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假如庄恕和明楼互穿了

一个小号:

 


1. 


庄医生这天没吃午饭,半下午的时候,通体虚弱地支撑在办公桌上,翻阅一沓手术方案。


这时突然打进来个季白受伤正往仁合送的电话,他从座位上弹起来,眼前一黑,穿越了。


 


2.


“师哥?你怎么样了,师哥?”


“长官,长官!诶哟喂怎么了这是?”


庄恕发现正被一男一女一左一右架着,往皮沙发上按。


左边女的不认识,右边男的——“刘大夫?”


梁仲春和汪曼春本来正在向明楼汇报工作,明长官说头疼起来走走,没走到窗户边上就歪了,吓了两人一跳,赶紧冲过去搀着。


“大,大夫?”梁仲春眼珠一转,“诶诶诶,这就找。”他着急忙慌地拿起电话就要拨号。


庄恕看了看屋里的陈设和眼前两人的装束,摸了摸身上的布料,循着味儿碰了碰满头的发油,觉得大事不妙。


 


3.


明诚听见动静不对,推门冲进来。


庄恕看见那张脸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三儿!”


明诚和汪曼春同时脚下一绊。


明诚委屈——大哥,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我不是小三儿,你跟汪曼春早掰了。


汪曼春吃惊——我的天呐师哥竟然承认我是正房了!


她满面喜色地紧挨着师哥坐下,伸手就要给他做头部马杀鸡。


庄恕下意识一躲,眼中流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汪曼春动作停格,眨眨眼睛。


明诚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这个大哥的气场举止不对。


他冲大哥使了个眼色——把那两个人支走。


庄恕眼睛一瞪,并没有领会到其中的奥义。


明诚扶额——果然这个大哥是假的。


 


4.


五分钟后,明诚和庄恕单独坐在办公室里大眼对大眼。


十分钟后,明诚说服了自己——这个大哥并不是敌方派来的间谍。稍早一些时候,他可是看着明楼进的办公室,进去的时候还挺正常呢。


二十分钟后,他们基本搞清楚了穿越的事实和对方的身份。


庄恕深切认为,这个身体的主人——救国救民的影帝明楼——是个人物。他现在只想回家坐在床上裹紧他的小被子。


他说:“我只是个大夫,根本不懂经济,更不会当间谍。”


明诚争分夺秒地把一份日程推到庄恕眼前:“今天接下来能推掉或者推迟的活动,我马上去安排。这些是推不掉的,您先熟悉一下。”


他又把分门别类夹好的厚厚一摞文档放在一脸懵的庄恕的腿上:“这些是我给明长官起草的讲话稿和谈判脚本,您也尽快熟悉一下。”


他给脑门冒汗的庄恕递过去一块手帕:“庄医生,别紧张,有我。”


 


5.


好在庄恕从小就聪明,脑子好。好歹人家是个医学博士,不聪明记忆力不好怎么可能读完医学博士。


他把讲话稿和谈判脚本都记在了脑子里。


他还算顺利地开完了两个会。


去海军俱乐部的路上,明诚给庄恕大致介绍了一下即将见到的王天风——明长官的著名赌友及损友,以及谈判的主要内容——说服王天风放弃他的计划,认同明长官的计划。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直到坐在赌桌一端的庄恕看见了走进门的王天风的脸,以及脸上更显老成的小胡子。


他脱口惊呼:“扬主……王……王叔叔?”


 


6.


王天风内心是崩溃的。


“你吃错药了?”他冲着“明楼”大声嚷嚷。


明诚挡住王天风:“长官,有话好好说。”


王天风翻了翻眼皮,示意郭骑云和明诚出去把风。


他在赌桌另一端坐下,手上漫不经心地整理着袖口,目光却在犀利地审视着“明楼”。


庄恕紧张地咽口水,硬着头皮说:“死间计划必须这么执行吗?”


王天风眼睛一眯:“必须这样。”


庄恕下意识地说:“王叔叔,没得商……”


话音未落王天风就扑过去揪住他的领子:“说!你到底是谁?!”


 


7.


王天风把庄恕哆嗦着交出来的脚本摔在赌桌上:“阿诚!”


明诚推门进来。


王天风指着庄恕:“我不管那些怪力乱神的事,让明楼亲自来见我!”说完狠狠瞪了明诚一眼,风风火火地带着郭骑云走了。


明诚垂着眼叹气。


庄恕心里委屈,庄恕要季三儿抱抱才能好。


 


8.


明诚带着庄恕回了明公馆。


“大少爷。”阿香迎了上来。


这不是那个朱老师的女儿吗?庄恕条件反射:“你妈妈的病……”明诚捂住他的嘴,把他拖走了。


庄恕感到心力交瘁。


 


9.


明楼也感到心力交瘁。


他只是头疼闭了下眼,再一睁眼就发现来到了一个新世界。字面意义上的新世界。


房间里各种大大小小的方框都放光,有时还会响,挺诡异的。


他被穿着白大褂、失去了胡子的“王天风”推进电梯,路上跟同样穿着白大褂、并不瘸的“梁仲春”打了招呼,路过了哭哭啼啼的“阿香”和叽叽喳喳的“夜莺”,还听见“王天风”用一个长条方框和先锋药业的老总说风凉话,方框里分明是大哥明堂的声音。


明楼从电梯里挣出来,神秘地把“王天风”拉到一边,低声问:“我是谁?”


 


10.


三分钟后,扬帆吃惊且慈祥地接受了庄恕穿越走了、一个声称是他民国时期战友的人穿越来了的事实。


五分钟后,明楼搞清楚了他现在的身份。在穿越回去之前,影帝明楼决定扮演起外科医生的角色。


扬帆扶额:“悠着点儿吧,你又不是大夫。我给你放假,别给我添乱。”


他掏出手机给明楼看朋友圈里庄恕和季白的合影:“季白是个警察,你身体主人的男朋友,受伤了,正往这送,手术完需要人照顾,你去吧。”


 


11.


明楼正襟危坐在季白病床前,认真地阅读一份报纸——这都是些什么字儿啊?


进进出出的小护士羞涩地跟他打招呼:“庄大夫好。”


明楼稳重地冲他们点点头:“你们好。”


小护士交头接耳——今天的庄大夫气场有些不一样。


季白转醒睁开眼,看见床边看报纸的人:“你没事干么?今天没手术?”


明楼一噎——阿诚说话可没这么冲。


明楼叹了口气,第一时间把穿越事实和应对预案全数灌输给了这个长得跟阿诚一模一样的人。


季白安静地听完:“知道了。”


明楼又一噎——还真是言简意赅。


明楼语重心长:“季警官,我有责任提醒你,现在是我们四个人在共同应对危机,你,我,庄恕,阿诚。我需要你配合些。”


季白别过头去:“好。”


不管明楼噎不噎,季白很委屈。季白闹小情绪了。季白想要白白软软暖暖的庄恕亲亲,而不是跟这个像谈交易一样的人对话。


尽管这个人的言语思想也很教人神往,但还是我家老庄好,嗯。季白想。


 


12.


赵寒带着许诩和姚檬来探望季队长。


“庄哥!”他们热情地跟明楼打招呼。


姚檬哥们儿式地把胳膊绕在明楼脖子上:“庄哥?快到饭点儿了,你怎么还在啊?我以为你回家给我们季队熬骨汤去了呢。”


熬骨汤?明楼可是连厨房都没迈进去过。


他挣脱出来,整理了一下衣角,扯出一个官方的笑:“今天订外卖。”


他习惯性地向季白使了个慈爱的眼色——打电话订餐,想吃什么点什么。


季白习惯性地向明楼使了个犀利的眼色——订牛骨汤啊,还愣着干什么。


两个眼色都掉在了地上。


 


13.


小伙伴们走了以后,天也擦黑了。


明楼去拉窗帘,窗外的光污染突然晃眼睛,他眉心刺痛了一下,闭上眼捯气。


再睁开眼,庄恕发现自己回来了。


“三儿!你吓死我了!”庄恕几步冲到季白病床跟前,握着季白的手上下打量。


季白抿嘴:“你穿回来了?是你吓死我了。”


庄恕吻他:“疼吗?难不难受?”


季白蜻蜓点水地回应一下:“我没事了,别担心。”


庄恕继续吻他:“太可怕了,等你有精神了,我跟你讲讲穿越经历。当年那些救国者啊,真是不容易。”


季白笑笑,眼神柔软:“好。”


他看向窗外:“早知道他这么快就回去了,真应该让他出去走走,看看现在的河山。”


 


14.


明楼也穿回去了。


他比以往更爱阿诚呢。


他的阿诚才不会冷落他、怼他。


现在他和阿诚一起在夕阳里散步:“阿诚,我见过我们未来的国家了。安稳、富足、友爱。真希望你也能去看看。”


他们的背影渐渐虚化,只有声音是满足而坚定的:“现在我们所做的一切啊,都是值得的。”


 


【完】



评论

热度(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