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楼诚】[知乎体]急诊室里遇到过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人和事?

Manfred:

如题。


匿名回答


某三甲医院急诊科医生一枚。


说个前两年的事儿吧。


我们急诊科有三兄弟。三兄弟中的老大也是我们急诊的老大,平时温文尔雅,有点学究气,对周围的人都很好,没有半点领导的架子,可训起人来也丝毫不马虎,我当年实习轮转的时候就被他训过好几次,搞得我那一个月见到他就有点想绕道走,那时候他还不是急诊的老大来着。


老二是我们急诊的副主任,是个不折不扣的“多面手”。脾气很好,平时很照顾我们几个低年资的医生和科里的实习生,经常跟我们一起聊天开玩笑,老大训实习生训得狠了私底下他会去安慰几句,可要是实习生犯了错他也决不会容忍,有时候甚至比我们老大还不留情面。


老三跟我一样是个小主治医,还是跟我一个学校毕业的,比我早两年来急诊,私底下我都叫他“师兄”。活跃好动,平时科里几个年轻医生趁着休息时间在值班室里插科打诨一准少不了他,可到了工作的时候简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对待病人是要多认真有多认真,要多负责有多负责。


我刚来急诊的时候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我师兄,认识了以后发现他比我大两届,私底下就直接叫他“师兄”了。最开始我以为他们三兄弟是亲生的,后来跟大家熟了以后才知道他们其实并没有血缘关系,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他们都跟我是一个学校的。三兄弟中的老二也就是我们急诊科的副主任跟我们几个低年资的医生走得比较近,有时候跟他开玩笑会叫一声“二师兄”,他也会笑着应一句,私底下我跟我家里人说起这些也是这么称呼他的,不过让我叫我们老大“大师兄”我是绝对不敢的……


我们急诊挺缺人的,连续加班熬夜是常有的事,忙起来简直是脚不沾地,经常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这三兄弟凑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一般都是各忙各的,忙完了各自下班回家,不过有时候也会看到他们趁着吃饭的时候在值班室里聊会天,如果是老大跟二师兄待在一起那基本上是讨论病例,有时候也会说点家里的事,他们三兄弟还有个姐姐,如果是老大或者二师兄跟我师兄待在一起的话……那么我师兄就会乖得跟只兔子一样。


扯远了。


那时候是大冬天,气温已经掉到了零下,风刮在脸上跟刀子似的。我们急诊都是十二小时一班,那天刚好是我的夜班。我跟平常一样从家里去医院,七点换班,换班的时候抢救室已经满了一半,大多数都是心梗、脑梗的病人。换了班没几分钟,接到电话说市里发生重大车祸,叫我们准备接收伤员。我赶紧把这事报告给值班的副主任,接着又给总值班打电话,从各个科室调值班医生来急诊,然后开始给科里其他人打电话。


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我们老大的,指挥抢救必须得他亲自来。


第二个电话是打给二师兄的。电话才响了一声他就接了,说他已经知道了,马上过来,接着就把电话挂了,估计是师兄告诉他的。


我赶紧又给另外几位医生打电话。他们有些人接起电话的时候还在笑,估计是和家人在一起,还没吃完饭,可是没办法,接了电话还是得往医院赶。


各科室值班的医生很快就赶了过来,我嫂子也就是我师兄的女朋友当时也来了,一挺娇小的女孩子,把我师兄收得服服帖帖的。我们急诊分门诊、抢救室、重症监护室和病房,还有留观室影像室这些,当时门诊里还有很多病人,都挤在急诊大厅里,我们在保安的协助下将病人和家属尽量安排到了候诊室里。才安排好没几分钟,我们老大和二师兄就从大门口小跑着冲了进来,一路进了值班室去拿白大褂和听诊器。他们不知道车祸和伤员的具体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只能边紧张焦灼地等待边做抢救伤员的准备,没过多久科里另外几位医生护士也来了,接着一连好几辆救护车就呼啸而至。


抢救一开始,送进来的第一个人就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急救员一路上都在给他做心肺复苏,可到我们医院的时候心电图还是一条直线,瞳孔散了对光照也没反射了。救护车还在源源不断地来,需要抢救的人实在太多,我们只能给那人标上黑牌,接着去抢救下一个人。


第二个人送进来的时候满脸是血,还没到抢救室心电图就成了一条直线,血压也低得几乎测不到,我们几个人轮流给他做心肺复苏还挂了好几袋血,各种措施都用上了,好不容易才抢救过来,送去做了CT发现颅骨骨折,颅内出血,脾脏破裂,直接就进了手术室。


第三个人骨盆骨折引发了大出血,外加股骨骨折和开放性肱骨骨折,送进来的时候意识已经淡漠了,血没止住滴了一路,过了好一会才抢救过来,情况基本稳定之后也送进了手术室。


总之,那天晚上急诊里的情况之忙乱之紧张是我从实习轮转开始到那时近十年里从未见到过的。几十个医生护士参与了抢救,每个人心里的那口气都是吊着的,只顾得上救人,根本顾不上其他。好不容易到了后半夜,情况危急身体状况又能够动手术的基本都送进了手术室,情况一直不好需要持续抢救的有好几个,送来时就没了生命体征被我们标上黑牌的也有好几个。受伤较轻的很少,我们能给处理的都给处理了,处理不了的只能先收进病房等着以后做手术。期间抢救室、重症监护室还有几个心梗、脑梗的病人需要救治,等周围终于没那么混乱了我一看时间都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当时因为做了很久的心肺复苏的缘故,我的两只手都在抖。


抢救室里有几个病人还在抢救,重症监护室里也已经躺满了人,凌晨三四点钟每个人的血糖都很低,加之又连续抢救了七八个小时,每个人都很累,可是没有一个人去休息。好不容易抢救室里平稳一点了,二师兄和一个护士推着张平床就从门外冲了进来。我跟了过去。平床上躺着一个小姑娘,不过两三岁的样子,苍白着一张小脸,重度肺炎,高烧连日不退,送进来的时候体温还是在40度以上,她家里人觉得不能再在社区医院拖下去了就叫了救护车转院来我们这里。重度肺炎可能引发多器官衰竭,儿童的病情发展又是用小时甚至分钟来计算的,当时那个小姑娘的病情十分危重,再拖几个小时恐怕就救不回来了。我们给她上了呼吸机,二师兄给家里人下了病危通知,孩子的爸爸出差赶不回来,孩子的妈妈听了当场就崩溃了。


一般来说抢救室是不允许家属进入的,可孩子实在是太小了,又生着重病,正是离不开亲人的时候,她家里人就一路跟进了抢救室。一开始还没事,哪知道没等二师兄把孩子的病情跟家属解释清楚,孩子的舅舅,一个比二师兄还高出半个头的强壮中年男人,一时接受不了孩子病危的事实,突然重重地往二师兄胸口推了一把。孩子的病床正好靠近抢救室门口,二师兄往后一摔,后脑勺和脊背就重重地撞到了后面的墙上。


事情发生得太快,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我反应过来我师兄和附近的几个男医生已经赶了过来。之后孩子的舅舅就开始指着我们骂,骂得很难听,孩子的妈妈趴在孩子的病床旁边一直哭,孩子的姥姥姥爷站在旁边痛苦得说不出话来,我们老大当时在抢救室的护士站那边,事情一发生他立即就让护士叫了保安,接着就赶了过来亲自安抚情绪激动的家属。保安很快就来了,算是客气地把孩子的舅舅带了出去,接着把孩子的妈妈和姥姥姥爷也请了出去。


其实这样的事情光是实习的时候我就见过好几次,病人和家属与医生护士产生纠纷以至于骂人甚至动手,这种事情在医院时有发生,尤其是在急诊。来急诊之前我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来急诊之后有那么一两次自己也身在其中。之前不管发生什么,每次我都能很快地恢复过来,可当时是凌晨四点多,经过八个多小时紧张忙乱的抢救,心一直吊着气也没顾得上喘一口,保安过来把孩子家属请出去的时候我头一次产生了撑不下去的念头。


二师兄当时脸都白了,用手撑着墙靠在那里,疼得连句话都说不出来。老大给我师兄使了个眼色,我师兄就麻利地跑了出去,用保温杯接了热水回来。


当时我就在旁边,我们老大也在,二师兄喝了热水缓过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幸好是在门口,没撞到什么设备。


第二句话是,我没事,去看看你大哥,给他洗个苹果,或者拿瓶酸奶。


当时我眼圈就红了。


结果我那师兄过了一会还真的跑过来问我们老大要不要苹果要不要酸奶,被我们老大狠狠剜了一眼以后撇了撇嘴回去照看病人去了。我们老大当时跟我们其他人一样戴着口罩,那一眼真是……难以形容。太凌厉了。


之后又发生了几次抢救,天快亮的时候抢救室里才逐渐平稳了下来。大家都一夜没睡,我们老大让我们几个低年资的医生和实习生去吃个早饭顺带歇会,他和二师兄还有另外两位副主任在抢救室里守着。大家都让我们几个帮忙带早餐,除了我们老大和二师兄,他们一直在讨论病例。当时我和我师兄是最后走的,出去之前他在门口回头往我们老大和二师兄的方向小声喊了一句“你们俩要吃什么”。


他的两个哥哥一齐从一沓检验单里抬起头看他,两个人都还戴着口罩。


我们老大没说话。


二师兄飞快地看我们老大一眼,说,给他买粥,我随便。


结果等我们带早餐回来他们全部都在抢救病人。有个车祸伤员抢救了一晚上还是没抢救过来。等抢救完早餐都已经凉透了。


那个早上急诊还算正常有序,人不算太多,也没有需要抢救的病人从门口被推进来。经过那样的一个晚上我们每个人都很累,累到坐下来就根本不想动弹,可还是得正常出门诊,正常照看病人。好不容易到了下午三四点,救护车送进来一家三口,一氧化碳中毒。两个大人症状较轻,送进来的时候还有意识,孩子当时已经昏迷了,抢救过来直接就送进了高压氧仓。我们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紧接着又送进来一个突发哮喘的女孩子,和男朋友逛街忘了带吸入剂。抢救完了我准备回门诊,在护士站里写抢救记录的时候我师兄和我们老大走了过来。当时二师兄就在边上。


看来今天我们没办法回家陪大姐吃饺子了。我师兄说。


顿了片刻。今天可是冬至。


我们老大叹了口气。是啊,今天是冬至。


二师兄也叹了口气。没办法啊。


谁去打电话?我师兄又说。


沉默了一会,三个人异口同声。我去吧。


又沉默了一会。行了,我去吧。我们老大说。接着就往值班室去了,二师兄没说话,待了一会也走了。


那个时候我才想起来那天是冬至,并且早就答应了母亲要回家吃饭。正准备写完抢救记录就给家里打个电话,没等到写完重症监护室里有个糖尿病多年,肺炎引发多器官衰竭的病人情况又不好了。抢救一直持续到晚上八九点,可老人还是去了。老人的子女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天,没哭没闹,我们离开的时候还拉着我们的手说多谢这段时间的照顾。当时我就觉得很感动。


之后我回值班室喝了口水,出来往抢救室走的时候一个女人拉住我,说她是我们老大的姐姐。她很有气质,一看就出身不凡。我正要去叫我们老大,她拦住我,接着递过来两个袋子。我接过来一看,里面装着好几个保温桶。


今天冬至,我做了几个饺子,不多,你们随便吃点。她说。


然后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走了。我拎着那几个保温桶站在那里,连声谢谢都没来得及说。


可能你们觉得给在医院值班的医生送饭是件小事,可对于我们这些忙起来连口水都喝不上更别提吃饭的人来说,送一次饭足以让我们记上很久,甚至一辈子。


更何况那天还是冬至。


后来我把他们三兄弟都请到值班室,把那几个保温桶交到他们手里,跟他们说里面装的是饺子,是他们姐姐送来的。


我师兄当时就红了眼圈,边往外走边掏手机,给他姐姐打电话去了。


那天晚上他告诉我,那是他们第一次在冬至这种重要节日留他们姐姐一个人吃饭。以前无论多忙,他们三个总有一个会回去,哪怕是吃了饭再赶回医院。


那天晚上我们每个人都吃上了一顿热乎乎的饺子。


急诊是个看遍世间冷暖的地方,这个观点我认同。


正是因为冷得彻骨,不多的那点暖才愈发珍贵,愈发难得。


拜托知道或认识他们的人不要透露他们的真实信息,谢谢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更的分割线 - - - - - - - 
首先谢谢大家的点赞和留言。


本来没想再次更新的,奈何评论里问的人实在太多,我还是说说吧。


那个得了重度肺炎的小姑娘后来还是救回来了。在抢救室里待了两天就转入了重症监护室,二师兄亲自照看她,病情缓和下来以后转到儿科住院去了。她舅舅后来专门找到我们跟我们道了歉,说那时情绪太激动,一时没控制住,还给二师兄买了个果篮,二师兄没收。孩子出院以后她爸妈专门带她来跟我们道谢,还送了好大一束百合,那时我不在,是听我师兄说的。当时那孩子也不知怎么的,似乎是在我们急诊住院的时候跟二师兄认识了,啪嗒啪嗒走到二师兄跟前仰着张小脸看着他。用我师兄的话来说,二师兄当时是懵的。二师兄当时口罩和手套都戴着,看见那孩子走到跟前,蹲下来跟她说了三个字。


要勇敢。


那小姑娘眨着大眼睛,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然后我师兄已经结婚啦,我嫂子穿婚纱可漂亮了。啊不对,我嫂子是什么时候都漂亮。又漂亮又能干。


至于我们老大和二师兄……哦,他们俩还在研究病例。二师兄洗了俩苹果,顺手给了我们老大一个,我们老大头也没抬地接过去啃了一口。


这下是真的不会再更新了。





电脑没网,用手机发的,可能会有格式问题,先说声抱歉。


前两天在看《人间世》,看第一集的时候开的这个脑洞。后来也有想过把急诊换成重症医学科,想了想还是算了。


主CP是楼诚,副CP是台丽。明诚之所以很快就知道发生了车祸是因为他跟明楼住在一起。


不是医疗行业相关人员,如果有写得不对的地方还请指教。

评论

热度(102)

  1. 烟雨作诗Manfred 转载了此文字
  2. 娇嗔杀Manfre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