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凌李】拼桌奇缘

胭脂雪冷:

350粉活动时宝贝儿@影迷朋友王可爱 的点梗:凌李一见钟情,然然为了形象不敢敞开了吃吃吃的故事,希望你喜欢~~
当然也希望每一个看到的你都喜欢~~

【以下正文开始】

精力高度集中,紧盯目标,毫不松懈。
——打住。
巧妙周旋,在目标放松警惕时果断出击。
——不对!
稳准狠快,干脆制敌,一击即中,当场拿下。
——什么玩意儿!!

李熏然感觉自己分分钟要抓狂。


李熏然是一位铁骨铮铮的刑警队副队长。
擒拿格斗,缉拿犯人,审问目标,守护社会,李副队都是手到擒来。尤其审讯学的好,李副队三十秒内就能从微表情小动作抓住目标的想法和软肋,撕开缺口一举击溃。

可现在,他脑中从抓捕到审讯一条龙流程过了十万八千遍,也还是get不到面前男人的任何想法。

佛曰,施主,你心动了。
心动则眼盲。
眼盲则……啥都看不出来。



时间回溯到两小时前。
李熏然看着排在自己前面的人群一脸懵逼。

刑警队刚结一个大案,李熏然在家没黑没白睡了两天,睁开眼已经傍晚了。
他团在被子里茫然地看了会儿昏黄的暮色,肚子咕噜一响。

李夫人回老家去了,李局长还在单位写报告。
也就是说家里没饭。

作为一个对吃有无限热忱的人,在没有工作压力的时候李熏然是断然不能委屈了自己的。他一骨碌爬起来,带着睡饱了的充足热情把自己从头到脚倒饬利索了,抓起小奥迪钥匙就蹿出门去。
赵启平早给他推荐一家饭店,菜好人多座位少。现在有时间,他毫不畏惧地直奔目标而去。
然后他就在长长的队伍后,懵了。
服务人员亲切微笑,并没有因为李副队出众的相貌清澈的气质以及挺拔的身姿而有所优待:“本店厨房只工作到八点半,您愿意等吗?”
李熏然一咬牙。
等!


一等就是一个半小时,眼看快要八点,李副队欲哭无泪,却实在不甘心离开。他垂头丧气地靠在椅背上,手上向赵启平疯狂吐槽。

“——李熏然你自己跑去了不带我!活该排不上队!”
“你不是值夜班吗?我告儿你我一定排得到,到时候发照片给你看!”
“——李熏然你大爷的!”

隔着手机也能想到赵医生瞪圆的眼睛,李熏然不由轻轻笑了出来,这时候就听到服务生悦耳的声音:“先生?请问您介意跟人拼桌吗?”
李熏然反应了一下才明白是自己可以拼桌,当即乐颠颠地跟着服务生就进去了,还不忘给赵启平发了句语音得瑟,语气张扬得估计赵医生要分分钟抄起手术刀。

一落座,李副队马上向拼桌人道谢,并在对方一句低沉的“没事”后习惯性向对面看了一眼。
然后就愣了。

对坐的男人微低着头看菜单,利落的领带结,往上是整整齐齐的衬衫尖领,捧出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庞,眉心有一点折痕,眼下轻微黑眼圈,虽然垂着睫毛,也能看出眉宇间的疲惫和严肃。
警察形容人没什么花俏,虽然他看起来状态不是百分百饱满,但生得真是好,特别好。

这样想着,李副队心跳漏了一拍。


他轻轻掐自己一下,把注意力投到面前的菜单上。
要点单的时候他犹豫了。
无他,李熏然瘦,但他很能吃,特别能吃,曾经和赵启平联手创造过一晚横扫三家大排档的骄人战绩。
——在这样一个端严的人面前,吃那么多是不是不太好?太不注意形象了!而且这种类型的人应该爱吃素食多一些?

犹豫再三,李熏然内心流泪,只点了三道菜,还只有一个肉菜。

他刚点完,对面男人就点单了。
——三道菜,一素两荤。
李熏然目瞪口呆,咽了口口水。
预判失败啊啊啊!!


等菜大约二十分钟,李熏然就研究了对面的人二十分钟。
就……没结果。


等到菜上桌,李熏然吃得极尽克制。
第一,他爱吃肉,盘子里的肉做的好吃,但是他不好意思甩开吃,而且分量太少。
第二,他相对不爱吃青菜,而此时他面前正正摆着两道青菜。
第三,看不透对面的男人怎么想,对方不说话,只是慢而优雅地小口吃菜,让他想搭讪也无从开口。
第四,他点的菜好像很好吃,但是为了形象他一眼都不能瞟。

总结:元气青年李熏然非常沮丧。


凌远在喝茶的间隙看一眼,面前的年轻人吃饭的动作缓慢而别扭,表情也从刚坐下的元气满满逐渐转为沮丧低落,三道菜不多,可他只夹了几筷子。
——难道他也胃不好?不对,面色红润有光泽,不像是有胃病的样子。
——难道是挑食?

他看看自己特意点的荤菜,小年轻从头到尾没看过来一眼。
自己连一句“不然一起吃”都没机会说。
年轻人不是一般都爱吃肉么?
啧,预判失败。



一顿饭两人都吃的食不知味,聪慧敏锐的李副队甚至都没发现面前的人点了肉却几乎没吃肉。
最后他实在坐不住,想走又不甘心,脑海里正如猫捉尾巴一般团团乱转之时,赵启平的名字在手机上嗷的一嗓子,瞬间击碎尴尬局面。
李熏然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把划开电话,只听那边处理完急诊刚听到语音的赵医生在咆哮:“李熏然你混蛋!你要是不请客我解剖了你!”

声音太大,凌远听得分明,暗暗留心。
李熏然?
好名字,不知道是哪三个字?

不过,电话那头的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一顿饭吃完,两位为人民服务的英雄愣是没跟对方再说上一个标点符号。



趴在桌上打盹的赵启平收到一条微信。
院座问:你们年轻人都喜欢吃什么?

赵启平的神经“噌”一下醒过来!

【总体来说当然是肉类,比如火锅烧烤小龙虾,海鲜鱼肚虾饺皇……啊如果做的好吃,蔬菜可以适量……】
【院座需要我推荐合适的店吗?】

这么说那个年轻人应该是挑食。
凌远这样想。
【不用了,谢谢。】

凌院长很苦恼。
十八般厨艺无用武之地。



谭大鳄出差,于是小赵医生光荣迎来了连续一周的值班日程表。
李熏然心里郁闷,又因为上次的事对赵启平有些吃货间的愧疚,得闻后果断打包小龙虾若干,烧烤若干,麻辣烫炒河粉无数,一头扎进了附院大楼。

赵启平正在办公室转笔,门一响,夜市大排档的味道扑进来。
“然然!”赵启平双眼一亮,麻利地收拾出桌子,和李熏然一起把宵夜摆好。两人以拔枪和下刀的闪电手速同时抄起筷子,默契地开始你争我抢。

办公室虚掩的门突然被推开。
“启平,下周的学术研讨你——”


李熏然迟钝地转过头。
他嘴上还染着小龙虾的汤汁。

凌远的视线在他唇上逗留一瞬,然后转向桌子上一片惨烈的沙场壮景。

全是肉。
只剩下零星部分。
敌人的残骸装满外卖袋。


赵启平心虚了一秒就打起哈哈:“师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我发小!那什么,吃宵夜不犯纪律吧哈哈哈哈……”

他骤然收住话头,因为凌远平静地走上前,平静地看向已经石化的李熏然。

“李熏然,你好。”
“我是凌远。”

李熏然还是愣愣的。

“喜欢吃肉?”
李熏然几乎是本能地“嗯”了一声,然后才发现自己在点头。
“不挑食?”
又点头。
“那天是故意做给我看?”
再点头。

“……你,喜欢我?”
继续点头。


不是!
我刚刚点头了?
这……什么套路都没用上,太糙了这……这他妈也太……

然后李副队濒临崩溃的思维被轻飘飘几句话拖了回来。

“我会做菜。”
“厨艺很好。”
“我擅长做肉食,蒸煮炸炒随你挑。”
“你愿不愿意试吃?”

凌远步步为营,攻城略地。
李熏然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可他的思维却一步步回笼,直到凌远最后一句话音落下,他像冬日里跋涉的人终于看到了温暖的火光。

“李熏然,我也喜欢你,看见你第一眼就喜欢。”


——————
那一天附院和金主完成了一项合作,终于轻松的凌院长想犒劳一下自己,就去了常去的店。
在排队的时候,他看到了李熏然。
不可能不注意的。因为他眉眼那么的好看,腰背那样的挺拔,像一棵在微风中挺立的小树,源源不断向外发散蓬勃的朝气和生命力。
看起来涉世未深,又正气凛然。

他是一个人来的。
很好。

凌远坐下,非常热心又熨帖地告知服务生小姐,他不介意和那位单独来的客人,拼个桌。



============
第一次写篇幅较长的凌李,一切ooc和逻辑不严谨都是我的错。
感谢每一个看到的你。

评论

热度(164)

  1. 影迷朋友王可爱胭脂雪冷 转载了此文字
    太---------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