼。


 


白天的医闹手术已经耗去了他大半的精力,晚上还得强撑起精神去参加饭局,在外人眼里他永远是站在顶峰睥睨众生,医生护士敬他,患者医闹畏他,领导赞助夸他,这些全部概括起来就是第一医院的凌院长是个有远见,有能力,有魄力的领导者,他彬彬有礼却又高高在上。


 


他们不会知道他们心中似乎永远都像是屹立不倒的铁人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在高度工作后因胃痛疼得整个人蜷缩成一团,他在饭局过后在洗手间里吐到天昏地暗的样子没有人看到,也不会有人会去注意到,他们只知道有凌远在,那么似乎什么事都不算事了。


 


凌远闭着眼等着那熟悉的痛楚过去,过了好一会儿疼痛似乎慢慢有所缓解,他睁开了眼,脸色苍白得吓人,额上覆着一层密密的汗,他的视线游弋着落在了身前的茶几上,茶几上摆放着一个智能药盒,那是他早上出门忘带的,虽说办公室也有备用药,但这只够勉强支撑到他结束饭局。


 


他的手碰上药盒,药盒突然发出了声音,“凌远,你吃药了吗?凌远,药不能停。”


 


凌远被吓了一跳,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自己不小心碰到了药盒上的按键。


 


他打开药盒,里面整齐码放着各种胃药,想起刚才的提示音,凌远不由得笑了。


 


小混蛋,简直是要造反了。


 


李熏然前阵子案情有了突破性进展,据可靠消息他们之前办的一起连环杀人案的嫌犯出现在了邻省,李熏然与其组员即刻赶往,临走前,他担心凌远会忘记吃药,这人一忙起来准是什么都顾不上,便将药盒设置了语音提醒,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凌远从药盒里拿出了两片药片放进嘴里,又拿起一边放置着的杯子,杯子里空荡荡的,他才想起没烧水,但他也实在没力气去折腾了,只好机械地咀嚼着药片,苦涩一下子蔓延在口腔里,他皱了皱眉,真他妈苦。


 


韦天舒,李睿和凌远就着阅片灯上的ct片子研究着病情,蓦然凌空插来一道声音,“凌远,你吃药了吗?凌远,药不能停。”


 


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弄得一怔,偌大的办公室里一片寂静,只有那听起来有些低沉但却带着欢快的声音响着,“凌远,你吃药了吗?凌远,药不能停。”


 


凌远冷静地打开药盒,冷静地拿起药片,冷静地放进嘴里,冷静地拧开杯盖,喝水,吞药。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末了,抬头看到眼前两人怔怔地看着他,“有事?”


 


眼前的凌远一定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凌远!


 


韦天舒与李睿同时想道。


 


这也太惊悚了,那个不把胃拖到实在受不了才吃药的凌远竟然随身携带药盒乖乖吃药!第一医院是要被收购了吗!


 


不过刚才那声音似乎听起来很耳熟啊,好像在哪儿听过,韦天舒心里琢磨着,直到凌远把病历敲在他脑门上。


 


“你把这份病历报告写好交给我,今天。”


 


凌远说完径直返身离开,留下一脸同情的李睿和一脸茫然的韦天舒。


 


“他刚刚说了什么了吗,一定是风太大,我没听清楚。”


 


“院座说了让你把这份病历报告写好。”李睿重复了一遍,同情的目光更甚,又强调了两字,“今天。”


 


韦天舒看着手中的病历,突然猛地奔出办公室,“凌远!不,院长,这件事我认为我们得重新商量一下……”


 


凌远忙了一天回到家时虽不至深夜,但也已是华灯初上,打开门迎接他的不是一室的黑暗阒寂,而是一片刺眼夺目的灿烂,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弯着腰在客厅里从行李箱里拿东西。


 


李熏然转回身看到了凌远,他的眉眼在灯光里晕出一层毛茸的光缘,他眯眼笑着展臂对着凌远,“我回来了。”


 


凌远如愿以偿地迎进了那个他朝思暮想的地方,这是他的港湾,他的归处,他一心所向的温暖,然而……


 


“凌远,你吃药了吗?凌远,药不能停。”


 


药盒忠实地行使着它的任务。


 


“李熏然,我们是不是有笔帐还没算?”


 


凌远笑得如沐春风,只是似乎隐隐可以听到磨牙声。


 


一定是我听错了吧,李熏然想着,他“盒盒”地笑了两声,不着痕迹地退了两步,一脸的诚恳样,“凌远,你该吃药了。”


 


凌远一把将人拉进了怀里,他的唇贴着李熏然的耳朵,低哑的气声随着温热的呼吸一起钻进了李熏然的耳朵里,让他忍不住颤栗着,“我正在吃。”


 


Fin

评论

热度(286)

  1. 烟雨作诗阿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