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作诗

假如杜方和庄季互穿了

一个小号:

1.


骊峰山脚下被泥石流搅成了一锅粥。医、警、军、政等好几路人马在锅里忙忙碌碌。


基本上在锅沿的位置,庄恕冒着雷雨半趴半跪在泥里,仔细托着碎石下受伤中年男子的胸廓,将他一点一点往外移动。


季白的刑警队被紧急调派支援救灾,他到了现场,一眼就看见了庄恕。


庄恕也看见了他:“快快,搭把手!”


季队长的手搭在庄大夫手腕上时,好巧不巧,一条闪电掉在了两人手上。


他们的轮廓瞬间被电弧镀上了一层蓝光。


忙乱的救灾群众谁也没有注意到此事。


 


2.


小方副局长不开心。他站得笔直,倔强地陪着戒备在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门口的两长溜警员淋雨。


一辆军用吉普在他跟前急刹车,激起的水花溅了他一裤腿。


杜见锋推开车门大步冲出来,“祖宗。”


他不由分说就把方孟韦往车里拽。


方孟韦还没来得及挣扎,一道分了叉的闪电劈在两人头顶。


当雷声响起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倒在了雨地里。


惊恐的围观群众听见两人倒地前分别喊出两个字。


“哎呀。”


“卧槽!!!!”


 


3.


上一秒,杜见锋把方孟韦的脑袋护在怀里避雨,长军衣遮着他,他遮着方孟韦。


下一秒,杜见锋发现自己正在泥汤里磨砺,他拉着碎石底下的一个人,方孟韦拉着他。


杜见锋大惊,方孟韦也瞪圆了眼睛。


他们快速分辨了一下形势——这他娘的什么情况?


不管怎样也得先救人啊。杜见锋一把将石头底下胸被压漏了的中年男子拽了出来。


“庄恕!你干什么?!”陆晨曦惊叫:“不能这么大幅度移动伤员啊!”


伴随着她的呼喊,中年男子一口血喷在了雨里。


 


4.


陆晨曦发现她的仁合救援医疗队副领队,著名美籍胸外专家庄恕同志,不大对劲。


他将自己和季三哥从头摸到脚,脸上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他再三地说,他的名字是杜见锋,他的身份是国民革命军43军201旅旅长。


他扳着季三哥的肩膀让他转个身正对着仁合群众,说这位是北平警察局副局长方孟韦。


季三哥还配合地点点头。


仁合群众一脸惊骇——俩人这是受了多大刺激,才能心智失调至斯啊。


 


5.


医疗队驻地的心理疏导组帐篷里,两位心理医生在“庄大夫”身上摆弄着各种设备,完了疑惑地对视——没毛病。


而“庄大夫”根本不记得他作为庄大夫的任何过往,更别提手术技能了。她们遗憾地对视——救援现场太惨烈,对他刺激太大,以至于失忆了。


他一个劲儿地说自己是另外一个人。她们了然地对视——而且认知障碍了。


她们把庄大夫的平板电脑推到他面前帮他回忆,杜见锋比划半天,没弄明白哪头冲上。她们痛心地对视——都不识字了!


陆晨曦扶额:“那他什么时候能恢复啊?好几台紧急手术等着呢!”


心理医生无奈:“说不准啊,受刺激这种事,在每个人身上表现不一样。”


陆晨曦突然想起了什么:“哎,三哥呢?”


 


6.


“季三哥”正躲在隔壁帐篷里不出来。


今天的三哥有点shy。


赵寒闻讯找过来,他才不信神经相当顽强的三哥受了刺激自闭了。


他把抱着膝盖蜷坐在角落里的三哥拽起来,拉着往外走:“干嘛呢?弟兄们等着你指挥呢!”


就见他三哥甩开他的手,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莫名透露出一股少年感。


赵寒脚下顿住了。


 


7.


方孟韦站着想了一会儿,找到了杜见锋:“我要去救人。这起码是件有意义的事。”


杜见锋四处看看:“他娘的怎么打了个雷就来这儿了呢。”


“行吧,救完人再说。”他箍住方孟韦的膀子摇摇:“自己注意安全,知道不?”


警队群众远远地看见三哥和庄大夫站在一起嘀嘀咕咕。


以往分别时都是三哥拍拍庄大夫的肩膀,庄大夫报以诚挚的眼神。毕竟据传庄大夫喜欢被动。


而今天,庄大夫不仅搂搂抱抱,亲了三哥的发旋,还在他屁股上拍了两下。


三哥好像还脸红了。


警队群众交头接耳——这刺激真是受大了!


 


8.


半小时后,方孟韦在半山腰,有条不紊地指挥抢险救灾。


赵寒和警队群众松了口气——今天的三哥,虽然受了刺激,但依然有情有义有脑子。


 


9.


陆晨曦把庄恕的情况打电话反映给了扬院长。


扬院长扶额:“让他赶紧跟着下一拨送伤员的车回来。喂?喂?”


陆晨曦惊悚地看见“庄恕”两个肩膀上各搭着一名伤员往简易抢救室跑,救援官兵都没他跑得快。


她简短地对着手机说了句话就按了“结束通话”键:“先不用了,他回去也做不了手术,在这边还挺有用的。”


可怜的小斌。


扬院长挂了电话,咂着嘴直摇头——这美帝教育出来的孩子,心理素质太差了。


 


10.


在三十家医疗机构派员组成的联合救援医疗队里,群众早有耳闻,仁合扬院长请来的那个美籍胸外专家什么都好,就是爱端着。


谣传,绝对是谣传。


人家才来半个下午的功夫,就跟驻地里所有的人混了个熟。


人家救人那是一条龙服务,亲自深入受灾现场扛人回来治。


人家工作间隙还挨个紧紧帐篷的楔子和系绳,说是雨大,别把帐篷冲塌了。


人家在饭点接过双人份饭盒,一拳头捶在分饭小哥的肩膀上,“你他娘的,够仗义!”


多么接地气。


 


11.


第二天一大早睡醒的美籍胸外专家,也格外接地气。


他迷迷瞪瞪顶着鸟窝头在帐篷旁边的空地上做完了一百个俯卧撑,站起来拍拍手上的土,叉开腿解开裤腰带就要掏鸟。


!!!


群众纷纷将视线弹开。


“你要干什么?”蹲在一边洗漱的方孟韦扶额。


“放个水。”杜见锋语气很是随意。


方孟韦扔了牙刷和水杯,一把按住杜见锋搁在裤腰带上的手,把他连拖带拽进了小树林。


 


12.


陆晨曦看着“庄恕”的背影,对一脸担忧的方志伟说:“没事,受刺激过几天就好了,也不太耽误事,仁合胸外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大夫。”


可是201旅只有一个旅座啊。


 


13.


毛副官看着他的旅座,正发愁呢。


好好的旅座说是在北平被雷劈了。


劈完以后整个人都散发着别样的气质,时常令毛副官手足无措。


 


14.


譬如说。


自打旅座带着小方副局长回来,就不再当众遛鸟了。


毛副官紧张兮兮:“旅座,你……是不是得什么病了?”


“什么病?”庄恕不解。


毛副官比划半天不知如何开口。


 


15.


旅座优雅地夹起一筷子菜,放进嘴里细嚼慢咽。


以前可是恨不得把脸埋进碗里吃。


现在吃完还用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一块手帕沾沾唇角:“有没有咖啡?红茶也行。”


毛副官直挠头。


 


16.


旅座睡着了不打呼,睡姿像绅士一样优雅。


相比之下,小方副局长睡姿都比他糙。


毛副官扒着门缝直纳闷。


 


17.


旅座拿起一份全英文的美制式枪械说明书,流利地念了出来。


毛副官快哭了——这都是些什么技能啊。


旅座什么都会,就是不会打仗。


大战在即,这可如何是好。


 


18.


旅座天天说自己是另一个人,连带着小方副局长也不正常。


旅座说他叫庄恕,根本就只是个大夫;小方副局长叫季白,刑警队长,是执意跟过来替他打仗的。


骗鬼呢。明明从头到脚都还是原来那个人。


毛副官到处托人找靠谱大夫——这样下去可不行,得治病啊。


 


19.


当毛副官全心全意寻找大夫时,一个没看住,方孟敖来了。


他气势汹汹地照着庄恕的前胸就搡了一把:“姓杜的!你又把我弟拐了?”


庄恕往后一仰,结结实实地躺在了地上。


季白条件反射地给了方孟敖一个过肩摔:“你谁啊?”


方孟敖坐在地上不可思议:“方孟韦!你为了一个姓杜的,连你哥都不认了?!”


季白额暴青筋:“哥怎么了?哥就能随便动手打人了?”


他们不顾劝阻地扭打在了一起。


 


20.


庄恕爬起来劝架的时候,突然发觉因为刚才被推了一下,闪躲不及,腰扭了。


“嘶。”他又按着腰坐了回去。


十分钟后,闻讯急匆匆赶来的毛副官一推门,看见——


小方副局长正在贴心地给旅座揉腰。


方家兄弟谁也不理谁,脸上身上都挂了彩。


毛副官当场愣住,捋不清剧情了——


旅座居,居然被小方攻略了?前来劝阻的大舅子还把小方揍了一顿?


 


21.


庄恕和季白试图把事情的原委讲述给方孟敖。


方孟敖梗着脖子怎么也不信。


搁谁也不能信啊。


“跟我回去!打仗不是儿戏,你不要命了?!”方孟敖不死心。


“方孟韦”死活不肯走。


走了,难道这仗让庄恕打吗?!


方孟敖拗不过也扭不过他弟,临走前指着“杜见锋”狠狠地瞪眼:“你给我把孟韦全须全尾地带回来,听见没?不然我要你的命!”


 


22.


201旅群众最近集体诧异于旅座和小方副局长的迷之画风。


战前,小方副局长叉着腰站在作战地图前运筹帷幄,表现出了与年龄不相称的机智与冷静。


屋外,旅座来来回回把伤员的新伤旧伤统统检查了个遍。


他不时用布满枪茧的手指捏着针线,绣花一样灵巧地将兵蛋子们大大小小的伤口缝合得漂漂亮亮。


肚子漏了胸破了的他都能缝上。


可了不得了。


兵蛋子们惊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23.


仗打起来了。


小方副局长叱咤风云,很提士气,而且近身战功夫十分了得。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毛副官可以说是看呆了。


而此时,旅座正背着药箱,在炮火里穿梭。


这具身躯比较清减,起跑下蹲特别灵活特别快。


旅座拯救了我方无数的伤员,甚至还顺手拯救了好几个敌方伤员。


 


24.


小方副局长带领201旅取得了大捷,全旅上下十分欢欣鼓舞。


闹心的是战事结束前一秒,旅座腿部不幸中了流弹。


庄恕疼也不哼哼,自己忍着。


季白心疼——造孽啊。


他攥着庄恕的手,坐在军车里。


兵蛋子们一车一车地往回拉。


 


25.


骊峰救援工作结束,医疗队员也一车一车地往回拉。


杜见锋把钟西北从仁合装备车上拽下来:“老头儿,别添乱,看摊儿哪用得着你啊。”


他大马金刀地坐上了副驾驶席,拍拍驾驶员:“走!”


车开着开着赶上了塌方。


“卧槽卧槽卧槽!”杜见锋眼疾手快地一边把住方向盘找准角度,一边在驾驶员耳边大吼:“油门踩到底!全速冲过去!”


车身擦着塌方的山体飞驰出去。


一分钟后,紧急刹车避难的仁合医疗队大巴车上,群众紧张地探头张望。


就听见前方山谷里回荡着震耳欲聋的骂声:“卧槽他娘的!!!吓死老子了!!!”


 


26.


救援警队也收了队。


杜见锋和方孟韦约着回了庄恕家。总不能流浪吧。


庄爸爸几天前听说儿子精神受了刺激,连夜从洛杉矶赶到了嘉林市,在家里等着。


一进门,方孟韦吓了一跳:“爸!!!”


“Dear Lord!”庄爸爸倒抽一口气——俩孩子什么时候结的婚?这就改口了?


没待他反应完,就见“儿子”一扔行李,脚跟一并胸一挺,浑身僵硬不敢动,就差紧张得敬军礼了:“方,方,方行长!”


庄爸爸又倒抽一口气,痛心地抖着手——完了完了,儿子真傻了!


 


27.


事实上,真的方行长此时正在被假的儿子索要小黄鱼。


庄恕的腿伤感染了。毛副官说一支盘尼西林要用五根小黄鱼换,在他认识的人里,也就方行长具备这个实力了。


季白低着头站在方行长面前:“父亲,我需要二十根小黄鱼,给庄……给老杜治腿伤。”


方行长沉默地翻了一页报纸,过了一会儿才开口:“想好了?”


——说出来啊,孩子。不就是你要跟他走么。你说出来,我就同意你们两个的事。


季白就是不说第二句话。他心里直犯嘀咕——什么鬼?想好什么了?


唉这孩子。方行长抬眼看他:“他……怎么样了?”


季白豁然开朗:“感染而已,一用盘尼西林就好。”


方行长垂下眼装作继续看报纸。


——这孩子眼里居然有杀气。看来是真的喜欢啊。儿大不中留了。方行长不禁有些伤感。


“找你姑父拿吧。”方行长叹了口气。


“诶。”谢襄理面无表情地交叉着手站在门边,心里波澜起伏地为内兄鼓劲。


——说出来啊老铁,快说你同意啊。你们父子的关系已经很僵了,你既然想开了,同意两个孩子交往,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不告诉他们你将永远失去你的孟韦。


在谢襄理内心波澜到达顶点的时候,他内兄终于说了那句话。


“接到这边的军区医院吧,我认识最好的大夫。”


 


28.


庄恕被转移到了北平某军区医院。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了方行长:“爸,您怎么也来了。”


方行长摸着庄恕的脑门:“可怜孩子,烧糊涂了这是。”


他看过儿婿就走了。


谢木兰凑到庄恕耳边吐舌头:“哥夫,戏过头了啊。”


她冲着季白挤挤眼,继续在庄恕耳边小声说:“大爸这是认可你们了。别演了,快起来吧。”


季白一个阻拦不及,谢木兰很自信地拧了一把庄恕腿上的伤口。


!!!


庄恕嗓子里的动静还没发出来,就疼晕了过去。


 


29.


在另一家医院,即嘉林医大仁合附院,庄爸爸、扬院长、钟西北齐聚精神干预中心,和最好的专家商议庄恕的治疗方案。


一定是这孩子心里压了太多的事,实在不堪重负,最后一刺激才心智失调的。


得从源头开始疏导啊。


杜见锋被摁在治疗室,刚听心理医生暗示完“他”的身世,就火冒三丈地拍案而起:“他娘的!!这不欺负人么!!!”


他抄起桌上的水果刀就走了。


 


30.


他先去找了傅博文,又去找了修敏齐。


他把刀架在他们脖子上:“公开道歉!为你们当年做的那件龌龊事公开道歉!向张淑梅的家人……不是,去张淑……我母亲坟前道歉!对,我就是小斌!”


二位心胸外科行业巨擘吓得胆颤——再愣也不能跟个精神病置气啊。


在割喉放血的巨大震慑力面前,他们分别说出了一句同样的话。


“小斌,你变了。”


 


31.


第二天就是我国心胸外科行业年会。


二位巨擘眼含热泪、感情真挚地吐露了当年利多卡因事件的真相,并正式向受害人道歉。


谁让他们身上绑着杜见锋用二踢脚做的炸药包呢。


他们本来是报了警的,可是当他们看见是“季队长”带着一整个警队来出警时,内心的希望完全破灭了。


会后二人携手去了墓园,在张淑梅护士的墓前捶胸顿足、潸然泪下:“张淑梅同志,对不起,我们错了,当年真是昧了心啊……”


杜见锋斜靠在他们身后的一棵树上,点了支烟深吸到底,长长地吁了口气,爽。


 


32.


修敏齐的女儿要马上进行肺移植了,只有庄恕有能力完成。


真的那个庄恕。


杜见锋这个人不记仇,他拍着修老的肩:“人命为大,包我身上。老子说话算数,亏不了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窗外雷雨大作。


他问新结交的哥们儿方志伟:“哪儿最容易被雷劈?”


方志伟茫然:“咱医院天台啊,每年都劈死好几个人。”


杜见锋把方孟韦找来:“为了救人,冒一次险。我先试试,看能不能劈回去。”


方孟韦执意一起试。


杜见锋搂着方孟韦,站在天台的雷雨里。


一道闪电从天上劈了下来。


 


33.


电闪雷鸣的军区医院三层某窗户里发出一声哀嚎:


“嘶……他娘的!!!老子的腿!!!”


 


34.


于是两边的一切都回归了正轨。


只是,听说仁合胸外科最近救醒了个中年男子。该男子精神状况堪忧,逮着人就不让走,非说自己是北平来的马汉山。




【完】

评论

热度(317)