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谭赵/凌李】拉个郎 完

穆穆不惊左右:



算不上完结,因为本来也没写什么,就这样了。


拉个郎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95


 


当天晚上,官方的处理方法新鲜出炉。


官方的处理方法,就是不处理。


明总果然艺高人胆大。


 


四个当事人没有一个人出来说话,正所谓无招胜有招。


在这个吃瓜群众脑洞大破天的年代,你的爱豆看一眼我的爱豆,毒唯能脑补出一百八十种娱乐圈中的勾心斗角,cp粉能脑补出一百八十种龙阳十八式的浓情蜜意,女友粉能在这一眼中总结出几万字的苏点,从眼角的褶子数到露出来的脚腕。


你敢说一个字,底下就能瞬间脑内二十万字各类型小说,然后转头在各个渠道肆意传播,说得跟真的似的。


所以,最好的回应方法就是不回应,反正确实也不算什么大事。


明先生说了,又不是我们做了错事,怕什么?




四个当事人的零回应,让各家粉丝心疼得不得了。


平唯:我简直不敢去想!这短短的十几个小时中他都经历了什么,他不说话,是不是被公司控制了自由?微博一直没有上线,是不是被经纪人没收了手机?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支持你,不管你去哪,我们都会陪着你。


然唯:听说我然的经纪人对他一直不太好,出了这种事会不会伤害我们小哥哥呀,李熏然是全世界的瑰宝,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


影帝粉:亲爱的,我们陪你走过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这次也依旧陪你。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爱你,支持你,就是我们永远的答案。


谭总粉:……我们不知道我们爸爸是怎么混进这个行列里来的。


 


总之,所有人都觉得,这种时候的沉默非常可怕。


长久的沉默之中,人们开始给自己找事做。


人的潜力是无穷的,这句话用在饭cp上,特别合适。


自家爱豆两年前随口说的一句话,两年后也能被粉丝掘地三尺锲而不舍地挖出来,用她们勤劳的双手,和洞察万物的火眼金睛,于蛛丝马迹中挖糖吃。


捧着亲手从地底下挖出来的陈年旧糖,cp粉们笑得像淳朴的农民伯伯一样,充满了丰收的喜悦。


 


然而万众瞩目的焦点,正六个人两两一对,组团斗地主。


明楼加明诚两个千年狐狸,眼神交流大杀四方,开了挂一样局局赢。


“又输了!”李熏然把牌一扔,向后一脑袋砸在凌远胸口。


明影帝无情冷笑,把牌扔给赵启平。


赵启平老老实实开始重新洗牌。


“哥,我没钱了。”李熏然翻口袋,丁零当啷蹦出来两个硬币。


明楼:“好说,肉偿,明天早起把楼上楼下地板擦一遍。还有阿诚前几天画的那幅画,我看画得不错,拿出去加个框,回来挂客厅。”


赵启平一听,眼睛一亮来了精神,拿胳膊肘撞撞李熏然:“明天我帮你。”


可以趁机进书房逛一圈——明先生们的书房对他们而言,从小就极具吸引力。惦记了很多年,至今仍然没有攻克。


明楼冷静地剥下一瓣柚子:“书房就不用了。”


赵启平瞬间蔫掉。


李熏然难得感激地看他哥:“谢谢你,明天早上我叫你。”


赵启平十分无情:“你自己擦吧。”


李熏然不服:“你刚才说要一起擦的。”


赵启平看谭宗明:“我刚才说什么了?”


谭宗明手法老练地帮小赵洗牌:“什么也没说。”


李熏然:“老凌!”


凌远掰下一块柚子塞住李熏然的嘴:“好了,我陪你。”


“赵启平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卖战友,你就是叛——唔,老凌你今天买这个柚子甜啊。”


 


96


 


晚上,赵启平趴在床上用pad和隔壁的李熏然联机玩森林冰火人。


一个小火人一个小冰人,连蹦带跳你追我赶驰骋在简陋的游戏画面上。


 


谭宗明坐到他旁边,揉揉视帝的肩膀:“宝贝儿。”


“怎么了?”赵启平轻巧地跳过一个水沟,开始灵活地爬梯子。


谭宗明心有余悸:“你老实说,你还有几个哥哥。”


赵启平拨惊险地跳过一个大石头:“怎么问这个?”


“我算了算,明影帝是你大哥,季白是你三哥,中间这是不是还缺了点什么?”


赵启平:“缺老二?”


小混蛋这用词,越来越直白露骨了。


欠收拾。




谭宗明:“我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


赵启平:“想知道啊?”


谭宗明:“不许跟我绕圈子。”


赵启平:“你打开微博,看热搜第一——卧槽谭宗明,把pad还我!”


谭宗明:“用一下,我看看微博。”


赵启平:“卧槽谭宗明,你把我的小冰人跳沟里去了!”


 


热搜第一,是时尚界某知名陈姓总裁发出的全家福。


这张照片发的毫无征兆。


低调奢华的优雅总裁鲜少提及自己的家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发了这么一条微博。




照片看起来颇有些年头了,边角已然发黄,颜色带着那个年代特有的模糊质感。


照片里一共有六个人,背景是一个民国风十足的别墅花园。


年纪最大的已然是成年人模样,有些书卷气,眉眼没经过岁月打磨,或者说,还没来得及长褶子——除了头比旁人略大些,英俊得挑不出丁点毛病。


他膝上坐着一个少年,穿着国中校服的半膝袜和背带短裤。


旁边草地上一个小娃娃,手上举着一个和他一般高的树枝,摆出瞄准发射的造型——即使当年的色调已经柔和得手下留情,依然没掩盖住他比别人都黑了一个色号的事实。


他脚边草地上撅着屁股趴着一个最小的,脖子上围着口水兜,一脸崇拜看着哥哥,挥舞着小脏手拼命鼓掌。


几步外站着一个比树枝小朋友大了一点的男孩子。


小西装,小领结,小皮鞋,腰背挺直,发型做得超级酷,站得像个小模特似的。


这哥们手上还抱着一个。


也是小西装小领结小皮鞋,一脸崇拜地看着哥哥,拼命流口水。


 


度总的粉丝一眼认出来自家老公,果然老公从小就这么帅这么优雅这么有气质!


不过话说回来——这旁边的五个人,看起来怎么都有点眼熟?


 


97


 


隔壁房间的李熏然气到锤墙:“卧槽赵启平,你怎么又跳沟里去了!”


凌远拍一把他的屁股:“李熏然,你又骂人。”


李熏然抱着pad滴溜溜滚到床那边:“这个赵启平,真是不小心,居然不慎跌入水沟。”


凌远拍拍床:“过来。”


李熏然抱着pad滴溜溜滚回来:“干嘛?”


凌远:“你们业界传闻,热搜第五是专门用来卖的,真的假的?”


李熏然用手指无情践踏赵启平的小人战死沙场的尸体:“不知道,没买过。”


凌远:“要不要给我们买一个?”


李熏然:“买什么,警往事医杯酒?”


凌远:“这名字不错,谁想的?”


李熏然:“不知道,我在网上看到的,觉得还不错,比凌李乡亲好。”


凌远:“要不明天买一个?”


李熏然:“别啊,我以前也想买,后来觉得没必要。”




凌远一直认为自己的幸福是如鱼饮水,没有一定让外人知道个中滋味的必要。


但年轻的爱人与他不同,蓬勃新鲜躁动,每天都与前一天不一样。


是不是自己一直以来的不在意,也会让李熏然有些介意?


说不定这小子就喜欢飚上热搜的热闹爱情。




现在看来不是。


凌远捏了捏李熏然手指:“原来你也和我一个看法。”


李熏然:“什么看法?我觉得花这个钱不如多下几顿馆子。”


凌远:“……”


李熏然:“我算错了?多下几百顿?”


 


99


 


圈里人都知道,赵启平和李熏然的时尚资源一直很好,好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如今疑问得解,人家可是从小被明影帝捧在手上虔诚供养的宝贝弟弟。


可是话说回来,即使是当年的明影帝,时尚资源也没好成他们那样啊。


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有些超纲:其实和明影帝没什么关系,主要是人家在时尚圈还有一个总裁哥哥。


明影帝最火的时候,这个总裁哥哥还没有在时尚圈扑腾出什么大动静,帮不上什么忙。


帮不上哥哥的忙,最后都加倍帮给了两个弟弟。


 


谭宗明当年第一眼看到赵启平,是在秘书小姐的桌上。


那是一本杂志。


赵启平给他哥做模特,拍了一套照片,其中一张被选来做了杂志封面。


谭总看到了,那颗千八百年不思凡的心哦,嗖地一下就下凡了。


这本杂志后来被谭宗明拿去充公。


秘书小姐翻箱倒柜找了好久。


 


100


 


次日清晨,四位当事人仍然在沉默。


黎明前的夜最黑暗,热心网友在沉默中等待宣判。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李熏然和赵启平比较酷,他们选择在沉默中,抽奖。


 


清晨。


李熏然和赵启平一人叼一片面包,一左一右歪在沙发上,在昨天惨遭轰炸后满目疮痍的饭圈——扒拉抽奖微博。


凌远端过来一个盘子,拍拍李熏然:“起来吃早餐。”


赵启平:“凌院长,可以帮我端一份吗?”


凌远:“不太可以。”


赵启平看一眼沙发上张着嘴巴手指不停等投喂的李熏然,义愤填膺站起来,用眼神愤怒地谴责他们。


没一个人理他,于是赵视帝踢啦着拖鞋自己去厨房端早餐了。


路过餐厅,看到明楼在看报纸,明诚在旁边泡咖啡。


赵启平捂着眼睛目不斜视地路过。


谭宗明为什么今天大早上要去开会啊……


 


吃完早饭,李熏然奉化石之命,挂他哥新画的宝贝画。


李熏然挂画,凌远在下面看着他,帮忙扶着椅子。


“叮咚——”


李熏然扭头看了看大门:“老凌,开个门。”


“谁啊?”


“不知道。”


李熏然举着小榔头叮叮当当,嘴里叼着一根长钉子,咬字含含糊糊。


“你小心点。”凌远松开椅子,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男人。


一个英俊的、戴着墨镜男人。


一个拖着行李箱,漂黑两个色号、生产日期早了几年的——翻版李熏然。


男人摘了墨镜:“谭宗明,还是凌远?”


凌远:“季……白?”






END











评论

热度(1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