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楼诚】芝麻糖

阿墨: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芝麻糖




明诚并不像明台那样对零食嗜甜如命,虽说家里总是不缺各式各样的糕点零嘴,从奶糖巧克力到奶油小方黑森林,从芝麻糖榛子酥到青团桂花糕,中西皆有,但在一片琳琅满目中明诚犹爱芝麻糖。


 


香甜可口,酥中有脆,满口生津,明诚对芝麻糖有种难言的情怀。


 


他以前的家在南市区的一条弄堂里,弄堂是劳动人民的智慧,两边连排的石库门错落有致,地面是由一块块拳头大小凹凸不平的小方格青石板路铺就而成,与两边的石库门形成了一条狭窄通幽的过道,而每一扇黑色木板门里就是一个个充满着锅碗瓢盆嬉笑怒骂的故事。


 


明诚最喜欢的是听弄堂里的叫卖声,弄堂里时常会听到许多小贩叫卖着各种吃食,每次只要叫声一响起,在弄堂里玩的孩子便跑去向家里要零钱哄向了叫卖的地方,可谓热闹非凡。


 


小贩们掀开盖在担子上厚重的棉布,各种香气顿时溢满了弄堂,在逼仄的空间里互相交织着。


 


明诚偷偷打开了门来到了弄堂口摆放着的那些摊位前,小孩子们争相把手中的零钱递给小贩们,明诚在旁边看着不着痕迹地咽了咽口水,眼里有着渴望地羡慕。


 


然而在众多的吃食前,还是要数卖芝麻糖的张家爷叔的生意最好。


 


每个小孩都无法拒绝糖的诱惑,张家爷叔的手艺也确实好,黑芝麻密密麻麻覆在糖块上,入口酥脆,齿颊满溢着芝麻的香甜,尤其深受孩子们的欢迎,明诚以前也吃过,还是再小些的时候桂姨曾给他买过,那个时候他吃了一口就瞪圆了眼,糖含在嘴里都舍不得咽,逗得桂姨又给他买了两块糖,然而现在,明诚看着布满伤痕的小手再看向芝麻糖摊前围着的人群转身默默离去。


 


明诚再次吃到芝麻糖时是他来到明家后一个月的晚上。


 


明诚半夜肚子饿的受不了,在饭桌上他不敢吃得太多,只吃了个半饱,到了半夜肚子就开始向他抗议了,他翻来覆去发现仍不能平息腹中的那股饿意便起身下床悄悄来到了厨房。


 


厨房里很干净,明家的饭菜都是当日吃当日毕,绝不留过夜,明诚在厨房转来转去却没发现一点吃的,只能沮丧地接了些水喝,他喝得小心翼翼全然未觉身后不知何时已立了个人。


 


明诚放下杯子转身就看到明楼立在他身后,吓得他瞪大了一双眼,他看着明楼完全不知所措,想要说什么,一紧张打了一个嗝,这一打就停不下了,他一个接一个打,想要像明楼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一紧张嗝更是停不下来了。


 


明楼本来只是出来喝水,却发现厨房有亮光,走进一看就看到那个瘦瘦小小的身体像是只小耗子在厨房转溜着,他觉得有趣便也没出声,谁知明诚猛一转身看到他便被他吓到了,明楼心里生起一丝愧疚,早知道就不吓他了。


 


他将明诚抱起轻轻拍着他的背,小孩很瘦,抱起来几乎没什么分量,明楼摸到了手下是一片嶙峋的骨头咯得他有点疼,他把明诚抱回了房里将他放在床上。


 


“是不是肚子饿了?”


 


“不饿。”


 


明诚总算将嗝压制了下去,明楼的话让他的脸有些烧,他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回屋,但肚子却在这时响了,声音不大却也足够让两人听清,明诚的脸更烧了,头低得像是要断下去。


 


他以为明楼会嘲笑他,但明楼并没有,他出了屋子,明诚坐在床上看着他的背影有些不明。


 


明楼不一会儿从屋外拿着一个油纸包着的东西走过来,打开了纸袋,明诚瞧见里面整齐码放着一撂芝麻糖,他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


 


“其实我也饿了。”明楼对他笑道,“你陪我一起吃好不好?”


 


明楼拿出一块放在他手里:“这个可别告诉明台,否则他一块都不会给我们剩。”


 


明诚举起手中的芝麻糖咬了一口,低下头眼眶却是红了。


 


那份油纸包着的芝麻糖最终在两人你一块我一块中消耗完。


 


第二天明镜看着明台撅着屁股在翻箱倒柜,她觉得有些莫名,“明台啊,你在那边翻什么呢?”


 


“我放在这里的芝麻糖不见了。”明台咬着手指,“我特地藏着留着今天吃的。”


 


明诚从明楼房里出来听到这句话时下意识地抬头望了一眼身边的人,明楼接到他投来的目光时笑着将食指比在唇边对他眨了眨眼,嘘。


 


Fin

评论

热度(161)

  1. 烟雨作诗阿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