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楼诚/衍生】神奇箱子的奇妙旅行 01

蓝子:

食用说明:
1、伪装者开播两周年了,仅以此文,贺两岁生日快乐!


2、#伪装者金句联文# 本文一切的起源不过就是阿诚哥对大哥的那句:把箱子拎进来啊!


3、设定来源:哆啦A梦的任意门(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这里,囧,所以这是个任意箱(*`▽´*)


4、出没cp:楼诚、蔺靖、凌李、谭赵、庄季、黄曲、贺陈(是的!就是管它的!不嫌事大!


5、这就是一个,神奇大哥去哪里的故事,新世界大门即将在大哥面前打开,欢迎一起来玩。只是角色无关其他,食用愉快:-D



==========

【01 神奇大哥去哪里】

是寒冬腊月的天气,落雪了,雪花簌簌往下掉,因为是除夕的日子,一片茫茫下倒是不显得萧索,轻盈的雪花凭添了几分俏皮。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早就挤在家里过年去。

这个年头,世道混乱,可不管怎样,年还是要过的,不过就是穷有过的方式,富也有过的方式,总要过。这样的日子在乱世里倒变得珍贵起来,至少让人有个盼头,就盼着来年开年里,日子能过安生下来,敞敞亮亮过生活。

海市明家是海市数得上名的大家,这个日子,原本应该一家人热热闹闹聚在一起吃顿年夜饭,可现在饭还没吃,先拉起了警戒。

书房里气氛有点严肃,明家老三明台坐在椅子上大气不敢喘一声,他身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箱子,这个箱子是他自己提回来的,当下明家老二明诚的手正撑在这个箱子上,目光严厉的紧盯着眼前的自家二弟。

“说!”明诚一开口,明台的身子情不自禁抖了抖,从小到大他表面上最怕的是他家大哥,其实比起大哥来,他更怕自家二哥,不生气的时候什么都好说,一旦生起气来,那便是阎罗王驾到。

“说什么?”明台其实也很困惑,心里叫着冤。

“你把你大哥弄哪里去了?”明诚依旧一眨不眨盯着明台。

“我能把大哥弄哪里去?大哥他自己……”不知道心血来潮去了哪里……后面的话明台在明诚的目光下,艰难咽回了肚子里。

+

事情发生在一刻钟前……

+

明楼和明诚结束了工作赶回家,因了是过年,便在回来的路边顺手买了烟火回来点,过年嘛,总要有点过年的气氛。他们在院子里把几个烟火点燃,烟火在雪地里尽情燃烧,像几束繁花。明镜被屋外的动静吸引,出来看,便看见自己两个弟弟长生而立立在那里。

明楼和明诚转身,调笑般同时伸手问明镜要新年的红包,明镜作势要打,明台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手里还提了一个箱子。

一家人在院子里热热闹闹说了会儿话要进屋,明台把箱子放在了雪地里没提,反正他知道,他的二哥一定会提,就算二哥不提,也一定会嘱咐大哥提,反正这两人做什么总是在一起的。

果然。

明诚往前走了一步,嘱咐身后的明楼:“把箱子拎进来啊。”

明楼诧异看明诚一眼,摇摇头,“诶”了一声,这小子,无奈又纵容的认命伸手提箱子。

可等到明诚进门了后,明楼也没有跟上来,明诚感到奇怪,出去寻,偌大的庭院,哪里还有明楼的踪影,只剩下那个孤孤单单的箱子掉落在雪地里。

明诚即刻心里一紧,马上仔细勘查了现场,没发现任何其他可疑的痕迹,而明楼在雪地里的脚印也没有往外走的痕迹,唯一要说可疑的,只有箱子四周,疑似滑倒的雪痕……

明楼消失了。

明诚站在雪地里,看着茫茫的白雪,心里一阵一阵发寒,他低头看箱子,怎么都觉得嫌疑重大,俯身拎了箱子,回屋去审明台。

+

“我知道你平日对你大哥有诸多不满,可是,你也不能把他弄没了啊!他到底还是你的大哥。”明诚苦口婆心道,明台眉皱得死紧,这都什么跟什么,他真的不知道他的大哥去了哪里!

“这箱子是你拎回来的吧。”明诚接着问,明台点点头。

“是你的?”明诚又问。

明台犹豫了一下,原本想要点头,可事关大哥安全,他决定实话实说:“我一次交代了吧,箱子是我拎回来的,但这个箱子不是我的。不是说里面的东西不是我的,东西是我的,只是箱子不是我的。因为一些我不能说的原因,我用了这只箱子,可我发誓,箱子就是普通的箱子,没有任何问题。”

明台一说,明诚就大概明白了。

那不能说的原因他当然知道,明台背着他跟大哥偷偷加入了军(fangtun)统,这次回来也不是像表面的一样,他放寒假,从大学回来,而是受了命令回来执行的,这箱子,自然便是组织准备给他的。

明诚又看了明台良久,终是叹出一口气,决定放过明台,他挥挥手:“去吧,跟大姐吃饭去,安抚下大姐情绪,别让大姐起疑心。”

刚才为了安明镜的心,明诚给明镜说的是明楼临时有些事出去了,现在明镜还气着,说明楼不务正业。

明台得了明诚的指令,呼出一口气赶紧往外走,虽然他也担心他的大哥,可他相信有他阿诚哥在,大哥一定出不了事,就是这么笃定,现在当务之急是去哄哄大姐,这是他的强项,他一向做得很好。

明台出去了,明诚的目光又落回箱子上,他也不知为何,就觉着明楼的消失与这个箱子有莫大的关系,明诚的直觉一直都很准。

箱子是一个木箱子,暗黑的箱身,看不出任何的特别,就跟千千万万的箱子一样,唯一要说特别的,或许也只有箱体上的密码锁,这样的箱子带一个密码锁,难免有些突兀,可也并不是说不通。

按照明楼消失的现场来看,明楼是凭空突然不见的,现场只有这一个箱子,难道明楼还掉进了这个箱子不成。

明诚想。

明诚虽然对这个推测感到好笑,荒诞又不科学,却又除了这个可能又没有别的。

大哥啊……

明诚在心里深深叹息出一声,心底慌张到不行,这个世上,要是从此再也没有了明楼……

明诚不敢再想下去。

明楼就是他的光,他的仰望,他的支撑和他的方向,是他的义无反顾,更是他的情深意长。他的所求和所望都来自明楼。

他们有共同的家国天下,也是彼此黑暗里相互依偎的暖阳。
明诚深深呼吸一口,告诉自己现在还不能慌,明楼还等着他去找。

他又看了一眼面前的箱子。

别说只是一个箱子,便是上天入地,他也一定会把大哥给找回来,带他回家。
明诚暗自捏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印入肉里,生疼。

+

大雪静静地落,白雪落在深红色的宫墙里,琉璃的瓦,朱色的墙,好看得打紧。又是一年除夕夜,宫里张灯结彩,唱春苑布了一个大戏台,皇帝萧景琰在这里设宴款待群臣,也是陪母妃过年。

这宫里啊,难得热闹上一回,都是宾主尽欢,戏唱罢了,还有烟火表演,爆竹声声报平安,祈祷着来年天下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闹了好一阵,才宴散。

萧景琰送了母妃回宫后也回了住处,按照往年的习俗,今晚他是要守岁的。

夜已经深了,萧景琰在房内喝了几盅闷酒再也待不住。

他自是知道自己在心烦着什么,蔺晨还未来。往年的这个时候,那人这时一定已经在自己的身边,吵吵嚷嚷叫人心乱又心安。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要求什么,更不应该期待什么,毕竟他同蔺晨,什么也不是,若非要说是什么,不过就是“托孤”的关系。

当年自己好友林殊在离开前把自己托付给了他的这位神通广大的朋友蔺晨。

“你若顾念你我二人这些年的情谊,我便把靖王托付给你了,朝中局势多变凶险,还望先生能够多多照料。”

而蔺晨也就像答应小殊的,这些年对他照料颇多。

是他自己失了体统,竟然在这些照料相处中,对那人生出一些不可为外人道的情愫来。

琅琊阁少阁主蔺晨,天下谁人不知的妙人,是他萧景琰想多了。

他们本来就不会是一个世界的人,蔺晨爱自由,而他却只能在深宫中,注定求不得,也不可求。

可人心啊,又总会忍不住会去想。

这些年蔺晨游离江湖,也会有日子留在金陵宫中,时间不定,却是年年除夕一定会出现的,萧景琰年年盼着,而今还未现身,萧景琰难免会多想。

若不是那人已经厌倦来陪自己守岁,或是他游离江湖中,遇见了哪家的好姑娘……

萧景琰到底终归是个凡人,凡人便逃不过被情所扰。

为了让自己别再多想,他拿了佩剑到院子里舞。萧景琰舞剑是极好看的,杀伐决断,干脆利落,剑花所到处,白雪翻飞。

突然,他感到自己的面前有人,等到看清时,果然是有人,剑尖堪堪收住,停在眼前人脸前的一寸前,眼前人也似乎因当前的状况有些发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蔺……晨……”

萧景琰试着唤了一声,等到再定睛一看,不,不对,来人不是蔺晨。

只见来人头发很短,穿着一身……穿着一身,萧景琰先暂且叫它深色的外披,脖子间围着一条温暖的围脖,下身居然露出了黑色的里裤……

成何体统!萧景琰暗自叹了一声。

所以这是异国人?

萧景琰猜测。穿衣打扮风俗与自己国家完全不同,不是异国人是什么?倒是有些像⋯⋯

萧景琰琢磨。

剑没有收回去,也没有惊慌叫人,萧景琰从来人身上没有感受到杀气。

“你是谁?深夜来此有何贵干?又是如何来此?快通通招来。”

面前人一动不动。

【TBC】

神知道这是一个怎么由一发完变成了坑的故事
大哥奇妙旅行开始了!欢迎大家一起来旅行!
大嫂:后悔到肝颤!早知道不让大哥拎箱子

一个说明:此文后面还会包含其他衍生cp,所以第一章我把所有cp名都打上了,之后的更新,那一章有什么cp打什么cp名~
以及,欢迎订阅#神奇箱子的奇妙旅行#tag收看本文~

今天还会有掉落,欢迎围观~

以上,食用愉快,谢谢小天使们还在,感谢这份遇见,爱你们么么哒~

欢迎来玩~两周年愉快:-D




特此鸣谢感谢@墨汐 @付阿晨_ @维木向东 太太们听我脑,@慕楼 太太的大力支持,这个文由一发完变成连载,绝对有你们的“功!劳!”!也感谢@helene @mimi剑雨秋霜 @【季节替而岁岁安】 对活动的组织,辛苦了~

评论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