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明家现代AU】夏日之味(二)

潇洒的胡椒面君:

段子,大概会变成段子合集


前章:(一)





小时候,明诚和明台吃雪糕是要定量的。小孩子贪嘴,要是由着他们自己吃,能吃进医院去。大姐有办法,每次从冷饮店买雪糕都买盒装的,下午最热的时候让明楼从冰箱里拿一盒出来,给两个馋猫一人分一半。


明诚比明台大几岁,小大人一样抱着胳膊在一旁嘟囔:“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明楼轻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那也不能多吃。”


明台还是啥也不懂的小娃娃,踮着脚,眼巴巴地看着大哥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珍贵的雪糕,开心地咽唾沫。


雪糕盒子要么方,要么圆,明楼总能以最精确的方式从中一分为二,保证俩人谁也不多,谁也不少。


后来明台会调皮了,和明诚一起合起伙来闹事,几次拽着明楼的胳膊,非说他分得不公平。


明楼当然看得出他们的伎俩,不慌不忙地把勺子递给他们,说:“不是要公平吗?阿诚来分,明台来选,总行了吧?”


外部矛盾立马转移成内部矛盾。


明诚和明台面对自家精明能干的大哥,哑口无言。


若干年后,明楼到了被逼催着减脂增肌的时候,明诚也管控起他的饮食来。手里的雪糕刚尝了一口,明诚就拿着勺子跑过来了:“这么高热量,只准吃一半!”


明楼那句“反了你”还没说出口,那边已经不由分说地挖去一大勺了。


“别吃猛了脑袋疼。”明楼皱起眉头。


明诚两颊鼓鼓的,被冰得呜呜噜噜说不出话来。


光吃不胖这种体质果真是任性得很。


“这算是报仇吗?”明楼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来。


“你猜。”


明诚顾不上擦掉自己嘴角沾的奶油,送上一个甜软的吻。






十一


今年高温,沪市连续几周都没有下雨了,知了成群结队地趴在树上喊“死啦”“死啦”。明台忧心忡忡地看着院子里大姐种的那一小片菜园子——几根菜叶子蔫搭搭的,和烧烤摊上的同胞兄弟差不离。


明台念起咒语:“滴答,滴答,下雨啦。种子说,下吧下吧,我要发芽……”


明诚助力:“下吧下吧,我要开花。”


明楼看着俩傻弟弟,说:“那写的是春雨,别瞎背。”


明台惊讶地瞪大了眼:“哇!大哥!你也有童年啊!”


他和明诚背的都是小学课本的文章。


明楼对这样的揶揄有些不满:“因为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我的童年简直太漫长了!”




明楼念高中的时候很少约同学来家里玩。社团里一个关系不错的师妹跟他软磨硬泡好一阵子,才拿到了他家的地址,约着周末去玩。明楼当时正看书,心不在焉地答应了,也忘了是周六还是周日。


那天早上,小师妹穿了一身白裙子,害羞又兴奋地站在明家门口。


大姐从厨房出来,一开门,看见一个姑娘站在门口。


“你是……明楼的同学?”大姐有点愣。


小师妹本以为明楼已经跟家里说好了,见眼前的人一头雾水,也跟着一头雾水。


这时候,就听见书房里一阵叮铃哐啷的声音。


明台和明诚两颗炮弹一样尖叫着飞奔出来,明楼举着一把玩具枪跟在后面,一边跑一边还自带音效“biubiubiu!”


帅气的学生代表,优秀的学习委员,公认的冰山美少年——明楼同学冲下楼梯的时候眼角突然瞥见门口站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地停下了脚步。


那身影此时显得有些僵硬:“师、师哥?”


明楼那一整周都没有上学。






十二


明台在家吹空调吹腻了,找哥哥们商量去海边玩。明诚正靠在书房的沙发上看《美国恐怖故事》,旁边坐着明楼,手里翻着《经济学人》。


“这么大太阳,热不热。”明楼插了一句。


“碧海蓝天啊,青春和阳光一起燃烧。”明台油嘴滑舌。


明诚点头表示赞成。


“当然,大哥已经不再青春了。”该补刀的地方一定要补一下,这是明台的基本原则。


明诚点头表示赞成。


“还可以乘机欣赏泳装美女。”


明诚用力点头表示赞成。


“欣赏什么来着?”明楼捏着明诚的后颈,仿佛武林高手掐了命门。


“欣赏清新美好的自然风光。”明诚正气凛然。




去海边的说走就走,明诚三下五除二收拾好了背包,招呼明台出门。


“手机、钱包、钥匙、泳衣、泳镜、毛巾,都带齐了?”


明台比了个大拇指:“OK。”


车顺顺当当上了公路,明诚握着方向盘,悠然自得地哼起歌来。明台扒着窗户看窗外一排排飞驰而过的行道树,有点担忧:“阿诚哥,我总觉得我们好像有什么东西没带。”


“不会吧?我都备齐了吧?”


两人一齐陷入沉思。


半晌,明诚猛一拍大腿:


“大哥呢?!!”




TBC

评论

热度(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