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凌李]李熏然是男的啊?!

笑哭了

二西西:

※一发完


※宛如情景喜剧


 


-01-


 


“走!”


“不走!”


“走啊!”


 


屏幕里的男女主角正在经历生死别离,场面感人。


电视机前的观众很入戏,手里还捏着张饺子皮,已经五分钟没有动作。


 


李熏然转了转脖子,嘴里嘀咕:“妈,你这馅是不是不够啊。”


李夫人好不容易酝酿出的悲伤情绪顿时烟消云散,只好从紧张的剧情里抽回神。


“我算好分量剁的啊。”她低下头,一眼就看见李熏然手边陈列着的杰作,“你这包的啥,馅塞那么多,都漏出来了。”


李熏然抬着下巴狡辩:“我这叫饱满。”


李夫人伸手拨拨那几只大胖饺子,“蒸一蒸就是烧麦了。”语气里满是嫌弃。


李熏然翻个白眼:“哎哟妈,吃进肚子里不都一样。”


“你说你平时都会干啥?”李夫人用沾了面粉的手指戳戳李熏然的脸,“要是没有小凌,我看你不得饿死。”


“瞎讲,我又不是不会做饭。”


“你的番茄炒蛋也就糊弄糊弄你爸了。”


李熏然冲着书房方向扬声喊:“爸,妈又黑你。”


李夫人更加眉飞色舞:“你爸斗地主呢,听不见。”


“……”


“哎,小凌今天啥时候回来?”


李熏然瞥了眼墙上的钟,“这会儿应该下飞机了。”


 


说曹操曹操到。


桌上的手机适时地响起音乐。


李熏然眉一扬,呵呵笑起来:“妈,凌远电话。”


李夫人微微一愣:“怎么打给我?”


“突显你在他心中的地位。”


“起开。”


李熏然拿纸巾稍稍擦了擦手,接通电话,按了免提。


 


电话那头静了一瞬。


 


“妈?”


 


-02-


 


半小时前。


 


凌远来到地下停车场,正往汽车后备箱放行李,忽然脖子挨了记闷棍。


他脑子里一阵晕眩,倒是没彻底失去意识,朦胧中感觉被人塞进了不怎么宽敞的面包车,一路颠簸着离开机场。


 


他似乎被绑架了。


可绑他图什么?


 


在敌方未明的情况下,凌远选择装昏来获取更多的情报。


 


这时绑匪从他裤兜里翻出钱包和手机。


 


“……不是说大老板吗?咋就带这么点现金?”


另一人犹豫着说:“这不有卡吗?你看,好几张呢。”


“……也对,这年头有个支付宝就够了。”


“诶,毛哥,那是不是等会儿可以直接拿大老板账户给我们转账啊?”


被称作毛哥的人呼地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二百五,警察不会查啊?”


“看看嘛,先看看嘛,看看多少钱。”


毛哥有点心动,拎起手机捣鼓。


“有密码。”


“指纹也能解锁吧?”


毛哥把手机递给他:“试试。”


 


凌远的双手被反剪绑在身后。


两绑匪捏着他的手机往他每根手指上试一圈无果,只好叫醒他。


凌远满肚子疑问,看这情形也实在是装不下去了,于是睁开眼。


 


开车的戴副墨镜挡了大半张脸,车后座的两个人都戴着口罩。


其中一人见他醒过来,举着手机问:“密码多少?”


凌远很配合地回答:“0818。”


那人试着输了一遍,非常顺利,继而看向凌远的目光便有些迟疑。


“指纹咋不行?”


凌远依旧很老实:“指纹用我爱人的。”


 


他比照了一下刚才听到的说话声,这个问他问题的人大概就是另一人口中的毛哥。


 


毛哥觑他一眼:“哟,挺痴情啊。”


另一人按捺不住,翻过手机直接戳进支付宝看余额。


“……毛哥,这不对啊。”


“咋的?”


毛哥凑过去看了看。


 


二十八块五,不多一分,不少一毛。


 


两绑匪面面相觑,又一起转过头看凌远。


 


“谭宗明?”


“……你们搞错人了。”


 


毛哥有点惊慌:“老五,照片。”


老五拿起自己的手机放在凌远脸边上,两绑匪一会儿看看手机里的照片,一会儿又看看真人。


 


“……”


“……”


“……挺像啊。”


 


毛哥皱着眉说:“谭老板,兄弟几个就问你借点钱,绝对不威胁生命安全。您也爽快点呗。”


凌远挺无语:“我真不是谭宗明。包里有我名片,不信你们自己翻。”


毛哥看了老五一眼,老五会意,从凌远的公文包里找出一个名片夹。


 


“前面几张是我自己的。我叫凌远,是个医生。”


 


两绑匪稍微离开他点距离,凑在一起嘀咕。


“他妈的这下咋整?”


“要不……开到郊区把人放了?”


“……那咱们这些天不是白忙活了?妈的买个谭宗明的航班号还花了好几千呢。”


“哎,毛哥,这人是附院院长,钱肯定也不少啊!”


“……有道理。”


 


两人琢磨完,回头和凌远谈条件。


 


“凌院长,咱们无冤无仇,哥几个也不想太难为你。这样,你呢,随便告诉我一张卡的密码,给兄弟们点辛苦费意思意思。咱们呢再原样把您送回机场,各回各家,您看成不?”


凌远心里起了个主意,脸上却毫无波澜。


他沉吟片刻道:“这大概有点难度。”


毛哥的脸色变得不大好看:“凌院长,咱们话可都说在这儿了。”


凌远叹气:“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我这卡是副卡,账上钱一动,我爱人立马就知道了。”


“……真不容易。”老五的目光有些同情。


毛哥不为所动:“你媳妇儿之后怎么发飙那是你的事,我们只管拿钱走人。”


“不瞒你们说,我媳妇儿是警察,对这种事特别敏锐。”


“……”


“……”


 


两绑匪又凑到一处。


“艹!这他妈算个什么事儿!”


“毛哥,看看他微信和通话记录啊,说不定骗咱们呢?”


“对对对。”


 


最近一通电话的联系人是“熏然”。


两人扒拉下微信记录,果然聊天置顶的也是一个叫做“熏然”的人,头像还是个身穿警服的帅气警察。


 


毛哥指了指屏幕给凌远看,问:“这个你媳妇儿?”


凌远点点头:“对。”


“头像咋是个男的?”


“他们公安局的警草。”


 


毛哥将信将疑地同老五交换下眼色。


老五说:“我觉得他说的是实话。”


毛哥想了想,在凌远面前坐定。


“凌院长,兄弟几个要的不多,就两万。你给最靠得住的朋友打电话,让他把钱送过来,咱们拿了钱就放你走。”


凌远沉默着没说话。


毛哥等了会儿有些不耐烦:“咋样?”


“我给我丈母娘打电话吧。”凌远见他们还在犹豫,又补充一句,“老人心思单纯,不会想太多。”


 


-03-


 


“妈?”


 


凌远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


 


李夫人乐滋滋地应了一声:“小凌啊,下飞机啦?”


“恩……”凌远怕李熏然出声搅局,赶紧支吾两下,“妈,我这儿,遇到点事,想请您帮个忙。”


“什么事儿呀?”


“这个一会儿说。熏然去做产检了吧?现在不在您旁边吧?”


 


啊?


 


李熏然手里的饺子啪嗒一声落在桌子上。


 


凌远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处于一个十分平静的波段:“之前通电话,她说下午要去医院做产检。”


李熏然神情肃穆地冲李夫人点了点头。


“不在,去医院了。”


那边似乎松了口气,“妈,我遇到点麻烦,您现在能帮我准备两万块钱吗?我不敢动账上的钱,怕被熏然发现。”


李夫人意识到不对劲,神色不安地看向儿子,手指在抖。


李熏然用力握了握她的手,拿起自己的手机在备忘录上打字:拖延时间。


李夫人深吸口气:“小凌,能跟妈说说,你遇到什么事了吗?”


 


两绑匪大气不敢出,眼神愈发凶狠。


凌远在两道尖锐的目光下,淡定地说:“嫖|娼被抓了。”


 


李熏然正打算去书房找他爹求助,听到这句话直接一个平地摔砸在地板上。


 


动静还挺大。


 


李夫人拧着大腿不让自己笑出来:“……我把电视声音关小点!”


 


两绑匪内心OS:这老太太心真大啊!


 


-04-


 


交易的地点选在离潼市×区派出所只有几百米的一个路口。


 


凌远是这么忽悠的:“我不是被拘留了吗?你们是警察,就算是黑交易也应该在派出所附近吧,这样比较合理。”


两绑匪都觉得挺有道理的,完全没人记得嫖|娼是丫自己加的设定。


 


最后毛哥去和李夫人碰面的时候直接被一个骑电动车路过的女警察按在了地上。几辆警车堵住了两边路口,老五和司机见状立刻跳车逃跑,埋伏在周边各小吃摊的真便衣们反身把他们团团围住。


 


李熏然冲过去拉开车门,看到凌远全须全尾地坐在车里,心里的石头才算真正落了地。


 


李警官爬过去给他解绳子,凌院长顺势把头靠在他的颈窝。


“这趟出差真累。”


李熏然用鼻子哼哼:“胆子肥了,竟然还敢去嫖|娼?”


他顿了两秒发出一阵爆笑:“你他妈怎么想得出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05-


 


绑匪被就近抓进派出所,进门的时候发现凌远媳妇儿头像上的那个警察竟也在场。


 


凌院长配合做笔|录,两绑匪垂头丧气地委顿在一旁。


等轮到他们,两人很快交代,供认不讳。


派出所小哥拿记录单给他们签字,毛哥瞥见上边报案人一栏清楚地写着“李熏然”三个字。


 


毛哥突然很惊恐:“刚抓我的那个女警察难道就是李熏然吗?不是孕妇吗?”


派出所小哥觉得莫名其妙:“什么乱七八糟的。喏,那边那个,看到没,穿藏青外套的那个,那就是李警官。”


“李熏然是男的啊?!”


“不然你以为呢?”


“……不是凌院长媳妇儿吗?”


“好像是吧,”派出所小哥看他一眼,“有问题?”


 


两绑匪后悔莫及:妈的,上当了!


 


-FIN-


 


※今晚去看了你的名字,在电影院哭成傻逼,中间被虐得肝疼,回家就卯足了劲想写很多很多糖!其实这个脑洞刚产生的时候……我自己都笑成了神经病……希望大家多笑一笑呀!

评论

热度(1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